多才技艺的史小明

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1989年起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徐秀棠先生,从事紫砂陶艺创作设计。
欣赏史小明的作品——雕塑类的先贤陆羽、佛像观音、一团和气、诚信笃实,茶壶类的茶缘系列、皮包壶系列,以及文房雅玩等摆件,它们所体现出来的文化思考及其表现形式,让人不由得联想起他的老师徐秀棠先生。

徐先生言及一生的紫砂创作,最为推崇两位陈姓古人——陈鸣远和陈曼生。陈鸣远是多才多艺的手艺大家,其光货、花货茶壶,和各种文房摆件,展现了他多方面的艺术才能,人们赞叹“陈生一出发巧思”;而陈曼生及其同僚们所行世的“曼生壶”为后人开创了一种装饰风格,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与手工艺结合的典范,是紫砂文化精神的拓展者。徐先生实践两陈的艺术精神,从而在紫砂陶塑、茶壶和陶铭陶刻等方面有了丰硕的建树,史小明则在老师的影响下,在紫砂文化和多样的表现形式上不断努力,有了新的作为,让人为之欣喜。

手工艺是需要传承的,是在不断传承的基础上向前发展的,作为最富传统文化气息的紫砂工艺,最重要的传承,或者说最应让后人遵循和实践的是什么东西?那就是文化精神和技艺手段,别无其他。而在这两种不同性质的传承要素中,放在第一位的应是文化精神。文化深厚与否,决定了题材的选择,和作品的内涵宽厚与否,技艺水平就是恰如其分的表现手段,也因此,作为一名大家,或是有志于别开生面的手工艺人,就必须要在这两个方面下功夫。但首要的文化意识的追求,眼界要高,有着强烈的文化精神需求,眼高手低不可怕,眼高的人常常会发巧思,会在生活中发现美,在题材的文化性上有独到的眼光,在表现上会不断砥砺自己的技艺手段,机缘和成功就会在不远处等着他;而手高眼低永远是匠人,最怕的则是眼低手低。对待文化的态度,是一种特别重要的创作心理,也是一条区别艺术家和匠人的重要标准,不幸的是,这一点多为现今的紫砂从业者所忽视。

从史小明的作品题材所透露出的文化思考和主题表现,无疑承继了徐秀棠先生的风骨,这不仅是师授徒承的影响所至,更重要的是他致力于文化思考,在文化的积累和表现手段上深潜发力所为。

在人物陶塑方面,“茶圣陆羽”是其代表作,展现了不俗的写实功夫,而“一团和气”和“和谐系列”则是写意和写实对比手法结合的展示,突出脸部特征而不追求形体的具像,扩展了塑像的表现空间;同时他也有关注现实的主题,一如徐先生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等作品的意蕴,其“诚信笃实”,则是表达了同样的思考,与师傅的表现手法稍有不同的是,采用了“陶之始,浑浑尔”的手法,显得质朴原始,别具风貌。

在佛像“观音”题材的创作上,继“仿明观音”之后,有“仿宋观音”、“滴水观音”“莲花观音”、“如意观音”等,其中“滴水观音(又称净瓶观音)”整体造型端庄慈祥,衣袂线条明晰宛转,脸相开得极好,慈悲庄严,最令人称道的是所塑右手,是“释迦五印”(五种不同的手势印相)的“说法印”,拇指与中指相捻,掌心虚空,有极高的艺术表现力。

他的茶壶类作品,继荣获全国陶瓷艺术与设计创新评比金奖的“大皮包壶”之后,有了系列作品,五色土的魅力与形状不一的现代物感相结合,有着与时俱进的审美价值,让人耳目一新。作为以雕塑为主攻方向的艺术家,以塑入壶成为他创新手法的探索成果,也成为他全手工成型茶壶的创作实践之一,在“茶缘系列”色彩不一、造型不一的花货茶壶上,唐宋历代爱茶的名家形象作为“的子”(壶盖摘手)塑于茶壶之顶,尽显茶文化圣者的高端形象,其相应的诗文陶刻壶腹,切题、切意、切情、切境,啜茶品诗,充盈浓郁的人文气息,令人回味悠长,整体风格趋向于简约、生动,写实和象征并重,凸显了作者的文化追求的强烈色彩和艺术巧思。新近创作的“留香”系列茶壶,用近于泥绘堆塑的写意手法来表现树干自然侵蚀的肌体,苍劲生动,这种原生态的浑然天成的制壶手法,自成一家,给人以全新的制作风格和强烈的审美印象,值得嘉许。

小明的才艺是多方面的,他的文房雅玩、仿生摆件等闲情逸致作品也颇有气象,南瓜、辣椒、文具、果盘、十二生肖,或写实毕肖,或变形夸张,虽是雕塑小品,但外溢出的却是作者的想象力和写实、变形的驾驭之功,这无疑是陈鸣远的遗响,也应是紫砂艺人的文化品味的表现才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