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风瓷厂为玻利维亚元首做餐具

上世纪八十年代,即将回国述职的玻利维亚共和国驻华大使莱马想给元首带礼物,一眼便相中了华风瓷厂的由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秦锡麟设计的华冠牌西餐具。负责接待的是时任华风瓷厂总工程师的吴莹,思索着该套餐具还只有样品,未必能准时交货,便婉言拒绝。

莱马生气了,以为是刁难,立刻跑到副省长处“告状”。为避免外交上的麻烦,这个原本你情我愿的普通交易成了一项务必完成的任务……

大使有慧眼

今年春节,吴莹去广州省亲,在“陈家祠”的天井处,他看到几棵盛开的木棉花树,思绪不禁回到了近三十年前:那也是木棉花,以陶瓷为媒,成就了华风瓷厂与玻利维亚元首的一段“情缘”。

那是改革开放刚起步的年代,华风瓷厂请了当时在为民瓷厂美研所工作的秦锡麟设计了一套45头西餐具,餐具为荷叶边的器形,采用青花装饰,花面为摘枝木棉花。

拿到设计图纸后,华风瓷厂美研所试制车间做出了一套样品瓷,该套餐具因器形新颖、花式奇特,又采用传统青花装饰,非常引人注目,人见人爱,华风瓷厂以“华冠”为该西餐具命名,意为中华之冠,寄以厚望。

“这套西餐具样品摆放在陈列室最显著位置,准备送广交会做样品,争取大量订单。”吴莹对这套西餐具仍记忆深刻,只是当时原本的“赢得大订单”的设想却被突然打乱。

在那个年代,驻华使节为了了解我国的经济发展动态,每年必须巡视二次。1986年春,大使南巡,专程到景德镇巡视。他们首先来到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参观,第二站便来到投产不久的华风瓷厂,陪同巡视的有时任江西省副省长蒋祝平,时任景德镇市副市长殷国光。

在华风瓷厂,驻华使节们对景德镇陶瓷生产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竖起大拇指,英文夹杂着中文说道:CHINA!了不起!大使们只顾着品茶浮瑶仙芝茶,却不知,他们的夫人正在陈列室内抢购瓷器。

她们进入陈列室后便异常惊喜,在陈列在柜中的样品上贴上标签,表示已经订购。

此时,玻利维亚共和国驻华大使莱马也相中了那套45头西餐具,他找到殷国光说:“我马上要回国述职,要把这套餐具送给元首。”得知价格200元每套后,莱马大使一口气便订了十套。

殷国光让吴莹落实一下,吴莹却尴尬了,心想这套是样品,还没有生产,短时间是做不出来的。于是,他只得一五一十地将情况如实反映给莱马大使。莱马大使却不高兴了,气愤地说:“你们把样品放在陈列室做什么?价格由你们定,为何不卖?”莱马大使找到蒋祝平,这套餐具的订购最终作为一项利于外交的任务让华风瓷厂完成。因为,莱马大使要买断版权,只允许生产17套,及消耗模具的费用太大,最终,双方协定价格为800元/套。

如今,回想起此事,吴莹不由感叹:“莱马大使确实具有一双慧眼,这套餐具确实是难得的佳作。”

全厂总动员

既然接下了这笔订单,就必须按质、按量、按时地完成,时任华风瓷厂舒德辉作出具体部署,由华风瓷厂试制车间总承包,全厂密切配合,原料车间免费提供优质原料,试制车间自己成型,烧练车间负责烧成,优先安排最好的窑位。此后,华风瓷厂的十多位从事瓷业生产的老师傅开始日夜赶班,做工作模、印花纸……与此同时,莱马大使从北京陆续汇来高额汇款单,“当时高额汇款单上限是800元每张,莱马大使硬是连续汇来了17张,把钱如数交满,可见其对这套餐具的钟爱成度”。

耗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华风瓷厂试制车间终于完成了任务,并特制了精美的包装盒,送到了北京。此时,莱马大使已履职期满回国,但他交待使馆工作人员接收好这批餐具,并赠送一面锦旗,感谢中方为发展中玻友谊作出贡献。

“生产这17套西餐具,我们(华风瓷厂)前后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中途失败了许多次,耗费了许多成本,加之不能再大量生产,尽管当时我的月工资也只有97元,但莱马大使800元每套购买这些西餐具却是不亏的。”吴莹告诉记者,由于将这批西餐具送往大使馆时,他正身处泰国,作为专家帮助当地建瓷厂,无缘亲眼见到成品,回国时,再三询问下又知晓,厂里没有留下一套摘枝木棉花青花纹饰西餐具,而且未曾留下任何影像资料。对此,他至今引以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