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雕手山石雕技艺的一种

钮雕是一种雕刻工艺,是指在印章上部钮饰上的雕琢。相较于圆雕,钮雕具有独特的三个特点:其一,钮雕所雕刻的物品较小,一般不超过10立方厘米;其二,钮雕更注重对物像的上部进行呈现,而非全方位的表现;其三,钮雕所雕琢的内容往往是动物,特别是古代传说中的各种神兽,如螭、狮、龙、凤、虎、辟邪、饕餮、麒麟、驼、鳌、龟、熊、蝙蝠等,因此亦被称为“兽钮”。

 

钮雕的历史源远流长,与印章的历程紧密相联。据历史考证,最早的印章诞生于周朝,距今已有三千余年。最初的印章是当时政治和地位的象征,是王侯将相、达官显贵的专属品种。最初的印钮十分简单、朴素,仅仅在印章上方钻一小孔,用绳穿过结成绳结,方便携带,因而又被称为“印鼻子”。随着历史的演进进程,印章在物质和钮饰上,按照使用者不同的权位和官衔,产生了严格的等级制度。例如,秦时官印使用的是金、石、玉等宝贵材料,并进行华丽的钮饰雕刻。

在古代,除了使用不同材质的印章来区分官爵的高低,由于官员职位的不同,印钮上的装饰也呈现出巨大的差异。汉代时,皇帝的印章上会雕刻玉制的虎钮,皇后则使用金制的虎钮,诸侯王则使用金制的驼钮,皇太子、刊侯、丞相、太尉、三公及左右将军则使用金制的龟钮,而俸禄二千石的官员则使用银印龟钮,二百石至千石的则使用铜印象钮……历朝历代的君王和官员所使用的印钮,多为传说中的各种神兽,如螭、狮、龙、凤、虎、辟邪、饕餮、麒麟、鸵鸟、鳌、熊、蝙蝠等,甚至包括十二生肖中的动物。

古代印章的材质通常采用金、银、铜、玉等材料,而非石材。20世纪50-60年代,湖南长沙一带相继出土了10多枚西汉滑石印章,多为鼻钮、台钮、桥钮及龟钮。考古学家据此推论,石材制印章的历史应该起始于秦汉。由于石材制品易于雕琢,因此在当时备受欢迎,尤其在文人雅士中更是被广泛地应用。直到元代,王冕首创以花乳石作为印章材料,这才让寿山石钮雕的历史得以翻开崭新的一页。因为寿山石不仅柔软易刻,而且具有精致绝美的色彩和纹理,被视为理想的钮材。

从元代开始,寿山石作为印章的材料,因其质地柔软易于雕刻和色彩的绚烂多彩备受各方人士青睐。随着时间的推移,寿山石印钮的历史逐渐发扬光大。到了明代,寿山石印钮开始大量流行,成为寿山石雕的一个独特品种。明代思想家李贽的两枚印章中,李贽和卓吾钮刻单狮,蹲坐侧首,神态淳朴,是迄今仅见的明代寿山石印钮的艺术杰作。清初,寿山石钮雕的技法和内容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图案由以古兽为主逐渐发展成博古图案、翎毛、鱼虫、花果、人物等各种类型。在小小的印钮上,详尽石雕艺术家的心血。他们用高超的技艺和深厚的艺术修养,刻出万种风情。杨璇、周彬等大师都是钮雕领域的高手。杨璇的钮饰风格融汇了古代玉玺铜印的规范,充分发挥了寿山石柔软易于雕刻的特点,其精美的狮钮充满生命力,让人如临其境;周彬制钮风格则宏伟、清新、流畅,钮雕造型常常夸张,境界精妙。他善于将夔纹图案刻成博古平钮,并在印台四周雕刻出淡淡的浮雕锦褥纹和古铜器图案。

历代东门派钮雕匠人都在保持传统造型的基础上,对印钮与博古图案进行创新。他们采用边纹演变为博古图案的技巧,让图案直处平整,转角处圆浑流畅,图案间隙紧密,针线难以入主,因而堪称独一无二的艺术杰作。林谦培作为东门派鼻祖,精通于雕刻印钮与博古图案,其刻雕出的兽头形态栩栩如生,刀法灵动,须发均用开屏绣丝技法,丝丝皆连。林元珠是其高足,其钮雕线条遒劲有力,神态逼真,尤其擅于雕刻须、鬃、毛、发等细节。自林谦培、林元珠之后,东门派钮雕的传人不少,其中杰出者如林元水、林友清、郑仁蛟、林寿堪、周宝庭等,他们在继承东门派艺术传统的同时,也各自怀揣新意,尤其是周宝庭的兽钮雕刻,完美地结合了东、西两个门派的技法,创作出古兽钮百余种品种,被公认为是寿山石钮雕艺术的宗师。

新时期,东门派钮雕传承新人层出不穷,涌现出王炎铨、杨祥、郭祥忍、郑忠明、吴阳明等一批钮雕名家和高手。郭祥忍不光是郭功森的儿子并继承了其父业的精神,更敢于大胆创新,他刻雕了数百种印钮,形态栩栩如生,刀法细腻,深受藏家的追捧。

寿山石钮雕艺术源远流长,西门派的潘玉茂等名家更是将其发扬光大。潘玉茂的新作《龙凤十全》在2002年第三届福建省工艺美术精品争艳杯评选中,一举夺得金奖。另外,《王者之尊》、《十三太保章》等著名作品,也堪称是不朽之作。西门派强调印钮雕刻的艺术性,其作品风格更加古雅大方,浑朴厚重,令文人雅士赞叹。潘玉进、潘玉泉兄弟,以及后续的林文宝、陈可观、陈可铣等名家,都对钮雕艺术造诣颇深,为西门派注入了新的活力和生命。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寿山石钮雕内容逐渐丰富多彩,不仅古兽作品颇具代表性,而且花果人物的形象如栩如生,连印边上的花纹形状也愈加丰富,有断纹、双不断纹纹、水波纹等10余种样式,可谓是精致绝伦,彰显雕琢者精湛的技艺和细腻的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