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癫狂是对艺术品拍卖的伤害

近日汉代玉凳被曝以2.2亿元成交。有专家指出,拍品可能是仿清代的家具,拍卖存在有洗钱、骗贷之嫌。

 

拍卖市场拍出天价艺术品,早已不是新鲜事。对过亿拍品的频频出现,早有专家表示,每当市面上通胀预期加剧、热钱涌动,又加之、楼市前景不明时,收藏市场就会有天价拍卖现身。说白点,以利益最大化为核心诉求的热钱无孔不入,楼市赚钱它投楼市,煤炭赚钱它买煤炭,看到艺术品有升值潜力,它自然蜂拥而上。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拍卖场亿元时代的到来更大程度上只是资本的癫狂游戏,早已溢出艺术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资本狂热的利益诉求使得艺术品拍卖市场呈现出过热的温度,这也让艺术品市场的风险不断加剧。无论藏品价格多高,无论游资在藏品身上赚了几轮钱,必须由一个最终的接盘手,为此前所有投资行为产生的利润埋单。

艺术品投资最大也是最关键的风险就在这里。2005年伦敦佳士德举行的一次中国陶瓷艺术品拍卖会上,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以约2.3亿元的价格,创下了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而据故宫(微博)博物院李辉炳先生分析,这件不是全世界最值钱的瓷器却拍出了全世界瓷器的最高价,原因有二:其一,竞价者盲目烧钱;其二,明知不值那么多钱,但出于其他什么目的故意做局。为什么要做局?吸引愿出更大价钱的买家,为该藏品此前产生的所有利润埋单。

天价拍卖沦为资本游戏的另一个显在危害,就是资本借助鱼龙混杂的拍品,兴风作浪。针对汉代玉凳拍出天价一事,有业内人士指出,买家并非人傻钱多,而是有通过自买自卖洗钱及准备骗贷的嫌疑。早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假金缕玉衣一案,就是自卖自买、企图骗贷的典型。如果艺术品拍卖成了资本无约束的癫狂游戏,那么受伤害的,只能是拍卖市场本身。(钱欢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