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你手中的生日蛋糕听我赞美的钴元素如何让现代陶瓷制作获得魔法般的发展

我记得中国陶瓷发展的历史上有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元代。在那个时期,出现了一种全新的釉下彩瓷器,被人们称为青花瓷。我很喜欢它,因为它用一种含有钴元素的矿物原料在釉下绘画,经过高温焙烧后呈现出美丽的蓝色花纹。这种青花装饰让传统青白釉瓷器更加漂亮。不言而喻,青花瓷品种以空前的传播速度迅速占领了全国主要的瓷器市场,并很快传到了其他国家。如今,青花瓷器成为了具有历史价值的瓷器类别之一,且长盛不衰。 不过我得提一下,青花瓷器靓丽的蓝色纹样可不是白来的,正是靠钴矿料才呈现出如此美丽的颜色。钴是青花瓷器的唯一外加颜色,也是其他颜色釉瓷的致色原料,为釉瓷的胎、釉与釉上彩瓷提供多彩的效果。看看这张图,上面的矿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钴矿料。噢,听说过钴矿料嘛?在中国瓷器制作的历史中,它可是很重要的。景德镇瓷业的发展,正是因为钴矿料的发掘和使用,才有了今天的丰硕成果。当明清时期,由于各地环境和风俗的不同,对钴矿料并没有统一的称谓。可我最喜欢的要数景德镇在元、明时期使用的乐平料啦。因为它来自土里,所以别人都管它叫土料。而浙江的江山地区用钴矿做釉,就称为釉子,清朝时改叫浙料。湖南地区会根据颜色叫它铁加紫,而云南宣威地区生产的钴料则叫珠明料。这个珠明料千百年来一直是高档钴料的代名词。 随着青花瓷器的风靡,加之需求大增,景德镇的钴矿料行业也随之诞生。为此,当地还有一句口口相传的顺口溜——山上的石头好挣钱,来来去去要半年。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噢,我可是一个很喜欢冒险的人哦。每年梅雨季节一过,我便和对钴矿料一样着迷的工人们一起从景德镇出发,进入周围的山区,开始寻找鸡窝料。我们常常要走很久的路程才能找到这些钴矿料,但是只要有发现就一定会召唤边放牛边采矿的牧童,然后带着大家一起收集钴矿料,最后把它们带回景德镇加工。 加工的第一道工序其实很琐碎。我们必须先对采来的原料进行筛磨。一般会把原料倒在水溪旁的石板上,然后用一块直径约20厘米、类似玉壁一样的渣饼(烧瓷后废弃的垫饼)反复地磋磨,边磨边用清水冲洗,直到原料露出钴矿料独有的青紫色,才算完成这一筛磨工序。这个筛磨过程真是需要很多时间和耐心。经过筛磨的钴料颜色和形状都像西瓜籽,所以我们也叫它瓜子片。不过,为了防止划伤手指,大家都会带上手套。哎呀,我真是又累又饿啊!但是,我们还没有完成钴矿料的加工呢。第二道工序就是将筛磨好的钴料放入可二匣钵里。这可二匣钵是一种铁制的护具,很像古代女子用来养指甲时佩戴的指甲套哦。我们要用黄草纸盖好钴料,再用黄泥来封住,然后进行煅烧。 为了进行煅烧,我们需要在地上挖好垅沟,放入珠子炭,将封好的可二匣钵放在珠子炭上,再用泥土将它们全部盖住。然后,点燃珠子炭开始煅烧。这个煅烧过程需要整整烧上24个小时,之后再熄火降温。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判断原料中钴的含量。最后,打开可二匣钵,按颜色来对钴矿料进行分级。蓝绿色的钴矿料含量很高,就是最好的珠明料,一般在3%左右,而康熙时期最好的珠明料钴含量约为5%。黑褐色的钴矿料含量则较低,铁含量比较高。第三道工序,我们要将分好级的钴矿料倒进容器里面,然后加水开始进行研磨。研磨至成膏状后,我们会将不同等级的钴料绘在瓷胎上,入窑烧制。这个工序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观察烧成后的发色来最终完成对钴料的定级,也就是试火照。然后,我们就可以将原料分级出售了。 在生产青花瓷时,我们购入钴料后,也会请画师进行试火照。这个工序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即便按等级购买的钴料,因为每批钴料含钴、铁等元素的含量或多或少会有不同,适合绘画的内容也不尽相同,需要试出对应的颜色;二是每个画师的绘画手法不尽相同,对料性的掌握也有所不同,他们需要通过试火照,观察钴料反映出的状态,来决定最终的绘画方法。这样,我们才能够绘制出最好的青花瓷,也能够让钴矿料得到更好的利用和价值。在进行试火照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根据钴料的颜色、光泽、泛色变化、明暗度以及火口的高度和大小等来进行分析。其反映出的特点主要是在釉下使用时,高温烧制成瓷后才会发出我们看到的那种蓝色。比如,白地青花、豆青地青花、洒蓝瓷器等。但是,如果不施釉,无论是在低温还是高温下,钴料都不会发出蓝色,只会保留原本的黑褐色。这是钴料的特性所决定的。 古代的工匠们根据钴料的这种特点,结合不同窑位和窑温的特性,研发出了五彩、素三彩刻花、粉彩、墨彩等釉上彩瓷品种。此外,一些高温颜色釉瓷器,如霁蓝、粉青、天青、茶叶末等露胎处表现出的铁骨泥特点,施彩所用的颜色和方法也会有所不同。因此,通过观察钴料反映出的状态来进行试火照,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判断和利用钴料,也可以展现画师的基本功。我了解到,在清代景德镇镇窑,他们生产了很多白釉瓷器,其中一部分被用来直接销售,而更多的则是用钴料在白釉上进行绘画。一般在釉上绘画使用的是等级较差的钴料,这被称为“生料”,在使用时需要加入樟脑油进行调和。 在绘画时,首先要在釉上绘制所需图案的轮廓线,用“生料”绘制出来的线条是黑色的。然后根据需要填入各种颜色,再经过低温烧制,五彩、粉彩瓷器就算完成了。而墨彩瓷器则完全是使用“生料”绘制图案,然后进行烧制。 我还发现,这种钴料其实在用于釉下绘画时,会呈现出我们熟悉的蓝色。这种钴料被用于制作白地青花、豆青地青花、洒蓝瓷器等釉下绘画品种。因此,钴料在制瓷领域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发现,清官窑所烧制的黄地素三彩刻龙纹盘等低温釉瓷器,制作过程也是非常有趣的。首先,我们需要用“生料”在胎坯上画好线条、写好款识,然后再刻龙纹。这些步骤完成后,我们便可以将制作好的瓷器装匣入窑进行烧制。这些瓷器在窑中的位置通常是不可控的,例如献位。 等到这些瓷器成型后,我们需要在带有褐色线条及款识的反瓷上施以含铅、铁、铜、锰等各种颜色的釉子。这些瓷器通常会进行二次低温烧制,以确保它们的质量和颜色达到最佳状态。我认为,这是工匠们灵活运用窑位和钴料进行的创新之举,也为我们了解这些瓷器的制作过程提供了更深入的思考。 此外,我还发现茶叶末釉瓷圈足铁骨泥等高温颜色釉瓷器,在露胎处表现出铁骨泥的特点。它们的制作过程也和其它瓷器不同,需要使用不同的颜色和方法来进行绘画和烧制。这些瓷器在制作过程中需要精湛的技巧和经验,而它们制作出来的质量和品质也是非常高的。我了解到,景德镇的瓷土矿所含铁量比较低,这导致制作出来的瓷器胎泥呈白色。但是,当制作那些茶叶末釉、粉青釉等颜色釉瓷器时,露胎处的圈足处就会呈现出白色,这样就会出现头重脚轻的情况,从而降低了观感的美感。 因此,制作这些瓷器之前,我们需要使用毛笔蘸上生料,涂抹在圈足的露胎处。这样,在成瓷后,露胎圈足处就会呈现出黑色,这就被人们俗称为“铁骨泥”。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瓷器的胎泥含铁量很高,称其为“香灰胎”。实际上,我们并不清楚这两种表现之间的区别,因此,在使用这些瓷器时,我们需要正确地了解它们的本质和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