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资讯瓷器拍卖成交狂飙千万元随手花

陶瓷资讯瓷器拍卖成交狂飙千万元随手花

 

我参与了2016年纽约秋季亚洲艺术周,大都会博物馆委托佳士得出售其馆藏的501件瓷器,专场为美藏于斯。

有203件瓷器采用传统的实地拍卖方式进行拍卖,估价从600美元到90万美元不等。另外198件瓷器采用网拍的方式进行,许多拍品以无底价起拍。

这样的方式在充分考虑不同需求层次的藏家的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多选择和机会。

乾隆粉彩庭院戏马纹盘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拍卖,截至纽约时间9月22日,501件拍品都已经有新的主人了。值得一提的是,传统拍卖和网拍都获得了百分之百的成交,其中传统拍卖为1210万美元。

我了解到,大都会博物馆共售出501件瓷器,成交记录高达13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136万元)。

根据纽约佳士得专家玛格丽特的介绍,大都会主要处理这些藏品是为了丰富购买资金。这批作品大多是因为博物馆里已经有了重复的作品,或者品相存在缺陷,又或者质量上不符合大都会收藏瓷器的标准而被挑选出来。

总的来说,这批藏品的质量和档次相较于康熙瓷器等反而较普通。不过这批东西大多数来自捐赠,捐赠者都是19至20世纪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慈善家。另外这些瓷器均来自大都会的馆藏,因此对于拍卖来说,货品背后蕴含的意义比价格更为重要。虽然拍品中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但这些藏品传承且真实性可以得到保证。

如今所有拍品均悉数成交,且在大多数拍品中,卖家的成交价格都比市场预期价格更高。大都会卖出了自己的馆藏,虽然没有特别重要的藏品,但其真实性和传承令人信服。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瓷器拍卖的价格还是非常高的,线上拍卖成交的价格就达到了160万美元。这表明爱好者们非常看重这批瓷器,并愿意为其支付高昂的价格。

我认真观察了这场拍卖的现场,发现拍卖价格十分合理。整个拍卖过程中,没有出现过特别疯狂的价格,这表明市场愈加成熟。

这是一件康熙时期的菊瓣瓶

   这次拍卖会分为传统拍卖和现代拍卖两个部分,传统拍卖率先在15日举槌,取得了十分亮眼的成绩,几乎没有出现出乎意料的高价作品。在拍卖前,其中一组康熙豇豆红尤其引人注目。豇豆红是一种在康熙时期非常独特的工艺,属于高温铜红釉品种。在烧制过程中,由于氧化还原不同而在红色釉中形成绿色苔点。豇豆红的名字取材自豇豆的颜色,也称美人醉,正是因为其红色釉中充满了泛绿斑的缺陷美。

在传统拍卖部分,康熙豇豆红最终以121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不过从整个拍卖过程中的表现来看,拍卖价格与物品价值相符,市场表现亦非常稳健。因此,我认为这次拍卖中的价格符合市场规律,展示了良好的市场成熟度。

这次拍卖会共释放了6件康熙豇豆红瓷器,其中莱菔尊、菊瓣瓶等品种都极为稀有。在康熙时期,豇豆红的制作过程非常复杂,需要在特定的氧化还原气氛下完成,而成品的釉色非常难以把握和控制。因此,康熙豇豆红的存世量非常有限,且以小件器居多,文房用具尤为珍贵。从它产生的那一刻起,豇豆红就受到皇室和文人墨客的热烈追捧,而对于文物界而言,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由于这批瓷器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在1950年入藏的,因此这些藏品在收藏界间非常有名。不仅在国内,就连美国古董商和藏家也都对其趋之若鹜。然而,在拍卖后,一些藏家对于这些稀有文物的品相表现并不满意。对于收藏瓷器而言,与收藏石雕和木雕等相比,对其品相的要求相对较高。对于此次拍卖中的买家而言,越是名贵的藏品,他们要求的就越苛刻。

虽然如此,康熙豇豆红莱菔尊最终以204.5万美金成交,成为全场最高价,菊瓣瓶成交90.5万美金,柳叶瓶成交42.5万美金。对于这个价格,不少专业人士都认为是相当合理的,说明这些买家做了充分的功课,并且在出价方面也很节制。

我在传统拍卖中发现明代瓷器并不多。但其中有一件明万历绿地黄彩开光海水龙纹罐非常抢眼,它是在万历时期制作的,使用绿地作为底色并施以黄彩。罐直口、短颈、丰肩、鼓腹,底部有大明万历年制六字款。罐外壁装饰绿地黄彩,肩部饰变形莲瓣纹,腹部四个灵芝形开光内饰云龙纹,开光四周分别绘八吉祥图案。我认为这种瓷缸并不常见,所以最终以31.7万美元的高价成交。

清代的瓷器中,除了我之前提到的豇豆红外,雍正胭脂紫釉暗花龙纹茶碗的表现最为惊人,以67.7万美元成交,而先前的估价仅为6到8万美元。此外,还有一件来自洛克菲勒的五彩麒麟纹长颈瓶,估价在3到5万美元之间,最终以34.1万美元成交。据了解,洛克菲勒对施以五彩、墨彩及黄彩的釉上彩特别青睐。他曾表示:“我对此类作品一见钟情,之后又接连购买了类似藏品。”洛克菲勒于1960年去世,他遗留给大都会博物馆的藏品中有好几个类似的中国陶瓷,而这次拍卖中就有两件。另一件则以13.2万美元成交。

我参加了本次大都会专场拍卖,发现其中清代单色釉的拍卖表现不错,除了前面提到的胭脂红茶碗,还有罗伯特韦斯特旧藏的清雍正乌金釉描金龙纹高足杯,最初估价在3到5万美元之间,最终以28.1万美元成交。

高古陶瓷在整个拍卖会中并不多见,但由于前一天临宇山人珍藏的建窑盏拍出了近8000万的高价,因此高古瓷的成交表现也非常理想。其中,北宋磁州窑黑剔花牡丹纹瓶以19.7万美元成交,金/元钧窑蓝釉紫斑炉以16.1万美元成交,南宋龙泉窑莲瓣纹碗以11.9万美元成交。

(康熙五彩麒麟纹长颈瓶)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大都会还进行了线上拍卖,拍卖了100多件作品,共收获160万美元的成交额。

我发现大都会专场拍卖中的瓷器品类非常丰富,从高古瓷到明清瓷都有所涉及。尤其是明清瓷,数量相对较多,有些是普通的民窑小件,因此相对价格偏低。这些作品主要面向中国瓷器类收藏初入门者,但由于这些瓷器出自大都会,因此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对于研究和学习瓷器收藏知识的初学者来说,这些瓷器可以成为非常好的标准器。从成交结果看,这些低价位的拍品仍然非常理想,总成交额达到了160万美元,吸引了不少新买家的加入。

(明成化青花缠枝花卉纹蝶形碟)

   对于这类低价位的网拍,它们虽然不能为拍卖行带来太多盈利,但对于培养市场,尤其是潜在的买家人群来说却是非常好的方式。因为任何一个大藏家,多是先从购买价格偏低的东西开始逐步培养爱好和学习专业知识的。加上这些拍品是网拍,在网站上提供了非常多角度的图片,包括底部和细节,对于那些没有购买到瓷器的新藏家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我在网上看到的这次大都会拍卖会中,最出色的表现应该是一件清19世纪的粉彩轧道凤凰纹大罐。这件瓷器是大都会1970年入藏的,最初的网拍估价仅为1000-1500美元,最后却以6.87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可以说是价格大涨,表现十分出色。除此之外,大都会还拍卖了一批非常重要的中国陶瓷,它们是来自于塞谬尔·普特南·艾凡礼(Samuel Putnam Avery,1822-1904)的旧藏。艾凡礼本身是一位雕刻师,同时也是一个收藏家和古董商,经常为其他藏家提供顾问服务。后来他放弃了商业雕刻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以荷兰绘画和法国风景画为主的收藏和买卖活动中。据悉,他在1900年将自己收藏的19世纪欧美蚀刻版画和石版画赠予了纽约公共图书馆,一举奠定了该馆版画珍藏的基石。此外,他还将一批重要的建筑典籍捐赠给了哥伦比亚大学。艾凡礼也是大都会博物馆的创馆信托人之一。这批陶瓷在拍卖中的表现也十分出色,数量超过1300件,其中大多数作品都是17至18世纪的青花瓷。

我在网上看到的这次大都会拍卖会中,有几件非常出色的中国陶瓷作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来自于塞谬尔·普特南·艾凡礼的珍藏,都是他在1879年前后从中国购买的。艾凡礼的珍藏以明清作品为主,这次拍卖中,我们展示了其中的一些作品,包括传统拍卖和网上拍卖。在网拍中,排名第二到第十的高价都是出自这批藏品。我自己特别喜欢清乾隆的粉彩博古图大盌及褐地粉彩盘,虽然最初预估价格为1600-2000美元,最后却以43750美元成交,价值不菲,是本场第二高价。清康熙的青花缠枝莲纹小长颈瓶(估价800-1200美元)以40000美元成交,为全场第三。还有一组三个带有单色釉的孔雀蓝瓶,成交价达到了35000美元。封面上的作品清雍粉彩胭脂红地花蝶纹盃碟一套及粉彩胭脂红地盌一件也是来自于这一藏品,最终以23750美元成交。这些中国陶瓷作品都非常珍贵,而且在本次拍卖中的表现也非常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