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佑中西结合的雕塑人生

华天佑中西结合的雕塑人生

图为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五四运动》,由滑田友主创。/

 

图为华天佑创作的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五四运动”。

农夫(雕塑)/

农民(雕塑)

20世纪初,一批批学子远渡重洋,陆续归来,将西方雕塑的艺术风格和教育模式带到了中国,开启了中国雕塑的现代化进程。 中国的雕塑从表达祭祀、宗教、墓葬和民俗的传统而狡猾的功能中解放出来。 他们面对现实和生活,肩负着应对社会变迁和文化运动的历史责任。

作为中国现代雕塑的开拓者和主力军,这些学子们不仅传播了西方雕塑艺术,也探索了中国雕塑的民族风格。 华天佑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之一。

日前,记者采访中央美术学院滑冰专家岳洁琼,回顾老一辈雕塑家的艺术人生,一窥中国雕塑的现代道路。

记者:作为中国早期留学法国的雕塑家之一,出身贫寒的华天佑是如何走上雕塑艺术创作之路的?

岳洁琼:这首先源于他对艺术的热爱和坚持,也得益于徐悲鸿大师的指导。 华天佑1901年5月8日出生于江苏省淮阴县鱼沟镇一个贫困的木匠家庭。 1919年考入江苏省立第六师范学校艺术系。 毕业后,他成为一名小学美术老师。 他继续写作和绘画。 我画水彩已有10年了。 1930年初,为了逗孩子们开心,他用柏木为3岁的儿子雕刻了头像。 在同事的鼓励下,他拍了一张照片并发给徐悲鸿。 他见到徐悲鸿后,表示十分赞赏,并回信约见。 他同意帮助他去法国留学,并将其作品推荐给《良友画报》和《新闻报》发表。 1932年,由于妻子和儿子的去世,孤独的华天佑决定去法国学习雕塑。 1933年,恰逢陈三元八十大寿,徐悲鸿请华天佑为他铸造一尊雕像,作为生日礼物。 后来,华天佑随徐悲鸿赴法国,就读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在异国求学极其困难,他常常要一边读书一边打工。 然而华天佑视雕塑为生命,从未放弃自己崇高的艺术理想。 1935年,他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开始创作大型作品。 其作品在法国春季沙龙上多次获奖:1936年获铜奖,1941年获银奖,1943年获最高荣誉金奖。1940年开始,华天佑在创办的美术学院学习雕塑。直到1948年他应徐悲鸿的邀请回到祖国。

记者:当时雕塑界以法国学院派现实主义风格为主导。 留学法国十余年的华天佑,有着非凡的写实功底。 您认为他的个人雕塑艺术风格体现在哪些方面? 主要艺术特点是什么?

岳洁琼:华天佑艺术道路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把中国变成西方”。 在巴黎的15年间,华天佑对法国学院派雕塑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这在他获得春季沙龙金奖的作品《冥想》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因此,他的素描老师来贺曾称赞他的技艺“达到了学院的最高峰”,但他的很多作品却表现出源于中国艺术传统的精神风格,比如1946年创作的作品《农民》 ,意思是“年轻的中国”“等等。

华天佑创作的“五四”人民英雄纪念碑大型浮雕中,他运用中国古代迂回构图法,强调线条,在严谨的形式中追求神韵。 在这些作品中,华天佑采用了有别于明暗对比强烈的欧洲雕刻方法的艺术手法:雕塑造型简洁、扁平,带有浮雕和装饰的人物服饰图案吸收了中国佛像的雕刻。 。 技法简洁、含蓄而富有节奏感,线条刚柔并济,体现出一种坚韧。 这是中国传统雕塑形式在现代雕塑中的具体运用,与同时期大多数雕塑家表现中国题材所采用的西方现实主义手法有所不同。 可以说,他更加成熟地将中国传统雕塑与现实题材结合起来,创造出色调明快、语言含蓄、具有时代感的雕塑风格。

与许多同时代的艺术家一样,华天佑也将自己的艺术理想立足于表达时代主题。 抗战时期,他身在异乡,心系祖国,创作了《轰炸》、《轰炸后》、《告别》、《逃亡》等系列作品。 其中《轰炸》赢得了巴黎艺术界和公众的强烈共鸣,被法国教育部收购并收藏于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 回国后,华天佑获得当地创作资源,创作了《工农艰苦奋斗建设新中国》、《站在祖国前线》、《斗地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等。艺术创作与国家建设发展紧密结合。

记者:华天佑为什么没有继续走纯西方写实雕塑的道路? 他的“化中西化”的艺术之路是如何形成的?

岳洁琼:在早期赴欧洲学习雕塑的留学生中,华天佑是为数不多的具有中国传统雕塑经历的留学者之一,这也决定了他后来的艺术道路。 1930年代,雕塑家江小鱼请徐悲鸿介绍华天佑给他作为助手,协助制作《孙中山像》等。 在上海做助理期间,姜晓媛受“甪直堂雕塑保护委员会”委托,前往苏州甪直宝生寺修复唐代大师杨惠之的泥塑罗汉和壁雕。唐代。 朋友华天和他一起去了那里。 宝胜寺的抢救是20世纪初一批文化学者对中国古典艺术遗存的一项重要文化发现。 在两年的修复工作中,华天佑不仅在残破枯萎的泥塑中领悟了古代雕塑的整体精神,而且发现、整理、提炼了中国优秀的传统雕塑技艺。 从此,他开始研究中国造型艺术理论的精髓——谢何氏“六法”的自觉研究。 在法国留学期间,华天佑参观最多的地方就是罗丹美术馆。 从罗丹的雕塑中,他发现了与中国酋长“六法”相关的艺术规律。 雕塑家桂猛在法国拜访著名雕塑家时,对中国艺术着迷,这让他从另一个角度感受到了中国艺术的伟大。 因此,1946年后,华天佑开始采用“生动传神”的手法进行中国题材的雕塑创作。 可以说,从到巴黎留学开始,华天佑在学习西方雕塑传统的同时,就走上了一条“化中国为西”的艺术道路。 他对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理解也体现在他后来的艺术创作中。

记者: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华天佑的艺术探索对中国现代雕塑有何贡献和影响?

岳洁琼:华天佑堪称中国现代雕塑的先驱之一、杰出的雕塑家、艺术教育家。 在近40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在雕塑创作、雕塑理论、雕塑教学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1948年华天佑回国时,从马赛带回了大部分作品,并在南京举办了中国历史上首次个人雕塑展,引起轰动。 在艺术上,他成功地将中国传统艺术的造型理念和方法融入到西方雕塑严谨的写实技法中,凸显了中国艺术的精神,创造了新的风格和风格,开辟了新的艺术境界。 教学和理论方面,回国后任教于北京艺术学院雕塑系。 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 1952年至1966年14年间,担任雕塑系主任。 华天佑、王林一、曾竹云等将西方写实雕塑的造型方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总结创造了一套适合中国的雕塑教学体系,为雕塑学科建设做出了历史性的、开创性的贡献。中国现代雕塑教育.

可以说,在西风劲吹的20世纪,华天佑清楚地看到了中西两大艺术体系的差异,也看到了两大艺术体系在艺术规律上的共性。以及在创作实践中相互利用的可能性。 这种超越技巧的文化远见,成就了他在雕塑领域“化中为西”的文化理想和艺术实践,以及他对中国雕塑近代史的开创性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