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专家如何评价张志璞

近年来,张志璞先生精心研究和创作场景群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尤其是大型情景人物群雕《农民交响曲》,其宏大的场面、戏剧化的狂欢场景中的人物组合、极其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浓郁而热烈的北方风情,给人以震撼的印象。 审美视觉冲击力。

 

张志璞先生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和造型能力。 他认为,选取中国农民形象的宏伟目的,从生活层面和精神层面都得到了深入探讨。 他以饱满的创作热情、精湛的艺术表现手法、情景群雕,创作了这组泥塑作品《农民交响曲》,引起了巨大反响。 无论在创意、文化内涵、造型艺术上都处于领先地位。 ,不能说具有标志性意义。 他的艺术语汇具有象征性,这使得他的雕塑艺术具有独特的风格。 火与土的结合,产生了陶文化和陶艺术。 其质朴、醇厚从古至今一直延续至今,并被志浦先生发扬光大,赋予了当代艺术家的愉悦与情感,以及鲜明的风格特征。 他是一位敏锐的感知者、一位勇敢的创造者和一位美人。 送货员。 相信他会在这样的国创道路上探索得更远、走得更扎实、取得更卓越的成就。

资深编辑严继钊(著名艺术评论家):

一直以来,我们都渴望在一些艺术展览上遇到一些能让我们驻足、让我们心颤的艺术品。 但我们得到的却是更多的失望,我们看到的更多,我们发表的作品也更多。 艺术书籍。 都是打着艺术标签的粗制滥造的作品。 在功利至上、金钱为尊的经济社会里,更多的所谓“艺术家”充当金钱的奴隶、艺术的小丑,原地踏步,拼命抄袭。 与艺术垃圾。 我们不禁感叹。

用粘土来塑造农民的形象是非常合适的。 上山下乡的知青经历,让张志璞对土地、对农民有了深刻的认识和感情。 在大型群雕《农民交响曲》中,他用粘土雕塑了一群农民,放下锄头和镰刀,组成了一个团队。 交响乐团看似荒诞的情节却充满了张力和空间。 他精心塑造,通过那些夸张而又迷人的农民形象来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艺术的真诚。 面对这些农民形象,人们却都能找到自己、父母、祖先的影子。 农民是最了解土壤、最了解生活的人。 而一切艺术都源于生活。 张志璞找到了艺术的真谛。

张志璞的泥塑作品神韵十足,造型赏心悦目,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形状可能看起来很粗糙,但要注意细节。 看似夸张,实则严谨,就像中国画的写意一样。 这一方面源于他对中国画的修养,另一方面也源于他丰富的生活经历。 他在大学学到的机械工程知识在泥塑方面也大有用处。 例如,作品《拔河》中,一根粗绳子穿过十个烧制泥人的双手,拔河的力量通过绳子连接起来,需要仔细的计算和复杂的程序才能完成。 张志璞在雕塑语言上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和探索,赋予了作品更多的维度,让艺术成为可能。

在艺术圈里,大家都知道张芝璞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画鱼大师。 他出版了许多艺术书籍。 但很少有人知道。 他在绘画的同时,也在泥塑上下功夫,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引起不少惊叹和惊叹。 他选择了泥塑,拒绝不锈钢、铜、玻璃等高端材料,主要是因为粘土最贴近人、最贴近生活。 他想要触及生活的内心,用艺术去探索世界的秘密。 张志璞自己说,他做泥塑是因为“好玩”。 打球就是这么高的境界。 现在有多少艺人能“玩”、“玩得开心”? 也许他在不经意间触及了艺术的本质。

赵小林(济南日报首席记者、著名艺术评论家)

当记者看到眼前的这组泥塑时,不禁“震惊”了。 因为这10个身高不超过40厘米的“小泥人”,竟然拥有难以想象的外在力量,似乎能感觉到他们在发力,在呐喊。 这组泥塑的名字叫“拔河”,赋予这组泥塑“生命”的人就是张志璞。

《拔河》由13个人物雕塑组成,每边5个,还有一名裁判员和两名叫号员。 拉锯战中,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 他们双手紧紧握住绳子,身体向后倾斜,手臂上青筋突出。 他们正在用尽全力。 裁判员盯着绳子,准备随时吹响哨子,而喊喇叭的人则用双拳。 紧紧握住,口中传来高亢的叫喊声。 整个作品充满活力、公开且富有感染力。

为了这件雕塑,张志璞查阅了数百张各国拔河比赛的照片,挑选了30多张他一直观察的有代表性的照片。 他还买了绳子,和学生一起拔河,亲身体验当时的动作和心情,掌握如何用力,观察人们用力时的动作、表情和周围人的反应。 他才开始创作,仔细观察、深思熟虑后,他才感到自信和自信。 即便如此,整个创作过程持续了半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产出了一组具有穿透力的雕塑,这也是让人感到有力量的作品。

群雕中各个雕塑之间的呼应关系是最难处理的,个体雕塑的穿插更是难上加难。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组雕塑中有的两个人的双手之间只有2、3毫米的微小距离,松动的部分让人感觉很松散。 这种亲密的关系,让人们欣赏这组雕塑。 那时的我并没有感到局促、混乱,而是协调、紧张。 比较难掌握的是泥人手中的绳子必须保持水平。 这就要求每个泥人握绳子的手必须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由于泥人入窑烧制后会发生膨胀和收缩,因此必须掌握好每一个泥人。 泥人的膨胀和收缩比例成为了关键,这个关键也被探索了无数次。

坐在记者对面的张志璞,表情朴实,态度十分随意。 如果不是事先很了解他,他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书法家、画家和雕塑家。 他告诉记者,制作雕塑完全是偶然,是“玩”出来的。 本来我只从事国画创作,但我身边有几个朋友是从事雕塑的。 后来我也尝试雕刻了一些。 我不想真正去感受它,所以我开始学习并以一种好玩的态度正式地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