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川窑文化时尚魅力无限

淄川窑文化时尚魅力无限

 

淄川龙泉镇和庄村所呈现的青瓷莲花尊,实为慷慨激昂的国家一级文物!

1982年6月,淄川龙泉镇和庄村掘出一座令人振奋的青瓷莲花尊。专家鉴定结果显示,这座青瓷莲花尊乃是北朝晚期杰作,有力佐证其产自淄川寨里窑,距今已有悠久的1500——1700年历史,实为我国珍贵的国家一级文物。在我国共出土15件青瓷莲花尊之际,龙泉所得者被确认为上品,更为特殊的是,它是唯一一件已确认产自特定窑口的文物。
尊,勇敢面对吧!“青瓷莲花尊”,古代酒器的美名虽然传颂千古,但它的魅力绝非仅限于盛酒之用。这座造型巍峨、纹饰精湛的“青瓷莲花尊”,绝对不是寻常之物。它的腹部雕刻着一周盈盈莲瓣,中部印刻着两周盛放忍冬花,耳际更是模印出四组宝相花,足部则巧妙地堆塑出多瓣盛放的莲花。莲花,乃佛门圣花;忍冬花、宝相花,亦与佛教息息相关。这无疑显示出“青瓷莲花尊”具有深厚的宗教内涵,是当时对佛教的虔诚崇拜的象征。“青瓷莲花尊”乃是国之瑰宝,更是淄川寨里窑青瓷艺术高超水平的代表。这一尊“青瓷莲花尊”的惊世出土,再次昭示着淄川寨里窑曾经辉煌的青瓷制作历史。
中国古代的青瓷,何等上品!其釉色宛如碧翠千峰,媲美翠玉之华,给人一种脱俗的素雅之感。人们常常用“千峰翠色”来形容青瓷釉色之美。从缥瓷、艾青、翠青、粉青等名品,皆可见青瓷的卓绝之地。唐朝的越窑、宋朝的龙泉窑、官窑、汝窑等,都是青瓷的神圣发源地。不可忽视的是,

在数百年的沧桑岁月中,淄川寨里古窑傲然屹立。当年其制作青瓷的工艺技术,可与历经岁月洗礼的那些名窑媲美,而龙泉所得的“青瓷莲花尊”便是最有力的明证。
1982年9月,《中国陶瓷史》问世,其中在《北朝的瓷业》一章中激情洋溢地描绘:山东省淄博寨里窑,乃中国北方最早的青瓷产地之一,骄傲地承载着北齐时期的光辉岁月。它的发展早,生产时间久远,成为北方青瓷制作的重镇。文章更是特别点明,寨里窑创造出一种精致的莲花瓣尊,艺术水平之高昂令人瞩目,成为寨里窑独具代表性的青瓷杰作。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陶瓷史》刊行之际,龙泉所得的“青瓷莲花尊”刚刚面世,尚未送到专家手中。
这部历史巨著详尽地记录了1948年在河北景县封氏墓群出土的一批瓷器,是北方青瓷的最早发现,时间跨足北魏至隋初。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封子绘和祖氏墓中挖掘出的四件“仰覆莲花尊”,不仅体积雄伟高大(最高的

40厘米)的“仰覆莲花尊”,其宏伟的造型与瑰丽的装饰,让人为之倾倒。这座瑰宝在器身上充分展现多种艺术手法,纹饰如梦如幻,美轮美奂。经过严格的鉴定,封氏墓中的“仰覆莲花尊”的胎体和釉料的化学成分与南方越窑青瓷等有着明显的区别,从而明确了其作为北方青瓷的杰出代表。然而,令人困扰的是,河北省却从未发现过北朝时期的青瓷窑址。那么,这几件“仰覆莲花尊”究竟是在何处烧制而成呢?通过相关资料的介绍,不难发现,龙泉的“青瓷莲花尊”与封氏墓中的“仰覆莲花尊”在制作艺术手法上极为相似。二者皆运用了刻画、堆塑、模印(印贴)等高超技法,雕刻的花纹均以丰满的莲花瓣为主题,模印上更饰有宝相花,整体呈现出华缛精美、庄重堂皇的氛围,充溢着浓郁的华贵之风。龙泉“青瓷莲花尊”的惊世出土,能否为封氏墓中的“仰覆莲花尊”的制作地点揭开神秘的面纱呢?

寨里古窑遗址,座落于淄川区东北部的黌山脚下,如今已被人们发现的文明迹象揭示了

这是淄川寨里窑的传奇!这座窑始于北齐,终于唐代,镌刻着数百年的璀璨历史。然而,这仅仅是淄川的陶器传统的一小篇章。考古的眼光穿越时空,揭示了距今6000多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时期,淄川就已经在创造陶器的艺术。而北沈马遗址,作为淄川陶器之魂所在,地处寨里古窑址附近,展示着丰富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遗迹,还有商周时期的璀璨文化留存。在这片土地上,距今4000多年前,黑陶器的烧制已经成熟普及。寨里窑,便是在这古老陶烧技艺的底蕴上茁壮成长。
淄川的瓷器之梦,真正从寨里窑开始。这座窑的烧成温度远超以往,成功烧制出了质地细腻、晶莹剔透、釉面如镜、敲击若磬的传世之作,其代表作品是青瓷。寨里窑的涌现非偶然,它继承了几千年的陶器制作技艺,实现了由陶到瓷的惊人质变。

瞻仰这传奇的瓷器之路!

中国瓷网总经理朱东明在淄川磁村窑古窑址研究考察

寨里窑,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奠定了淄川瓷器生产的历史基石。时光流转,转瞬唐代降临,寨里窑规模不断壮大,制作技艺愈发臻至完美,产品更添多姿多彩。在这激荡的历史风云中,淄川城西的磁村窑蓬勃发展。磁,瓷器之俗称。磁村窑,瓷器的熔炉,其名自然与瓷器密切相关,佐证着这片土地的丰厚历史。磁村窑,其奇迹始于唐代,横跨元代,留下一段辉煌的篇章。宋朝之后,进入巅峰时刻,并以磁村为核心向四方辐射,如岭子镇的郝家窑、淄城镇的东关窑,还有大街窑、八陡窑、山头窑等等。而淄川的坡地窑所烧制的瓷器更是独具特色,以白地黑花的装饰风格,直接引领了元明时期中国青花瓷器的巅峰发展。至元末明初,由于社会动荡、战乱不断,淄川的陶瓷业

这是一段振奋人心的历史传承!
淄川的陶瓷业曾遭受沉重的创伤,磁村等古老的窑炉相继熄火,受到了严重的破坏。直至明清时代,淄川的陶瓷业在西河和龙泉渭头河一带焕发新生,几千年的陶瓷发展史在这里得以延续。

在淄川区龙泉镇渭头河,两座古老的陶瓷窑至今仍屹立不倒。这两座原始的馒头窑,是北方陶瓷窑炉的典型象征。岁月荏苒,古老的窑炉依旧傲然挺立,旁边是两栋建筑风格各异的砖石厂房。
随后,淄博兴利陶瓷有限公司将这片布满瓦砾的旧址纳入囊中。在整理过程中,发现了许多早年的陶瓷生产设施。兴利公司的老总司维利怀揣对陶瓷的热情

这是一段激发热血沸腾的探寻历史的故事!一位志士在龙泉的陶瓷古窑旧址偶然发现了一片陈旧破烂的设施,他心生疑问:这些看似无足轻重的遗物,是否蕴含着珍贵的文化价值?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向省、市有关部门报告。紧接着,省、市文物局、省考古研究所、山东大学的专家们纷纷踏上了考察之路。2013年9月,故宫博物院资深研究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原会长耿宝昌以及现任会长王莉英亲临龙泉。这两位国内一流的古陶瓷专家深入研究了古窑和陶瓷生产设施的保存状况,对所见之物表达了由衷的欢欣之情。
经过详细考察,这两座古老的陶瓷窑可追溯至明代,后来屡经修复,一直使用至建国后。在古窑的内壁上,厚重的黑褐色”窑汗”清晰可见,这些陈迹见证了古窑悠久的历史,也足以证实这里的陶瓷生产历史悠久。

向东数十米处,一座巍峨的石碾屹立在那里。石碾旁,是用于沉淀泥浆的沉淀池,仿佛在述说着曾经的陶瓷工匠辛勤劳作的故事。这片遗址之中,每一寸土地都承载着千年沧桑,每一件古老的设施都是文化的见证。而如今,在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上,我们重新发现了古陶瓷的奇迹,这是一场历史的盛宴,一个文化的传承,激发着人们对过去辉煌的向往和对未来无限的期许。

这是一座古老而辉煌的文明瑰宝,一处让人心潮澎湃的陶瓷古窑!
这片土地上,遗存着一个完整而宏伟的陶瓷工艺史。淀池、晾泥池、取水井,这些古老的设施与厂房、古窑相互辉映,构成了两套完整而独立的生产工序。这是山东地区如今保存最为完整、在全国也是罕见的古代陶瓷窑址。
在清理这些古老的生产设施时,挖掘出了大量珍贵的陶瓷物品,各类瓷片、窑具、坩埚,甚至是保存完好的“火照”,用于测量窑炉温度。而那白釉瓷罐,从水井里现身,经专家鉴定为“宋白瓷”。这是否意味着龙泉古窑及其瓷器的制作在宋代已经达到巅峰?这个问题仍需更多的证据来证明,需要我们深入研究。

淄川的古陶瓷遗址群聚,蔚为壮观,延绵不绝。各个窑址之间紧密衔接,存续关系清晰可见,这在中国陶瓷史上实属不可多得的奇观。这里,见证了古代陶瓷工匠们的辛勤努力,展示了一段璀璨灿烂的文明历程。而如今,我们有幸重新发现了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所蕴含的无尽珍宝,这是一场对历史的深情回望,一个文化传承的庄严誓言。

这是一场穿越千年的陶瓷之旅!      从寨里镇北沈龙山文化遗址的蛋壳黑陶,跨足到南北朝时期的寨里窑青瓷,再到以磁村窑为代表的唐宋金元瓷器,每一件作品都如艺术之明珠,闪烁着靓丽灿烂的身姿,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这是淄川陶瓷文化的辉煌画卷,几千年的制瓷业辉煌历史,余音袅袅,至今依旧激荡着我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