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山石雕的工艺与技术研究

【keywords start】工艺雕塑,雕塑工艺【keywords end】 1、设计精准的“相石”步骤

在寿山石的雕刻艺术中,“相石”被认为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步骤。在动手雕刻前,寿山石雕艺人通常会仔细地观察和推敲待雕刻的石料。这种过程被称为“相石”。通过认真的“相石”过程,艺人往往能够在创作中事半功倍,达到更好的效果。
2、精细的雕刻工艺
雕刻寿山石的工艺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1)打草稿
通过使用雕刻工具,将原料的多余大块面切除,以适应作品题材的需要。在粗坯的基础上,进一步雕琢景物的各个部分的结构,以实现对作品的基本造型和内容的表现。在凿制过程中,需要从外到内,由粗到细,按照优先级依次进行。通过凿制,描绘作品所表现的各个景物的结构、衣饰、动物的毛发和肌肉、山峦的皱法、树木的分支和叶片等各个细节。花卉的枝叶、瓣蕊以及配景细节应达到基本清晰和精确。在雕刻的最后修饰过程中,修光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修光的具体内容取决于不同的刀向和刀法,需要刻划出景物的气质和精神。另外,寿山石雕刻技法方面,浮雕是重要的表现手段。浮雕按景物刻划的厚度分为高浮雕和浅浮雕两种,通过巧妙的运用浮雕技巧,可以使作品更加生动地表现出所描绘的物象。在结构上更具有立体感。
镶嵌技艺是一种高浮雕艺术风格的保留,通过将刻成浮雕石片直接粘贴于器物板面之上,形成一个物象明显突起的画面。
镂空雕刻,又称透雕,是介于圆雕与浮雕之间的雕刻技法。它以单面、双面、三面、四面、六面和里外多面镂空雕法为主,常常在浮雕技法的基础上,通过放洞透空雕刻背景来展现其独特魅力。强化主题。
针对主题的衬托,链条雕刻是玉雕艺术中常采用的一种技法,偶尔也应用于寿山石雕刻作品中。链条相当于一种“装饰性骨架”,用以彰显整个作品的纹理和结构,但制作过程极其困难,需要雕刻师傅有着胆识和心思,熟谙石材特性和高超的技能,方能取得成功。
此外,在完成雕刻后,寿山石雕刻品还需进行揩光上蜡等精细处理,以凸显出寿山石的特质和天然色泽,从而达到更加优美的艺术效果。该作品的外观光滑明亮,使用砂纸、木贼草、冬稻茎、竹签、桐油瓦灰砖等材料进行磨光处理,该过程分为粗磨、细磨以及”揩光”三个步骤。 在将粗质寿山石磨光或罩色处理后,需要涂上一层薄蜡,以保持石质的稳定。该蜡块的原材料由四川白蜡65%和东北软蜡35%混合溶解制成中性蜡。 在涂抹蜡之前,需要将石雕加热,以确保蜡能够均匀地覆盖整个作品表面。在温度为100至150℃的环境下,用毛刷浸涂蜡液均匀地覆盖石雕的外表面。待液体均匀后,缓慢降温并冷却,使用柔软的麻布轻柔擦拭,直至石雕发出闪亮光泽。尽管上蜡有助于显示石质的色泽和纹理,但由于石材在加热后变得干燥,不再温润,因此珍贵的石材并不适合上蜡。技艺方面,圆雕,也称立体雕,是在雕件上表现整个物体的立体感。观赏者可以在雕件的任何角度欣赏到三维的形态和立体的感觉。通过寿山石雕的研究可以获取更全面的物体信息。根据寿山石雕中古代文明的殷、商、周、秦、汉、唐时期,圆雕作为寿山石雕的最古老和基本技法之一,一直存在于寿山石雕的雕刻中。无论是南朝时期出土的寿山石猪还是南北宋时期的人兽俑,这些雕刻都足以证明圆雕技法的存在。即使在清初,寿山石雕达到了鼎盛时期,雕制的人物和动物仍然采用圆雕技法。因此,寿山石雕在当时广受欢迎并享有盛誉。是中国石雕艺术的重要代表作品。这些作品无论是在雕刻技艺还是在创造力上都展现出了圆雕艺术的高超水平。其中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杨玉璇的《僧人卧像》,周尚均的《弥勒》,以及魏开通的《伏虎罗汉》等十几件寿山石雕作品,无疑是圆雕艺术中的经典之作,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作品来源于多个博物馆的收藏,其中包括上海博物馆、天津艺术博物馆、福州市博物馆等。这些由杨玉璇、周尚均、魏汝奋、魏开通、董沧门等大师创作的传世之作,彰显了中国圆雕艺术的独特魅力,成为了中国文化艺术宝库中璀璨的一笔。展现出了清初寿山石圆雕技艺的非常高超水准。其中魏汝奋所创作的《数珠罗汉》作品,在比例准确和坐姿自然舒展方面表现出色。作品中人物的神态悠然自得,面容饱满,眼睛微闭,鼻梁宽且丰,双唇微翘,仿佛敛声欲语,表情生动传神,衣纹刻画流畅,富有动感。无论是从作品前方或者背后,都能感受到和谐自然的美感,无愧于圆雕杰作的称号。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圆雕艺术表现出了非凡的技艺和文化水准。善于运用石材的色彩,在雕刻罗汉塑像时巧妙地利用有色和无色部分,塑造出外披的袈裟和罗汉肌体之美。甚至在罗汉跌坐的上方加入花卉纹饰并填充金粉,使作品更具华丽和光彩。而艺术家杨玉璇更是将宝石镶嵌在罗汉服饰上,以突显雕塑的尊贵和庄严。
在清朝光绪年间,福州寿山石雕东门派的创始人林培谦也是一位精湛的圆雕艺术家。他深谙石材的特性和色彩,并将其巧妙运用于罗汉塑像的创作之中,打造出精美绝伦的作品。圆雕作品常以仙佛人物为主题,受到杨玉斑的艺术风格影响,同时也体现了明代德化建瓷高手何朝宗的遗风。这些作品强调造像的神韵神髓,塑造风格独具,身形粗壮,形象宏伟,衣袍褶皱极具流畅感。其中东门派传承人林元珠、郑仁蛟和林友竹,都是这方面的高手。林元珠更在传统圆雕的基础上,发掘出人物和山水的立体联结之美。术方面,寿山石雕以其细腻、丰富、生动的表现形式,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和青睐。寿山石雕不仅仅是一种民间艺术表现形式,它还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和艺术内涵,是我国民间文化遗产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各种民间传说、戏曲情节等方面,寿山石雕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表现作用。郑仁蛟将木雕、牙雕和青石雕的长处融入寿山石雕之中,使之更加独特、精细、美观。随着时代的变迁,寿山石雕的题材不断扩大,石雕技法也在不断发展壮大。在圆雕技术方面,寿山石雕以其琢磨细致、表现丰富、形态生动的特点,不断深化着人们对其的喜爱和追求,成为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中的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