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山东古窑之谜

【keywords start】陶瓷百科【keywords end】 山东古窑的探秘之旅 自东周时期的沾化杨家古窑址至今,山东窑址的发现与考古工作一直是考古学家的研究热点。1955年,山东省文物管理处进行试掘,1978年惠民地区文物工作队又进行了调查钻探。根据出土遗物的分析,这是一处以烧制陶质煮盐器具为主的古窑群遗址。在随后的一系列调查与试掘中,陆续在淄博、泰安、济宁、枣庄、临沂等市发现了古瓷窑址。具有代表性的有淄川寨里窑址和薛城中陈郝窑址。1977年,《淄博陶瓷史》编写组发掘寨里窑址,确认寨里窑不仅是山东而且是整个北方地区所见年代最早的一处青瓷窑址。 王恩田负责的此次调查、发掘及资料整理工作揭示了隋代窑址的增多,其中的曲阜宋家村窑和徐家村窑较为典型。出土器物包括罐、壶、瓶、碗、杯、盘、砚、枕等。器物造型规整,胎质较细,均采用青釉,光亮晶润。宋家村窑的狮首人身砚足和龙形贴花反映出山东隋代制瓷装饰工艺已较为成熟。匣钵残片则成为了一大亮点,为世人揭示了当时匣钵烧制的技艺。探寻中国制瓷的发展历程 唐代是中国制瓷工艺的起步期,已有许多唐代古瓷窑址被发掘,典型的有泗水尹家城窑、大泉窑、淄川磁村窑、曲阜西陬窑、宁阳西磁窑和西太平窑等。在这些唐代古瓷窑址中,瓷器样式逐渐丰富,器物造型逐渐轻盈,器皮逐渐细腻坚硬,釉色也越来越纯正,从以青釉为主逐渐变成以白釉为主,并出现了白釉加绿彩的装饰。尽管在唐代及以前的古瓷窑址中未见文献记载,但丰富多彩的瓷器品种已足以说明当时中国制瓷工艺水平之高。 宋及宋代以后,瓷窑址主要分布在淄博和汶泗流域。淄川磁村、西坡地、博山南万山、泰安中淳于等窑址及淄博元末明初琉璃作坊遗址是其中较为典型的。在淄川寨里窑址的调查中,试掘出土了三个时期的青瓷瓷器,从北魏、北齐和北周至隋、唐中晚期均有涉及。此外,还有一批餐具和刻铭的垫柱等窑具。枣庄中陈郝北窑的调查中,也采集到一批青瓷器标本,其特点多为北方青瓷特色,足以说明中国制瓷工艺在宋代及以后逐渐走向成熟。在徐楼村距离窑址约17公里处,还出土了一件四系青瓷罐,与中陈郝北窑所出同类器物相似度高,足以保留瓷器的精髓之处。揭示中国制瓷的特色与技艺 位于中陈郝北窑的淄川磁村窑址内,遗留有众多残窑、瓷片、窑具等遗迹和遗物,产品曾经较为粗糙,图案停留在简单的花卉上。而随着时代变迁,产品不断丰富,器类逐渐涵盖生活用具和各种玩具,制作技艺也得到了不断提升,瓷器样式愈加细腻。早期的黑釉居多,青釉、酱釉和茶叶末釉也有少量应用。胎骨较为厚重,常见白釉加绿彩点的饰法;中后期则以白釉为主,青釉和黑釉次之。胎骨变得白而坚硬、薄而均匀,各种装饰工法应用更加广泛,如划花、剔花、篾纹、白地黑花、加彩和绞胎等都得到了充分发挥。 淄川磁村窑址内共有14座窑炉,除了两座煤烧窑外,其余均为柴烧窑。还有烘烤炉、釉浆池、井和作坊房基等,各工序已经拥有固定的场所,表明烧造技术早已精益求精、配套完善。磁村窑属于民窑系统,同其他窑口,如河北磁州窑、河南登封窑等相互影响,但磁村窑又显示出了其独特的风格,可能是独立于磁州系之外的又一民窑系统。因此,磁村窑址的发掘对于揭示中国制瓷的特色与技艺,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探究中国琉璃工艺的历史演变 安中淳于瓷窑址面积约12万平方米,其产品覆盖了素烧、青瓷、白瓷、白地黑花和黑瓷等多种类型,器类也有碗、盆、盘、瓶、罐、钵等等。其烧造年代跨越了隋唐至元明,延续了整整千年之久。这些瓷器制品不仅造型新颖,工艺技法炉火纯青,而且表现了古代人民的审美趣味和工艺文化的水平。 此外,在淄博市博物馆发现的元明时期的琉璃作坊遗址更是揭示了中国琉璃工艺的历史演变。遗址发现了大炉1座,小炉21座,且各炉分工明确,基本一座炉生产一种或一类产品。这些琉璃制品包括簪、珠、环等装饰品,有半透明和不透明两种,实心或空心,多为单色,有红、黄、白、绿、黑、琥珀、影青等。这些琉璃制品的颜色鲜明纯正,已经比较准确地掌握了各种呈色剂的比例、配方和火候。因此,从这些遗址挖掘出来的琉璃作坊产品来看,中国琉璃工艺在历史长流中不断发展,已经形成自己独特的特色。这对于研究中国琉璃释义的历史及恢复、发展有地方特色的传统琉璃产品,都具有着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