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探索雕塑与绘画中的留白文何鸿儒

工艺探索雕塑与绘画中的留白文何鸿儒

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图片/

传承传统│聚焦当代│崇尚艺术│尊重手工艺

雕塑与绘画中的“留白”

——何鸿儒

雕塑和绘画是我国两种传统艺术形式。 两者既相关又不同。 雕塑与绘画的审美特征是相同的。 它们都通过塑造静态的视觉艺术形象来反映现实生活,都依靠造型来展现美。 绘画的形状反映在平坦的表面上。 那就是在二维空间中展现美感。 雕塑在三维空间中展现美感。 运用各种手法,在现实空间中创造看得见、摸得着、可感的具体形象。 具有立体空间感的雕塑形象,一方面比绘画更加具体、生动,但另一方面却无法像绘画那样直接、细腻地表现人物移动的环境。 它也不能像绘画那样广泛、自由地再现物体和事件之间的关系和发展过程。 雕塑的审美功能是借助观赏者的联想和想象来完成的。

雕塑工艺品_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图片/

何鸿儒《长吉溪亭夕照》泥稿部分

“塑画不分”、“塑画质”是中国雕塑的重要特征。 中国雕塑在表现形式上往往表现出许多与绘画相同或相似的因素。 两者相互参照、相互影响。 许多绘画技法都衍生于传统雕塑技法。 “留白”是中国画艺术形象的要素之一。 它利用有形与无形的对比,用充满情感和节奏的线条,形成清晰概括的视觉形象。 于是,“留白”就成为中国画的重要审美特征之一。 也是中国画重要的艺术观念和表现形式。 中国画的“留白”是植根于中国传统审美观念的艺术创作,充分展现了中国画独特的艺术境界。 “留白”作为中国画的重要艺术手段和中心环节,也应该在传统雕塑——即“新中式雕塑”中得到充分的运用和体现。 它摒弃了传统雕塑的繁琐,但保留了传统雕塑的内涵,同时融入了现代风格的简洁语言,适合现代人追求简约的风格。

雕塑工艺品_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图片/

何鸿儒《长吉夕亭夕照》泥稿

我的雕塑《昌吉西亭夕照》是根据宋代女诗人李清照的《如梦绫·昌吉西亭夕照》而创作的。 “我一直记得溪亭夕阳西下,我醉得不知道回去的路,兴奋过后很晚才回到船上,误入荷花深处。我奋力拼搏。”当我准备渡河时,我被一群海鸥和苍鹭吓了一跳。” 这首诗用词简洁,只选了几个片段,却将动人的风景与作者愉快的心情融为一体。 如果你在画一幅画:盛开的荷花之中,有一艘小船在摇晃,船上坐着年轻才女,还没有玩完……水面和天空应该是“空白”的。 而且我觉得那群海鸥和苍鹭也是可有可无的。 然而,想要用雕塑来表达这样的意境,还必须利用绘画的“留白”。 打造“新中式雕塑”。 它用传统的雕塑技法和语言加上现代的风格和简单的语言来表达。

首先,船不可能是现实的,它只是一艘小船的形象。 用线、面来表达。 船下的水无法用传统雕塑的“水花”来表现。 但如果没有“溅”,船就不能直接放在桌子上(这样就不会有“浮”在水面上的感觉,会显得沉重)。 那么怎样才能让船“浮起来”呢? 这就需要绘画中“留白”的运用。 妥善处理“留白”空间可以让我们的雕塑变得更加有趣和有意义。 所以我想一定要有一个‘支点’。 这个“支点”不仅要在合适的位置,而且要合理。 雕塑作品也像一部戏剧,线条、表面、语言元素、形象道具、时间环境都是表演中的人物。 作者需要根据需要进行适当的安排,以便观众从你的雕塑中获得更多的信息。 这首诗里有人物、有船、有荷花、有鸥鹭……于是我想到用荷叶作为支撑小船的“支点”。 这不仅表明船“跌跌撞撞地驶入荷花深处”,而且提醒人们船是在水上行驶,并说明了时间和环境。 荷叶不宜太多,三两片就够了,但要合理排列。 首先,荷叶不能放在船的中央。 我试着把荷叶放在船的三分之二上,让船的三分之二悬在空中。 人物也应该放置在悬船的这一端。 这样一来,船下的“留白”就足以让观者想起“水”。 荷叶的处理也应虚实兼备。 隐如空; 暴露为现实。 靠近船弦的荷叶要细致,隐藏在船下的荷叶要模糊。 为了保持平衡,船头精致的荷叶尽量靠近船的短边放置,以增加短边的重量,平衡整体效果。 隐藏在船下的荷叶尽可能靠近船的中心,以尽可能保持船的平衡。 在雕塑中,如果一侧的内容显得过于沉重,我们还应该在另一侧添加一些内容,使整体效果平衡。 船短端前后加了一些若隐若现的小荷叶和花蕾。 它们虽然看似在船上“生长”,实则凸显了“插进荷花深处”的意境。 这样既打破了船的对称弧线,又感觉合理。

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图片/

何鸿儒《长吉夕亭夕照》

其次,在人物的处理方面,由于人物比较小,所以没有太多的细节刻画。 头上随意地别着一个发夹,脸庞丰腴,眼睛细长,嘴角微扬,手里悠闲地握着一把小圆扇。 用传统的线条写意地表现人物的服饰。 整体形象给人一种满足、狂喜的感觉。 而且,上面的人物都在仰视。 有人问为什么不让她的眼神与荷叶荷花相呼应? 因为她看的地方也是“空白”……那是飞翔的海鸥和苍鹭——如果是一幅画的话,一目了然。 雕塑依赖于观赏者的联想和想象力。

虚无意味着存在; 空即是色。 “留白”不是空的,无能胜有,少能胜多。 这就是“留白”的真实意境。 观察没有画的风景; 读没有文字的书; 在没有声音的地方听音乐; 禅修于无心处。 “留白”是随处可见的智慧。

何鸿儒(保定市工艺美术大师)

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图片_工艺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