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陶瓷资讯成立十周年的种种回忆与感受

为了一颗躁动的心

为了自尊的生存

证明自己

路上的苦涩已经融化在我的眼里

心灵的困境已化为我的决心

在途中

用我内心的声音

在途中

只为陪伴我的人

在途中

这是我人生的旅程

在途中

只为那个温暖我的人/那个温暖我的人

这是流行歌曲《在路上》第一节的歌词。 这首歌我还是唱不了。 有一次我唱K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唱了这首歌,我心里很感动。 今天我引用这句歌词,不仅是为了纪念《陶瓷资讯》创刊十周年,也是为了感谢那些温暖过我的人,也因为我们还在路上!

一瞥

在《陶瓷资讯》创刊号上,我写下了“更高、更深、更广、更扎实、更精、更好”的立言。 当时深受奥林匹克精神的影响,提倡公平竞争,认为竞争促进社会进步。 现在看来至少是可笑的。 世界上哪有公平? 记得某位名人在回忆当年在延安的追求时,也有类似的想法。 当然,他还是继续前行,直到进入了北京城。

公司庆典第三年,我写了《打造最具公信力和建设性的行业媒体》一文,可以作为社论和节目。 在公司庆典第四年,我又写了一篇文章《让我们手拉手,心连心》,既阐释了办报理念,又充满激情。 我一直梦想着在中国出现与《读者文摘》和《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具有相同风格、目的和理念的媒体。

创始文章“更高、更深、更广、更充实、更精、更高层次”的最后两段是这样写的:

“有句名言:‘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尽管我们的能力有限,但我们愿意为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有人说:我活过,我爱过,我恨过。 “我们很羞于被告知:他一直在身边。 我们会努力活得真实:敢爱,敢恨,挑战生活,挑战自我! ”

无论你有什么遗憾和不足,面对这两段话或许都可以安慰自己!

我们不屑做一个路人,无论路人多么嚣张。 我们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为行业创造、积累、传播一些文化。

古时候,有一位新上任的官员,知道当地有一位非常有名的裁缝,就亲自前来定制一件衣服。 但进屋后很长一段时间,裁缝都没有给他量身定制衣服。 反而和他聊天,问他你耿的事,什么时候入仕的,升迁什么的,最后,父官生气了:“你是组织部的?我是来做衣服的。” ,你为什么不给我量身定制衣服呢?” 裁缝师傅连忙解释道:“先生,请冷静一点,站在我这边,我已经清楚地知道您的体型了,当我和您聊天,了解您的职业时,我只是想弄清楚该做什么尺码的衣服。”因为虽然一个人的身材尺寸可以测量,但是气场和心态也可以测量,它影响着衣服的尺寸。刚步入仕途的人性格傲慢,性格傲慢,这样的人的衣服应该长一些。前短后短,工作了N年,已经一针见血,心态平静了,衣服的正面和反面的尺寸应该是一样的;工作了很多年,没有升职,而且精神不振,走路总是低着头,这样的人的衣服应该前短后长,以平衡……

也许我做衣服的时候也应该“前短后长”,所以我觉得写这篇文章有点勉强。 但国人喜欢十年大庆,深怕辜负“温暖我、陪伴我的人”,所以还是要写。

分数

过去十年我们做了什么?

一是有效拓宽了陶瓷行业媒体关注范围。 将包括智能卫浴在内的卫浴纳入服务范围,引起了众多兄弟媒体对鲜为人知的卫浴行业的关注:我们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第六届中国卫浴行业盛会。主题:“爱水、节约用水、拯救地球” 高峰论坛期间,来自多个产区的代表纷纷表示,我们为行业做了一件好事。 我们在台州举办首届中国智能卫浴产业高峰论坛之前,福建、广东的很多企业都提出了反对和质疑,指责我们不应该去台州举办这样的活动。 这说明当时业界交流不够,对台州了解不够。 直到会议结束,大家才对我们选择的会议地点没有异议。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把卫浴行业做得比较“小”。 当时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对我们卫浴论坛、智能卫浴论坛进行了大力报道。

在宣传报道方面,除了有效吸引人们对卫浴行业的关注外,我们还梳理总结了卫浴行业的脉络和特点,对比了卫浴产区的特点,分析了卫浴行业之间的主要差异。卫生洁具行业和陶瓷行业。 分为

分析、探讨了企业跨界进入卫浴行业的现象,勾勒出智能卫浴的宏观趋势。 这些讨论使行业精英从宏观角度审视卫浴行业,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理论依据,成为业内有兴趣人士收藏转发的热点。 这是基于我们对过去陶瓷行业的宏观总结。 进一步的发展。

二是公益慈善:汶川地震捐款、青海玉树地震捐款、母亲水窖捐款等。 还有为因突发事件或疾病而陷入困难的业内人士捐款的,有高调的,也有默默无闻的。 比如,为面对厄运而坚强、从容的刘先生、嫉妒人才的阿娟、身陷囹圄的蒋小亮的捐款都保持沉默。 陶瓷信息捐赠和发起的捐款总额约为100万元人民币,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来说并不容易。

三是架起桥梁,传递经验和恩赐,搭建平台,帮助企业和人才成长、成功。 这可以说是我们成长的秘诀。

有很多细节要讲,比如环境保护,特别是珍惜和爱护水资源,包括“千年河万米游”活动等等。 总而言之,如果按照现在流行的“不忘初心”的说法来审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立国之言,应该是合理的。 比如行业文章更前卫,企业文章更深入,报道和活动更广泛……虽然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方面。

就我个人而言,出书更引人注目。 计划从2014年到2019年每年出版一本书,加上之前出版的书,总共10本书。 现在还缺3本书。 今后将重新选编成丛书,书名为《宇文观志》、《古今三国》。 还将有论文集和三本行业书籍,即企业稿件、行业稿件、演讲稿件。 我一直没有成果,所以我会尽力完成这个计划。

梵高,一位才华横溢的欧洲艺术家,并不善于包装和推销自己。 他一生生活贫困,在抑郁中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此他的作品并不多。 这与另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毕加索的众多作品和命运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我不办报纸,这样的作品是不可能出来的。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经济负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书出版。 谁来付账?

感激的

二十年前,我知道一个美国人的观点:如果你想让某人破产,就说服他们创办一家报纸。

这种观点在中国也有其适用的地方。 和我们同时办报的报纸不止一两家,其中一家实力相当雄厚,有相当的软硬实力。 别说我们了,就连业内最权威的媒体也不太关心。 他们向全国建材市场分发报纸,让同行有种快要被吞没的感觉。 现在怎么办? 这种媒体早已逐渐被大家遗忘。 从这个事件就可以看出,举报是多么的困难。

当我们开始提交报告时,有些事情让我们措手不及。 恩格斯曾说过,马克思是世界上最受诽谤的人。 因为办报,我终于理解并消化了恩格斯所说的诽谤和嫉妒。 我以为,当我还是一名普通记者时,“于老师”是最受人们尊敬的。 当时有媒体老板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过:于老师不是陶城报的于老师,而是我们陶瓷行业的普通人。 于老师! 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我永远不会忘记它。 但办了报纸之后,我才认识到自己的幼稚和天真。 我终于认识到,我只不过是一个“品行不好”的坏人; 喜欢“挖人”的老板; 负债累累的乞丐; 最多他什么也做不了。 没有教师证,老板只能当“老师”! 更让我困惑的是,有些人应该明白需要支持,但他们却也站在谴责“品德恶劣”的“君子”行列,广泛传播某人的言论。 它从各个角度激发了我的灵感和激情,启发了我。

我终于开始明白我是谁。 年轻时,我想成为一名学者,不屑于当领导或老板。 现在我才明白,有些人根本无法容忍我当老板或领导,不想看到我比别人“更好”! 鲁迅在《藤野先生》一文中说:“中国是一个弱国,所以中国人当然是低能的。如果分数在60分以上,那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能力了。” 我们这一代人怎样才能突破60分呢?

有些事情只有到了某一点才能被看到。

什么意思? 炫耀; 记仇!

不,谢谢!

今天的聪明人绝不会想出这样的语言。

我无法不表达我难忘的感激之情。

大爱如恨,大恩难。

如果再不停止,感恩恐怕只是一种苍白的形式和回应,让人一只耳朵进去,一只耳朵出去。

正因为如此,我更加珍惜、感谢你们。

自我们报社创刊以来,就有一些人放弃了高薪,加入了我们低薪的队伍。 一些不同意我们报纸的人也出钱出力来支持我们。 听起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的发言权。 内外,许多人无私、不求回报地支持和帮助我们,使我们迅速成为行业中不可忽视的生力军,开辟了厨卫新天地,引领媒体跑报纸。 新方向。 办报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不能亏损几千万办报,但是投资几十万还是可以办报的。

第三届中国卫浴行业高峰论坛因其规模、层次、形式、内容、功效等原因,影响力之大,恐怕可以载入行业史册。 那时我们的力量太弱了,以至于有人看不起我们,干脆说:我们做不到! 工作量之巨大、艰巨,令人咋舌。 庆幸的是,我们这个无管理、无考核、无承诺的团队,日夜奋战了一个多月,还有大量外部人士竭尽全力支持论坛从策划到场地装修。 我们不仅没有做出任何承诺,甚至连给安排场地的外人的饭盒都不照顾!

会议用语有句话是“今天来宾很多,由于时间关系,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今天要真诚感谢的人太多了,但我一个也不说。 我会让他们出现。 记在心里,埋在心里。

以流行歌词开始,以流行歌词结束。 这首歌的名字叫《心甘情愿》。 这十年,无论是苦还是甜,都是你的错,又何尝不甘心呢?

漫漫长路让你我相聚

珍惜过去难得的缘分

默默的祝福

温柔的问候

告诉彼此今生要互相照顾

还有一个你我曾经有过的梦想

愿我们的生命永远持续下去

紧紧依偎

深度舒适

彼此相爱不分离

多少年过去了

多少时间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在我心里你的温柔将永远存在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会为你日日夜夜倾尽一生

我真的很喜欢这次

无论你旅行多远,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愿意为你倾尽一生

风风雨雨共存

陪你走完一段路/无怨无悔

……

2017 年 3 月 14 日

2017年4月5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