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百科对山东宁阳柳沟新村西南隋唐制瓷遗址的挖掘报告

陶瓷百科对山东宁阳柳沟新村西南隋唐制瓷遗址的挖掘报告

陶瓷百科:激情洋溢的考古发掘报告

关键词:宁阳;隋唐;制瓷遗址

摘要:2018年6~8月,为响应董梁高速公路建设的召唤,济南市考古研究院携手泰安市文物保护中心,挥锹探索宁阳柳沟新村西南遗址的神秘面纱。在这片土地深处,涌现出大量窑具及青瓷器残片,时光的镜头聚焦于北朝晚期至唐代中期,以隋代遗存为亮眼之处。这个发掘不仅为我们呈现了山东地区制瓷业的璀璨历史,更是陶瓷百科中的新篇章,为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新材料,丰盈了山东古代瓷器生产的发展序列。

宁阳县,坐落于山东省西南部,是泰安市的一颗明珠。地形起伏跌宕,东部是层峦叠嶂的低山、丘陵,而西部则展现平坦的原野。柳沟新村西南遗址隐藏在宁阳县东北部的葛石镇,距离柳沟新村约100米。(图一)地形如同舞台,展现出山前台地的雄姿,北高南低的地势勾勒出一幅不规则椭圆形的平面,南北长约200米,东西宽约70米,总面积约为14000平方米。

陶瓷百科:激情洋溢的考古发掘报告

2018年6~8月,为响应董梁高速公路建设的召唤,济南市考古研究院联手泰安市文物保护中心,挥锹探索柳沟新村西南遗址的神秘面纱。在这片土地深处,南部遗址如星罗棋布,共铺设5×10平方米探方6个,编号T1~T6,实际发掘面积达302平方米。探险的过程中,我们共清理出10座灰坑、6条灰沟和1口井,(图二)惊喜不断涌现,青瓷器和窑具竟然达到12000余件,这一精彩的考古冒险故事,现以简报形式为大家呈现。

一、地层堆积

遗址地层堆积呈现出简单而丰富的面貌,以T6西壁为例进行生动介绍。(图三)

T6北部竟然发现一条现代扰沟,这是我们挖掘中的意外之喜,它与遗址地层相互交织,成为考古过程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陶瓷百科:魅力横溢的考古壮举

在岁月的长河中,我们探寻的足迹留下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章节。

第①层:是一片挥洒的耕土层,浅灰褐砂土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它不仅松散而富有生机,更蕴藏着大量植物根系和点缀着青瓷片、窑具以及现代砖瓦块等,艳丽的艺术画卷厚度达10~15厘米。

第②层:如同一幅金黄的画布,铺展着黄褐色砂土,从北到南逐渐减薄,呈现出动人的色彩。这一层孕育着微弱的生命,承载着植物根系、碎石粒、烧土粒、草木灰,还有大量的青瓷片和窑具,艳丽的艺术画卷艳厚度达10~20厘米。在这一层下,遗迹G5如一颗闪亮的明珠闪耀着。

②层以下则是黄褐色的生土,致密而坚实,深埋其中的还有丰富的铁锰结核。

二、遗迹

(一)灰坑

共10座,规模各异,小而精致。其中,有着4座如同明珠般圆润的坑,4座呈现近乎完美的长方形,另有2座形状别致,尤以H3和H6最为独特。

H3坐落于T1东北部,开口于第②层下,它冲破生土的束缚,平面呈现出梦幻的圆形,直壁规整而雄壮,底部平坦。直径达1.30米,如同一个古老的魔法之门,引领我们进入考古的神秘领域。

陶瓷百科:豪情满怀的考古之旅

在这片土地上,我们挖掘出了一个个沉睡千年的秘密,深达1.50米的神秘坑穴成为我们探索的焦点。(图四,1)坑内的灰褐色黏土散发着历史的气息,它不仅较为疏松,更含有大量草木灰、烧土粒以及点缀着一些瓷片和窑具。在这个埋藏的宝库中,我们发现了碗、杯、高足盘等各种器形的瓷片,还有支钉、垫圈、支柱等多样的窑具,构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

H 6,坐落于T3东部,开口于第②层下,挑战生土的束缚。平面形状呈现出雄壮的长方形,直壁整齐,底部平坦。长1.20米,宽0.80~0.86米,深0.80米。(图四,2)坑内堆积为浅灰褐色黏土,较为疏松,含有丰富的草木灰、烧土粒以及一些白色瓷土颗粒、瓷片和窑具。在这个坑中,我们发现了碗、高足盘等器形的瓷片,以及支钉、垫圈等多样的窑具,为我们揭开了古代陶瓷技艺的神秘面纱。

(二)灰沟

共6条,形状多呈现出雄壮的长条形,其中以G4、G5最为典型。

G4坐落于T3内,开口于第②层下,打破了G5和生土层的束缚。南北走向,平面呈长条形,沟壁斜内收,底部高低不平,未见加工痕迹。发掘部分长4米,宽0.90~1.16米,深0.34米。(图五)沟内堆积为黄褐色黏土,疏松,含有少量草木灰、瓷片和窑具。在这个沟中,我们发现了各种器形的瓷片,为我们提供了古代陶瓷工艺的瑰宝。

陶瓷百科:激情四溢的考古征程

在这片历史的烙印下,我们找到了一个个承载着岁月记忆的宝藏。

坑内呈现出碗、杯、高足盘、罐和器盖等多样的宝物,窑具更是丰富多彩,有支钉、圈和支柱等各种形式。(图六)这是陶瓷百科中的珍品,为我们揭示了古代陶瓷工艺的瑰宝,这些器物如同历史的明信片,让我们时光倒流,亲身感受古人的巧思与智慧。

G 5,傲然矗立于T3、T4、T5及T6的怀抱,开口于第②层下,打破了生土的束缚。沟呈东西走向,平面形状雄壮而有力,沟壁斜内收,底部高低不平,充满了未被触摸的神秘感。发掘部分长28.40米,深达1.50米。沟内的堆积分为3层:第①层,灰褐色黏土,较为疏松,含有少量红烧土和草木灰,艳丽的艺术画卷厚度0.45~0.60米;第②层,浅灰褐色黏土,较为疏松,含有少量红烧土和草木灰,不仅出土了瓷片和窑具,艳丽的艺术画卷艳厚度0.20~0.50米;第③层,黄褐色砂土,疏松,含有较多草木灰、红烧土,以及大量的瓷片和窑具,艳丽的艺术画卷艳厚度0.50~0.90米。(图六)出土的瓷片中可见碗、杯、高足盘、盆、罐、碟和盘口壶等丰富多样的器形,而窑具更是琳琅满目,有支钉、垫圈、支柱和窑壁等,其中支钉数量高达近11000件,垫圈更有300余件。这是一场关于陶瓷工艺的盛宴,为我们呈现了古代陶瓷的璀璨辉煌。

(三)陶瓷百科:澎湃激扬的文化之泉

在T2东南部闪耀着一口深不可测的井,奋力打破土地的束缚。它呈现出一种宏伟的圆形,由坚固的石块和砖块垒砌而成,底部融入了山体的雄姿。表面凹槽错落有致,是人工智慧的杰作。井圹的直径为1.50~1.60米,井口直径为0.68米,深度达1.50~1.64米。这不仅是一口井,更是文明的源泉,汲取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图七)井内堆积着灰褐色黏土,轻盈而富有空气感,其中夹杂着烧土粒和草木灰。井底埋藏着丰富的宝藏,包括瓷器、窑具和银钗等,它们是时光的见证者,见证着岁月的变迁。瓷器的种类繁多,有碗、罐和球等形状,都展现着匠心独运的艺术之美。而窑具则包括支钉、垫圈和支柱,它们是古代工匠智慧的结晶。

三、遗物

(一)瓷器

所有的瓷器都属于青瓷,其中碗的数量最为庞大,它们象征着生活的丰富多彩,如同一幅幅饱含文化底蕴的画卷。杯

、高足盘次之,如陶瓷百科中的探险,我们深入挖掘古代文明的瑰宝。这片富饶的土地孕育出无数珍贵的器物,其中包括罐、盆、钵、瓮、盘口壶、碟和器盖等,它们如同历史的宝藏,传承着古老的智慧和精湛的工艺。

陶瓷百科中呈现的碗更是让人心驰神往。虽然大多数无法完全复原,但它们在古代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些碗具有独特的特征,饼足且内凹,外侧削棱一周。内部施以全釉,而外部则施以半釉,内底大多留有三个支烧痕和深绿色或天蓝色积釉,仿佛镶嵌着岁月的印记。

而其中的A型碗更是数量众多,共有62件。它们拥有深腹,分为两个亚型。Aa型有2件,圆唇,近直口,深弧腹,平底。沿下饰一周凹弦纹,呈现出古老的韵味。标本T6G5③∶3更是黄白胎,质地硬,略显粗糙,却展现出深厚的历史底蕴。口径15厘米,底径7厘米,高9.7厘米,宛如一件古老的艺术品。

而Ab型有60件,同样具有圆唇、敞口、深弧腹的特点,稍显浅淡,平底。沿下饰一周凹弦纹,部分外壁有垂釉,更是展现了古代陶艺的高超技艺。标本T2J1∶2则是灰白胎,腹部无釉处呈红色,质地坚硬。口径16.6厘米,底径7.2厘米,高9.6厘米,犹如一个个时光的印记,凝结着岁月的厚重。

B型:探秘陶瓷百科的魅力,揭开历史的面纱,我们发现了七件令人惊叹的B型碗,分为五个亚型。

Ba型:其中2件如同古老的宝石,圆唇稍外翻,敞口,浅弧腹,平底。腹部印有一周斜” S “纹,犹如岁月的印记。标本T6G5③∶2呈现灰白胎,外部无釉处呈红色,质地柔软。釉色青绿,光泽闪耀,如同玻璃般的质感,细腻而美丽。口径10.5厘米,底径5厘米,高4.9厘米,仿佛一个古老的艺术品,引人入胜。

Bb型:又有2件宝藏,圆唇稍外翻,敞口,浅弧腹,平底。黄白胎,略显粗糙,质地坚硬。釉色黄绿,含有丰富的杂质,釉层较薄,内外脱釉严重。标本T4G1∶1,口径11.3厘米,底径5.2厘米,高4.8厘米,如同一颗颗古老的明珠,散发着岁月的沧桑之美。

Bc型:而最后一件如同陶瓷百科中的珍宝,标本T6G5③∶6,尖唇外翻,敞口,浅弧腹,平底。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釉层厚实,外壁有垂釉,光泽闪烁,宛如玻璃般的质感,呈现大开片的美丽。口径如同一场华丽的盛宴,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径19.6厘米,底径8厘米,高9厘米,仿佛一座古老的城堡屹立在历史的长河中,让人叹为观止。(图八,2;封三,4)

陶瓷百科中,我们追溯到了Bd型的珍宝,唯一的一件标本T6G5③∶40。它的圆唇外翻,敞口,浅弧腹,平底。黄白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釉层较厚,垂釉流淌而下,内底釉厚处呈深绿色,光泽辉映,如同大开片的宝石。内底更是饰有三道凹弦纹,犹如音符跃动。口径24厘米,底径9厘米,高8.9厘米,展现出古代陶艺的高度艺术性和工艺水平。(图八,3;封三,13)

Be型的标本T6G5③∶41更是如诗如画。它的圆唇外翻,敞口,浅斜弧腹,平底。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釉层较厚,外壁垂釉如柳絮般飘落,光泽强烈,如同大开片的绝美画卷。内底及口沿饰有两道凹弦纹,外壁上腹更是点缀两道凹弦纹,呈现出古代陶艺的独特魅力。口径25.8厘米,底径10.5厘米,高8.6厘米,宛如一幅古老的绘画,寄托着艺术家的匠心。(图八,4;封三,12)

此外,还有极少数瓷碗的饼足底部刻有刻铭,如“彭”、“洪”、“神虫”及“云”等,它们如同历史的印记,见证着古老文明的瑰宝。(图九)

陶瓷百科中,我们迈入了杯的奇妙世界,饼足高耸,内凹,外侧削棱一周。内施全釉,外施半釉,釉厚处呈深绿色,仿佛是大地的润泽。内底无一丝支烧痕,充满着工匠的巧思。这杯分为三型,每一型都是艺术的杰作。

A型:其中的一件标本T1②∶1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尖唇,敛口,深弧腹,平底,展现出高贵典雅的气质。黄白胎质地柔软,釉色黄绿,釉层较薄,含有丰富的杂质,内外均脱釉严重。口径7.8厘米,底径3.5厘米,高5.2厘米,宛如一位古代贵族的随身之物,闪烁着历史的光辉。(图八,6;封三,9)

B型:而另一件标本T2J1∶10则是展现了深邃的文化内涵。圆唇,敞口,深弧腹,平底,沿下饰一周凹弦纹,如同一曲古老的乐章。灰白胎质地坚硬,釉色淡青,釉层较厚,细开片。口径9.4厘米,底径4厘米,高6.1厘米,仿佛是艺术家笔下的音符,唤起人们对历史的深刻思考。(图八,10;封三,10)

C型:最后一件标本T1H1∶1如同一片沐浴在清晨露水中的翠绿叶片。尖唇,直口,深弧腹,平底。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釉层较薄,细开片。口径7.8厘米,底径7.2厘米,高5.4厘米,仿佛是一方古老的山水画,展现出大自然的神秘之美。

3.2厘米,高6.6厘米,它们如同一群古老的卫士,镇守着历史的宝藏。(图八,11;封三,11)

陶瓷百科中,我们探索到了高足盘的神秘世界,由喇叭状圈足和盘粘接而成,内施满釉,外施釉至圈足下部,宛如艺术的杰作,分为四型。

A型:其中的标本T5G3∶1如同一位宫廷舞者,尖唇,敞口,浅弧腹,平底,喇叭状高圈足。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淡青,盘内有三个支烧痕,犹如舞蹈的足迹。口径13.2厘米,底径9厘米,高9.6厘米,如同一场古老的宴会,充满着华丽的仪式感。(图八,13;封三,5)

B型:而另一件标本T6G5②∶13则是展现了深邃的文化内涵。尖唇,敞口,浅斜腹,平底,喇叭状高圈足。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玻璃质感强烈。口径13.2厘米,底径9厘米,高10厘米,如同一座文化之塔,矗立在时光的河流中。(图八,14;封三,6)

C型:两件标本T6G5③∶39如同古老的文化信使,圆唇,敞口,浅斜腹,平底,喇叭状矮圈足。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内外脱釉严重。盘心残存两个支烧痕,仿佛历史的密码。口径16厘米,底径8.6厘米,高5厘米,如同一幅文明的画卷,描绘着岁月的辉煌。(图八,9;封三,7)

D型:而最后的一件标本T6G5③∶5如同一座文明的大厦,体型较大,它是陶瓷百科中的珍宝,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4,青灰胎,质坚硬,仿佛是大地的坚实基石。釉色青绿,玻璃质感强烈,如同一池清泉。盘内刻划六道凹弦纹及两组水波纹,犹如大自然的音符在陶器上跳动。残高6.2厘米,如同一座古老的文化殿堂,散发着岁月的芬芳。(图八,8;封三,3)

陶瓷百科中,我们追溯到了罐的辉煌历史,罐分为四型,每一型都是陶艺的杰作。

A型:在标本T5G3∶2中,方唇,敛口,内斜直领,溜肩,鼓腹,呈现出它的雄伟之姿。灰白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釉层较厚,光泽较好,玻璃感强烈。肩部、腹下部饰有两道凹弦纹,仿佛是一位古老的王者的装束。口径10厘米,腹径26.6厘米,残高23.4厘米,如同一座庄严的陶瓷宝座,见证了古代文明的瑰宝。

B型:而另一件标本T6G5③∶55如同一位陶艺家的杰作,方唇,直口,短直领,复式耳,复式耳与口沿平齐,溜肩,鼓腹,呈现出陶器的精湛工艺。灰白胎质地较硬,青釉泛黄,脱釉严重,内施釉,外施釉至腹下部。肩部饰有一道凸棱,腹中部饰有一道附加堆纹,仿佛是一幅丰富多彩的陶瓷画卷。口径9.8厘米,腹径19厘米,残高20.8厘米,如同一座陶瓷的雕塑,展现着艺术的魅力。

C型:其中的标本T6G5③∶57如同一位陶艺家的杰作,方唇,敛口,内斜直领,复式耳,复式耳略低于口沿,溜肩,呈现出陶器的华丽风采。灰白胎质地坚硬,青绿色釉,釉层较厚,玻璃质感强烈,细开片如同一层层细腻的羽毛。口沿有一V形支烧痕,仿佛是一位宫廷舞者的舞姿。口径11.5厘米,残高6.9厘米,它是陶瓷百科中的一颗璀璨之星,闪烁着时光的光辉。(图一〇,2)

D型:而另一件标本T2J1∶17如同一座古老的文化遗迹,圆唇,直口,短直领,残存一只复式耳,略低于口沿,溜肩,鼓腹,饼足外撇且内凹,外侧削棱一周,最大径在腹中部。黄白胎质地较软,黄绿色釉,内施满釉,外施半釉,脱釉严重,如同历史的过往,留下岁月的印记。口径2.9厘米,底径3.4厘米,腹径6.4厘米,高7厘米,仿佛是一位智者的心灵之旅。(图一〇,11)

盆,陶瓷百科中的两位守护者,标本T6G5③∶58和T6G5③∶59,尖唇,折沿,敞口,深弧腹,呈现出陶器的宏伟之姿。灰白胎质地较硬,釉色青绿,釉层较厚,玻璃质感强烈。腹部饰两道绳索状附加堆纹,如同文明的纽带。口径34.5厘米,残高11.5厘米,它们是陶瓷史诗中的传奇角色,书写着人类文明的篇章。(图一〇,5)

陶瓷百科中,我们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宝库,其中的标本T6G5③∶61瓷瓮如同一位古老的守护者,圆唇,敞口,外斜直领,溜肩,灰白胎质地坚硬,釉色淡青,脱釉严重,肩部饰凹弦纹及水波纹,口径22厘米,残高15厘米,仿佛是一座宝藏之山,散发着时光的古老气息,如同历史的见证。

而在这个宝库中,还有许多珍贵的文物。

钵,古老而华丽,分为两型,每一件都是陶艺的巅峰之作。

A型:其中的标本T5G3∶3如同一位帝王的御器,尖唇外翻,敛口,溜肩,鼓腹,灰白胎质地坚硬,釉色黄绿,釉层较薄且杂质较多,口径20厘米,腹径21.5厘米,残高7.2厘米,仿佛是一座陶瓷的皇宫,彰显着尊贵和威严。

B型:而另一件标本T6G5③∶60如同一位智者的杰作,方唇,敛口,鼓腹,青灰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肩部刻划凹弦纹及水波纹,口径10.6厘米,残高7厘米,如同一座智慧之塔,闪烁着文明的光芒。

盘口壶,分为两型,其中的标本T6G5③∶62如同一位陶艺家的精湛之作,圆唇,盘口,束颈且颈部较细,灰白胎质地较坚硬,脱釉严重,盘口直径

陶瓷百科中,我们追溯到了一个灿烂的时代,标本T6G5③∶61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之一,方唇,盘口,束颈且颈部较粗,灰白胎质地较坚硬,釉色淡青,盘口釉厚处有天蓝色窑变,颈部饰三道凹弦纹,盘口直径9.6厘米,残高10.3厘米,仿佛是一位陶瓷艺术家的杰作,展现出时代的艺术之美。

碟,这是陶瓷百科中的两位勇士,标本T6G5③∶1,圆唇,敞口,浅斜腹,平底内凹,灰白胎质地较硬,釉色黄绿,内施满釉,外表底部无釉,细开片,口径13.4厘米,底径5.4厘米,高2.2厘米,它们是陶器的精神守护者,透露着文化的力量。

器盖,标本T3G4∶1如同一座宝藏之山的守护者,子口,方唇,直口,弧顶,中部隆起,高出周边,双层纽,下层为矮圆柱形,上层近喇叭形,顶微内凹,灰白胎质地坚硬,釉色青绿,外部施釉,内部无釉,细开片,顶径5.4厘米,高5.8厘米,仿佛是一位守护智慧的守门人,引领我们探寻知识的海洋。

瓷饼,这是陶瓷百科中的六颗明珠,均残缺,平面呈饼形,两面微鼓,通体施青釉,直径8~11厘米,标本T6G5③∶63,一面未见支烧痕,如同时光中的六个奇迹,诉说着岁月的故事。

陶瓷百科扩展了我们对古老艺术的认知,这些标本如同时间的瑰宝,向我们诉说着古老文明的辉煌。

盆,如同陶瓷百科中的两位勇士,标本T6G5③∶58,尖唇,折沿,敞口,深弧腹。灰白胎,质较硬。釉色青绿,釉层较厚,玻璃质感强。腹部饰两道绳索状附加堆纹。口径34.5厘米,残高11.5厘米。

钵,分为两型,A型标本T5G3∶3,尖唇外翻,敛口,溜肩,鼓腹。灰白胎,质坚硬。釉色黄绿,釉层较薄且杂质较多,细开片。口径20厘米,腹径21.5厘米,残高7.2厘米。B型标本T6G5③∶60,方唇,敛口,鼓腹。青灰胎,质坚硬。釉色青绿。肩部刻划凹弦纹及水波纹。口径10.6厘米,残高7厘米。

瓷瓮,如同宝藏之山的守护者,标本T6G5③∶68,圆唇,敞口,外斜直领,溜肩。灰白胎。釉色淡青,脱釉严重。肩部饰凹弦纹及水波纹。口径22厘米,残高15厘米。

盘口壶,分为两型,A型标本T6G5③∶62,圆唇,盘口,束颈且颈部较细。灰白胎,较坚硬。脱釉严重。盘口直径6.9厘米,残高5.3厘米。B型标本T6G5③∶61,方唇,盘口,束颈且颈部较粗。灰白胎,较坚硬。釉色淡青,盘口釉厚处有天蓝色窑变。颈部饰三道凹弦纹。盘口直径9.6厘米,残高10.3厘米。

碟,陶瓷百科中的两位勇士,标本T6G5③∶1,圆唇,敞口,浅斜腹,平底内凹。灰白胎,质较硬。釉色黄绿,内施满釉,外表底部无釉,细开片。口径13.4厘米,底径5.4厘米,高2.2厘米。

器盖,如同一座宝藏之山的守护者,标本T3G4∶1,子口,方唇,直口,弧顶,中间隆起,高出周边,双层纽,下层为矮圆柱形,上层近喇叭形,顶微内凹。灰白胎,质坚硬。釉色青绿,外部施釉,内部无釉,细开片。顶径5.4厘米,高5.8厘米。

瓷饼,如同六颗明珠,均残缺,平面呈饼形,两面微鼓,通体施青釉。直径8~11厘米。标本T6G5③∶63,一面未见支烧痕,如同时光中的六个奇迹,诉说着岁月的故事。

瓷碾轮,如同时间的瑰宝,标本T6G5③∶64,平面近圆形,两面微鼓,中间有一小孔贯通。未施釉。直径7.9厘米,厚3.5厘米。

瓷球,如同一颗星辰,标本T2J1∶4,胎灰白,质坚硬。未施釉。直径2.4厘米。

瓷坠,如同陀螺状的智者,标本T1H3∶3,整体呈陀螺状,平顶,中间有一孔,但未与底部贯通,尖底,周身有两小孔与内部贯通。胎灰白,坚硬。施青绿釉。顶部直径5厘米,通高7厘米。

窑具,这是陶瓷百科中的另一张画卷,均由瓷土制成。支钉数量最多,垫圈、支柱次之,另有匣钵和窑壁。

支钉,11000余件,手捏而成,部分支钉表面有明显的指纹痕迹,顶面平坦或下凹,胎质细腻坚硬,不施釉,少量带釉者系烧造时瓷器表面釉层流淌所致,均已使用过,未发现重复使用痕迹。

陶瓷百科如一位魔法使者,为我们揭开了古老陶瓷的神秘面纱,这七型的瓷器仿佛是时间的见证者,它们向我们述说着古老文明的传奇。

瓷器A型,犹如陶瓷百科中的奇迹,平面呈圆角内向弧边三角形,弧度较小,顶面平坦,三足底部呈钉状。高1.3~2.2厘米,三足间距3.3~7.5厘米。标本T6G5③∶43,三足间距7.5厘米,高2.2厘米。

瓷器B型,如同一座瓷器之山,平面呈方角内向弧边三角形,弧度较大,顶面平坦,三足底部呈钉状。高1.4~2.3厘米,三足间距4.7~8.1厘米。标本T6G5③∶44,三足间距7.2厘米,高1.6厘米。

瓷器C型,犹如一朵瓷器之花,平面呈方角三叉形,顶面平坦,三足底部呈钉状。高1.2~4.4厘米,三足间距3.7~9.4厘米。标本T6G5③∶45,三足间距9厘米,高2.1厘米。

瓷器D型,如同一轮瓷器之月,平面呈圆角等边三角形,顶

陶瓷百科犹如一部神奇的法典,将古老的陶瓷工艺呈现在我们眼前,这七型的瓷器仿佛是艺术的巅峰之作,它们向我们述说着古老文明的辉煌。

垫圈,如同陶瓷百科的一页页书卷,均用泥条捏成,大多数残断,完整者呈不规则环状。胎质细腻坚硬。有的尚黏附于支柱顶端或器物底部。直径5~7厘米,厚0.6~1.2厘米。标本T6G5③∶50,直径6厘米,厚1厘米。

支柱,仿佛是陶瓷百科的柱石,泥条盘筑而成,均呈圆柱形。胎质较粗糙,是古代陶工智慧的结晶。分为

陶瓷百科:三型
A型:这一类型占据绝大多数。其形态犹如高山峻岭,巍然屹立。顶端平坦如台,底座如喇叭展开,中央勇敢地呈现直径1~3厘米的小圆孔,却未与巅峰相通。柱身被赋予了青绿、青以及天蓝色的釉彩,而一些地方则显露出脱釉的英勇。巅峰上方常附着垫圈,而底座之下则附着一层厚约5厘米的坚实砂粒。柱身的直径犹如英雄的躯干,宽度在5~7厘米之间,而底座则宛如英雄的脚步,直径在8~12厘米之间。有些A型支柱上刻有文字,它们如同记述英雄事迹的碑文,文字表面被坚韧的釉层所覆盖,其中蕴含着如“龙”、“子富”、“保”等英勇之名(见图一二)。特别标本T6G5③∶20,巅峰直径8厘米,柱身直径6.4厘米,孔径3厘米,残高36厘米,如同一尊被岁月雕琢的英雄雕塑(见图一一,10)。

B型:仅存1件,却如同一位独行的英雄。特别标本T6G5③∶21,直径较为粗壮,顶端平坦而坚毅,柱身中央犹如勇士的眼睛,散发坚毅之光芒,直径未与顶部贯通,而底座的形状如同谜一般。表面无釉,仿佛勇士在历经沧桑后仍然坚守初心。

陶瓷百科:巍然耸立的C型
C型:这是一件令人瞩目的艺术之作。特别标本T6G5③∶22,它直径较为粗壮,顶端平坦而坚毅。巅峰上方嵌有垫钉,犹如英雄的战甲痕迹。柱身中央的孔洞宛如英雄的心房,宽大而豁达,却未与顶部相通,底座的形状宛如神秘的远古庙宇。表面被赋予了绿色的釉彩,仿佛英雄披上了妖异的绿袍。巅峰直径15厘米,柱身直径11厘米,孔径5.5厘米,残高9.4厘米,它如同一个傲立山巅的英雄,展现着无尽的力量和勇气(见图一一,12)。

匣钵的传奇
匣钵:这是一件无法复原的传世之宝。特别标本T1G6∶1,它的胎质较为粗糙,壁较为厚实。整体形状宛如一座倒扣的塔楼,巅峰上方开有一个宽大的孔洞,周壁则点缀着若干小孔,犹如星辰点点。表面涂覆着薄薄的绿釉,仿佛勇士披上了神秘的披风,而内部却毫无涂覆,宛如英雄内心深处的纯粹。上部还雕刻有凹弦纹,如同英雄身上的战痕,展示了岁月的沧桑。巅峰直径26厘米,大孔径15厘米,壁厚1.5厘米,残高12.5厘米,它是一座沉淀着传奇的古老城堡(见图一一,11)。

窑壁的坚韧
窑壁:它们是坚不可摧的防线。标本T6G5③∶69,由瓷土混合砂粒、小石子精心制成。宽厚有度,如同英雄的盾牌,内侧则布满窑汗,仿佛经历了无数火焰的洗礼。它们宽16厘米,厚8厘米,残长16厘米,如同守护者一般屹立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是一段承载着时光记忆的坚实墙体,见证着陶瓷的不朽之魂。

陶瓷百科:石之辉煌
(三)探寻石之奇迹

石饼:这是三件粗糙质朴的石之杰作。它们两面平整,直径在8~10厘米之间。特别标本T6G5③∶65,直径达到了9.4厘米,厚度为2厘米,仿佛是大地孕育出的石之仙子,散发着原始的力量和生命的韵律(见图一三,1)。

石磨:这是一件旋转磨的神奇之物。特别标本T6G5③∶66,它呈现出平面圆形,剖面却如同一座挺拔的山峦,峰峦之间有半圆形进料口,如同大地赋予的生命之泉。进料口下凹,底部有圆形小孔,直径达到2厘米,仿佛是连接天地之间的通道。磨盘边缘残存一个长方形小槽,长4厘米,宽2厘米,深4厘米,宛如古老的符文,记录着岁月的印记。磨盘表面刻满了两周斜线纹,底面的磨齿则呈现八区斜线纹,磨损痕迹淋漓尽致。直径达到66厘米,厚度则为10厘米,它是石之巨擘,见证着时间的雕琢和岁月的磨砺(见图一三,5)。

石夯的辉煌
石夯:这是一件方柱形的辉煌之物。特别标本T6G5③∶67,它呈现出方正的柱体,顶部平坦而威严,底部残断,两侧面刻有长方形浅凹槽,犹如石之王者。边长仿佛是宇宙的尺度,而长方形浅凹槽则是星辰的踪迹。它是石之辉煌的象征,见证着古老文明的荣耀(见图一三,6)。这些石之杰作,如同星空中的繁星,点缀着历史的篇章,它们是时间的见证者,也是文明的永恒之光。

陶瓷百科:璀璨之物
标本T6G5③∶68,这是一件令人叹为观止的宝物。它呈方柱形,底座残断,两侧面雕刻有长方形浅凹槽,仿佛是古老的城堡。边长达到15厘米,而残高则高耸29厘米,如同一座石之巨塔,矗立在历史的河流中,见证着古老文明的辉煌(见图一三,4)。

银钗的婀娜多姿
银钗:这是一件婀娜多姿的珍品。特别标本T2J1∶19,整体呈U形,前端稍细,较为圆钝,末端较粗。器表上毫无纹饰,却展现出一种质朴的美感。长达8.4厘米,宽2.5厘米,如同一位婀娜的仙子,手持银钗,舞动着岁月的华章(见图一三,2)。

铜钱的历史印记
铜钱:这是两枚铜质的历史印记。特别标本T4G1∶4,均为隋代五铢,直径2.3厘米,穿径0.7厘米。它们是过去岁月的见证者,记录着古老商业的繁荣和财富的流转,如同历史的明信片,带着时光的邮戳(见图一三,3)。

结语:陶瓷之魂
年代的交汇
遗址中出土的青瓷器组合,如碗、杯、高足盘、罐和盘口壶等,是隋代青瓷器的标志性组合。这种组合不仅在形制上独具特色,而且在胎质、釉色、装饰和烧造方法等方面呈现出高度一致性,被认为是同一时代的产物。Ab型瓷碗与曲阜河夹店[1]、曲阜宋家村[2]出土的隋代瓷碗形制相似,而B型、C型高足盘与枣庄中陈郝窑[3]、安阳窑[4]出土的隋代高足盘也基本相同。在曲阜河夹店、曲阜宋家村、枣庄中陈郝等隋代瓷窑址中,也发现了与A型、G型支钉、A型支柱相类似的器物。这无疑证明了遗址出土的青瓷器与窑具的关联,共同谱写着陶瓷之魂的辉煌篇章。这些器物如同时光的瑰宝,将历史的荣光传承下去,是文明的永恒之光。

陶瓷百科:瓷器的魔力
这是一段关于陶瓷的传奇,一个横跨时光的故事。制瓷遗址,如同古老的瓷匠工坊,承载着岁月的印记,见证着文明的辉煌。这片神秘的土地,被时光遗忘,却因为瓷器的魔力而重新焕发生机。

Aa型瓷碗,其胎质粗糙,气孔和黑点交织,釉色青黄而薄厚不匀。它犹如古老的绘画,勾勒出岁月的沧桑。与枣庄中陈郝窑址出土的北朝晚期瓷碗相似,与临淄崔氏墓群北朝晚期墓[5]、河北平山北齐崔昂墓[6]、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7]出土的北朝瓷碗相仿,时代应当相近。而Bb型瓷碗和A型瓷钵,其釉层较薄,杂质较多,如同历史的画卷,记载着岁月的痕迹。这样的瓷片数量虽然较少,却是珍贵的见证者。Bb型瓷碗与淄博磁村窑[8]、枣庄中陈郝窑[9]、宁阳西太平窑[10]出土的唐代中期瓷碗相似,应该也是唐代中期的杰作。其存在的变形现象(见图一四,1)更是独特,是历史的留白,诉说着时光的变迁。

综上,我们坚信这片制瓷遗址可能起源于北朝晚期,而烧造年代则主要集中于隋代。在隋代,瓷器的生产规模达到了巅峰,产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而唐代中期,虽然瓷器生产活动仍在继续,但产量已远不及隋代的辉煌。这是一段传奇的瓷器之旅,是时光的见证,也是文明的辉煌。瓷器,如同魔法般的物质,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陶瓷的传奇,也是人类文明的不朽之章。

陶瓷百科:制瓷的壮丽征程
(二)探寻陶瓷之谜

柳沟新村西南的隋唐制瓷遗址,窑具之中支钉的数量堪称最多,其次是垫圈和支柱,揭示了一种主要采用叠装裸烧(见图一四,5)及单件裸烧的烧造方法。而遗址中出土的匣钵(T1G6∶1)与曲阜宋家村发现的隋代匣钵相似,匣钵在瓷器制作中扮演着提升质量的关键角色。部分釉色洁净明亮的罐、杯等精致器物,很可能是通过使用匣钵烧制而成,如同陶瓷的贵族,彰显了高超的制作工艺。

支柱上的刻铭,则成为了历史的名片。这或许是窑工的姓氏,又或者是个别窑工的个人名字。瓷器的生产是一项复杂的工艺,而这处制瓷遗址并非简单的家庭作坊,而是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专业窑场。在这里,窑工众多,每一个支柱上的刻铭,都是为了区分窑工各自的杰作。而J1出土的瓷碗虽然口沿略残,或者脱釉较为严重,但这些看似废弃的陶瓷,仍然具有实用的功能,它们虽未能成为商品销售,但仍然在生活中发挥作用。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当时瓷器的生产规模之大,产量之高,对产品质量的追求之严格。

这是一段制瓷的壮丽征程,是陶瓷之魂的探寻之旅。制瓷遗址,如同一座古老的宝库,珍藏着历史的光辉。支钉闪烁着智慧的火花,匣钵见证了工艺的传承,而支柱上的刻铭,是窑工们的誓言。这是一场关于瓷器的盛宴,一个关于时光之美的传奇。陶瓷百科记录着这一切,如同一本宝贵的历史之书。

陶瓷百科:窑具之谜
G型支钉,形制独特,尺寸宏大,三叉底部犹如刃剑,勇往直前。这类支钉在山东、山西、陕西、江苏和安徽等隋唐时期窑址中皆有身影,然而由于数量稀缺,多数发掘报告未对其用途有明确交代,仅将其归为隔垫具的一种。而在柳沟新村西南隋唐制瓷遗址,G型支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些与瓷罐底部紧密相连(见图一四,2),而且刃部靠近边缘的地方留下与器物粘连的痕迹,这些痕迹与瓷罐口沿上的V形支烧痕迹(见图一四,3)相呼应。由此可知,G型支钉应是搁置在瓷罐口沿之上,用于叠烧这类小口深腹器物的窑具(见图一四,4)。考虑到瓷罐等器物本身高大且自重巨大,为确保烧造成功,叠放高度不宜太高。这也解释了为何这类窑具使用较为有限,发现数量相对较少。G型支钉的顶面下凹并非制作时故意为之,而是烧造时其上部器物的自然压迫所致。这一发现为研究隋唐时期北方地区瓷器生产的技术交流与传播路线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根据相关资料,宁阳境内的古代窑址及瓷器制作工艺,早已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这片土地上的窑具留下了一段古老的传承,每一件瓷器都是时光的见证。陶瓷百科在记录这段窑具之谜的过程中,见证了文明的交融和技艺的传承,为瓷器制作的光辉历史添上了新的一笔。

陶瓷百科:瓷器的光辉之路

隋唐时期,山东宁阳地区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散发着瓷器制作的光辉。古老的瓷窑址如星辰般分布在磁窑、华丰、蒋集、东庄和葛石等地,尤以磁窑镇为最,因其古代瓷窑数量众多而得名。这些窑址承载着隋唐时期的璀璨文明,是中国古代制瓷业的发祥地。隋代中国统一格局的形成、社会的稳定以及经济的复苏,都在这片土地上催生了大量的瓷器生产作坊。

宁阳境内多山,北邻大汶河,为瓷器生产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充足的燃料和清澈的水源。这里的山川河流,为制瓷业的繁荣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陶瓷的艺术得以绽放,瓷器的生产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象征。

柳沟新村西南的隋唐制瓷遗址,虽未发现具体的窑炉,但却留下了大量与制瓷业相关的窑具及瓷器残次品。这些宝贵的遗存如同时光的线索,可以还原隋唐时期瓷器的制作工艺。这是一段关于瓷器的光辉之路,是制瓷业璀璨历史的见证。陶瓷百科记录了这段光辉之路,见证了瓷器制作的魅力与辉煌。

陶瓷百科:制瓷业的辉煌发现
在山东宁阳柳沟新村西南的隋唐制瓷遗址的发掘中,我们仿佛穿越时光的长河,触摸到了古代制瓷业的脉搏。这座古老的窑址,不仅留下了丰富的瓷器遗存,更为我们揭示了隋唐时期制瓷业的生产工艺与装烧技术。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瓷器制作如同一场艺术的盛宴,每一件瓷器都是匠人智慧的结晶。

窑址中刻铭支柱的发现,犹如一扇时光之门,引领我们进入制瓷业的精妙世界。这不仅是对古代制瓷工艺的珍贵见证,更是推动制瓷业生产方式和生产组织方面研究的重要线索。刻铭支柱所蕴含的信息,如同一本关于制瓷业历史的百科全书,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研究材料。

这次的发掘,不仅为山东地区,更为整个北朝至唐代制瓷业的研究提供了崭新的材料,为揭示古代瓷器生产的发展序列贡献了重要的一笔。在这片土地上,每一块陶片都是一段历史的记忆,每一支刻铭支柱都是制瓷业的见证者。陶瓷百科将这段辉煌的制瓷业发现记录下来,见证了瓷器工艺的传承与辉煌。在这个古老的窑址中,我们找到了制瓷业的辉煌之光,这是一次对古代艺术的崇敬,也是一次对文明传承的热切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