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冶佛像雕塑工艺精雕细刻尽显匠心

大冶佛像雕塑工艺精雕细刻尽显匠心

视频:熊克祥

走进这座扎根于铜都千年的佛寺,犹如漫步在神秘的雕塑王国中。 浓郁的樟木香气,栩栩如生的四大天王,形态各异的十八罗汉,令人眼花缭乱; 成品、半成品、木材,甚至案台上的各种雕刻刀,都是工匠们的珍品。

泥塑、下料、雕刻……飞扬的木片之中,无数精美的雕塑诞生于此。 吴元洪对他用毕生心血建立起来的雕塑艺术王国感到满意。

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

吴元洪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大冶佛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以其精湛的技艺被誉为“楚天第一雕塑”。 12日,记者在佛生堂雕塑工艺有限公司见到了正在指导工人制作佛像的吴元洪。

心灵手巧,独特的启蒙技巧

“雕塑是艺术,每一块木头都是一道风景,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你只是一块木头。” 在吴元洪眼中,制作雕塑就像是太空游戏,刀刃就像触手。 透过细小的缝隙,一划一刀,隐藏在木头里的世界一点一点被挖掘出来。

1981年,高中毕业的吴元洪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学一门手艺。 他原本打算成为一名石匠,却偶然遇见了当地的木雕师傅,学习了木雕手艺。 学习木雕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不仅要雕得好,还要精通锉刀、锤子、斧子、锯子等。 1985年,吴元洪结识了另一位来自浙江的泥塑大师,又拜他为徒。

很少有人天生就是能工巧匠; 更多的人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努力练习和热爱。 就这样,毫无艺术出身的吴元洪,靠着自己的气场和勤奋,掌握了木雕、泥塑的技法。 1995年,他创办了一个木雕工艺小作坊。

“刀艺是从伤口中磨练出来的。” 历时4年,完成500尊高约1米的罗汉木雕。 这是从一个小作坊起家的佛寺接手的第一笔订单。 四五个雕刻师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与僧人同吃同住,手上又是新伤又是旧伤。 就这样,五百罗汉的修建成功了,佛寺名声远播,受到全国各地寺庙的订单。 吴元洪成为全省唯一的佛像雕塑大师和“湖北省工艺美术名人”。 这项传统工艺还被评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传承是基础,创新是灵魂

从一个刚出世的小徒弟到赫赫有名的“楚天第一雕刻”,从一个小小的木雕工艺作坊到佛雕工艺公司。 木头上再现千年故事,刻刀下凝结生命本质。 在吴元洪的掌舵下,佛寺扬帆起航,佛教雕刻工艺自成一体。

“工匠制作一件物品的时候,也是一次心灵修炼的旅程,如果做艺术的时候总是想着赚钱,那就没有出路。” 吴元洪坚信,文化企业要学好文化“经”,立足文化传承、工匠精神。 创新是灵魂,赋予传统文化新的内涵,充分体现传统民间工艺的价值。

许多传统技艺在经过时间打磨的同时,一丝不苟的工艺也受到了电脑绘图和机器雕刻的影响。 加之老一辈雕刻艺术家相继去世,一些传统技艺难以传承,处于濒危状态。

面对这种情况,吴元洪十分担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护和发展佛教雕塑技艺。 在继承当地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将传统手工雕刻与数控机床雕刻融为一体; 引进大量技术人才和先进设备,敞开带徒之门,并与湖北大学等高校合作建立教学实习基地。 每年都有很多雕塑专业的学生来实习。

聚焦发展,直面瓶颈

真正的工匠是内心坚定的。 在传承与发展的道路上,吴元洪留下了一系列坚实的足迹。

雕塑是减法,雕塑是加法。 适当的加法和适当的减法是艺术家心中蕴含的艺术标准。 “现在人们动作太快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却是一个慢动作的东西。” 被评选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后,吴元洪感到责任更加重大。

他的三个儿子相继接过接力棒,进入木雕行业。 如何继承和发扬传统技艺,把企业做大做强,成为长子吴永振的目标; 二儿子吴永谦留学归来,在传统手工艺的基础上融入现代设计元素,创办工作室,并向大众介绍木雕技术。 在现代生活中; 三儿子精细木工技师吴永坤被授予“大冶工匠”称号。 在继承与创新的过程中,他为木雕注入了新的活力。

“年底订单增多,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渴望被用作生产车间。” 和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一样,佛圣堂也面临着发展瓶颈。 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公司现有的生产车间已不能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 尽管任重而道远,但吴元洪对传统雕塑工艺的未来充满信心。

“未来,我们不仅要坚持创作、传承技艺、培养新人,还要立足现代审美需求,不断创新,创作出更多精品。” 吴元洪准备用一生去做这件事情,在交流中发展。 发展中的“活的传承”。

来源/黄石日报

编辑/熊克祥

本期出品人/鲍俊辉 柯恒

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雕塑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