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师们都喜欢大胆发挥特别是在躯干雕刻上让你的工艺雕塑也充满创意吧

我学习工艺雕塑开启了新的挑战,今天要学习的是躯干。躯干是过渡环节,它着重研究胸腔和盆腔的结构、运动、解剖等关系。这一章难度加深,关注点更加深入。现在,我要准备工具和材料啦。小型的架子以及木条、钢丝、铁钉、棕绳都是必要的,我要精心准备。接下来就是扎躯干架子的环节,这可是很复杂的过程。首先,我需要严格测量模特儿的各项指标,如肩宽、盆骨宽、胸腔宽等等。有了这些数据,我才能按照比例扎出实际的架子。正面和侧面都要考虑到,掌握好模特儿的结构、基本形状和运动方式,才能更好的创建出动态的躯干架子。我发现在扎躯干架子时要特别注意颈窝、腰眼和耻骨的位置,因为如果没有注意这些地方可能就会露出架子,背部和肩部也有可能会掉泥。所以在侧面控制前后的躯干变化时,颈窝、胸骨前、背腰和耻骨连合这些位置要尽量少扎木块,而下颌、背部和臀部要稍稍多扎一些木块。腿部还要用两根粗铁丝扎出动态,下端固定住,再绑上长木条即可。头部与胸像架子相似,要多扎些木块,而架子尺寸则要略比模特的尺寸小些。为了扎出肩、盆骨和腿的动态,我需要注意颈窝和耻骨的位置,这些地方的连线决定了中轴的位置。而中轴上胸腔、盆腔发生了仰俯、偏倒和旋转的运动变化。你可以通过展示两肩锋和两胸角的位置,来展示胸腔的运动关系。再通过展示髂脊和大转子、耻骨的位置,来展示盆腔的运动关系。找准这几个点,才能比较准确地扎出动态。因为动态不同,对象的头、颈、胸、盆腔的关系也会有不同变化。在上大泥之前,我需要检查架子是否牢固,然后再用棕绳捆一次。当我浇一些水在上面时,这样可以增强泥的附着力。我要先用泥把架子包裹起来,压紧。接着,我会根据动态和体量加泥(与扎架子相同)。颈部、颈窝至胸骨、胸部、胸眼、盆腔下缘和耻骨等位置需要少加泥;而相对应的,颜面、肩背、腹腔和后臀需要多加泥,并拍紧。 当我在正面看时,要注意头颈动态、肩峰和锁骨、胸角的偏倒倾斜关系,髂嵴、髂嵴前缘和耻骨联合形成的盆腔动态关系,背部和脊柱的动态关系,肩胛开合关系,及髂嵴后缘与臀线的关系。 在做出一定的动态后,我需要强调出在特定动态下的基本形,包括头卵形、颈柱形、胸倒梯形、眼球形和腰正梯形。一旦我完成符合上述动态的基本形时,应该拍出大的面向。首先拍摄整个像的正面、侧面、背面、顶面、低面,以及颈、胸腔、盆腔及腿的各个面向。同时,这些基本形都产生了偏倒、扭转和仰俯,所以各个基本形之间的正面与正面扭转连接变化关系,侧面与侧面扭曲变化的关系,即同属在做到大的面向变化后,我需要将每个基本形的正面、侧面和背面作为一种连续性的面来塑造形体,即整个雕像的正面、侧面和背面。顶面和底面则被形体叠加、覆盖和打断了。这一步时,我需要留出比实际尺寸小些的体量,以便调整和深入,同时需要将泥拍紧。我还需要检查是否露架、掉泥或裂缝。如果有这些问题,我需要及时解决。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可以使用棕绳从上至下把雕像再缠一次,以增强其强度,从而可以放心地调整和深入。 接下来是塑大形的阶段。我首先需要做出大的感觉。比如,我需要确定对象是长脸还是宽脸,是细长脖子还是短粗脖子,胸腔体量大还是盆腔体量大,躯干是壮还是瘦,胸是厚还是薄,腿是粗还是细,还需要注意肌肉发达的程度等。然后根据比例进行校对,随后调整动态和重心,注意头、颈、胸、盆的衔接。我需要确保不出现局部动态正确,而整体之间相互错位的情况。 接着,我需要调整对称感觉。这包括左右对称感觉和前后对称感觉,以确保整体形态协调。我还需要注意线条的流畅性,把各个部位的线条连贯起来,使得雕像造型自然流畅。我需要通过使用线垂、卡尺或者在像上画线来矫正右、前后和上下的对称。这不仅指长度和高度的对称,同时也考虑到面积和体积的对称。我需要调整和明确大面向,增加过渡面。大面向内还包含一些小面向,这些面向互相穿插、扭转,变化丰富。在保证不破坏面的基础上,我需要增加这种小面和过渡面的塑造,使形体更具活力而不会显得死板和僵化。 大的解剖结构如锁骨胸骨、胸廓、髋骨、大转子、耻骨联合、脊柱、肩胛、舱骨、肱骨和股骨、胸锁乳突肌、胸大肌、腹直肌、腹外斜肌、斜方肌、背阔肌、三角肌、骶脊骨、臂中肌、臀大肌、股直肌、股内肌、股外肌、股四头肌等。我应该基本上做出它们的起止位置,同时特别注意它们与基本形的关系。 深入的阶段,我需要反复调整大关系、面向、解剖、软硬、挤压、拉扯和毛发的变化,进一步深入刻画,使雕塑更生动、更丰富。在比例动态、重心和体量相对正确的基础上,我需要进一步深入塑造对象的细节,如头部的五官。我需要更好地理解和把握形体的解剖结构,加以描述和表现,这是强解的关键。为了让雕塑更加准确,我需要注意一些剖结构,例如肩峰、胧骨头、锁骨、胸骨、胸角、髂嵴、耻骨、大转子、第七颈椎、骶骨、肩胛骨等等。我需要强调这些骨点的形状和硬度,特别是关节部位,以展现内在结构和运动变化。 此外,我需要更准确地表现解剖结构。例如咬肌、面胛肌、口轮匝肌、胸锁乳突肌、喉结、腹直肌、腹外斜肌、臀中肌、三角肌、斜方肌、背阔肌、骶脊骨、股直肌、股外肌、股内肌、股四头肌等主要的肌肉。这些肌肉在皮表上展现出来,其厚度、宽度、起始和结束的位置、紧张和松弛的程度、挤压和扭曲的变形对于外形的刻画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我需要深入刻画骨与骨、骨与肌肉、肌肉与肌肉之间的覆盖、穿插、疏密和节奏,表现软硬变化。 我还需要更丰富地处理表面肌理。我要注意头发、眉毛、体毛和皮肤表面肌理的变化,例如头发的厚度、密度、疏松程度、眉毛的稀疏和长度以及皮肤的光滑和皱纹,处理皮肤的走向,同时也要考虑皮肤由于覆盖的骨点和肉的软硬程度和厚度不同,可能会产生不同的表面形态。不同的工具和塑造手段也会导致不同的表面肌理和材质肌理。到雕塑的整体关系的统一与调整。由于在前一步中,我已经深入地研究了局部形体的塑造,现在在这一步中,需要从局部出发,多从整体角度进行调整。 首先,我需要注意到运动的节奏感,要让它一气呵成,有时候我对局部节奏进行处理得很好,但总体节奏和主旋律被打断了或停顿了,这就需要调整局部节奏,以明确主旋律。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既有小节奏变化,又不违背大旋律。同时,我还要注意具体的动态、躯体的扭转、力度的大小、动作的开合、肌肉的挤压变形等问题。 另外,我需要注意局部细节刻画是否破坏了整体关系,局部解剖与总体解剖是否相等,还要调整对比关系,例如关节与骨肉的关系,硬度与柔软度、方形与圆形、松散与紧密等,不能强调不该强调的,也不能削弱不该削弱的。因此,我应该先确定整体的强弱关系,然后再去处理里面的变化。也许我还需要去掉一些已经很精彩的东西。 调整表面肌理,调整人物气质、对象特征以及作者的风格和处理手法等都是不可或缺的。最后,我需要再次回到整体关系的统一与调整这个问题上,这是确保雕塑能够完美的呈现出来的关键所在。在雕塑完成之后,我需要过头来检查一下比例、动态、重心和体量等关系是否正确。我不能认为纯粹的雕塑完工代表着完整性,也不能因为雕塑部分残缺就否认完整性,真正的完整性是指整体形与神的结合已经达到了完善,同时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也已经体现在作品中了。 以上几点因素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之间相互关联和相互影响,因此整个调整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反复削减和增加的过程。这也是一个多思考少动手的过程,往往需要不断地修改,反复调整无数次,才能取得满意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