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挚介绍:陈荣春,号鑫玉,笔名墨生人,现为中华传统工艺大师,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名人,泉州市高层次人才,中国国家工美协会雕刻委员会委员,同时是《陶瓷·精雕微塑》课题创立者。1972年出生于福建永春,多年来致力于德化白瓷艺术创作,为其赋予了“精雕微塑”的完美表现。

早在15岁时,陈荣春便开始学习德化白瓷工艺,并坚持追求创新与进步,如今已超过三十年。他的佛造像作品更是传达了庄严肃穆之美,同时也诠释了他对生活的真实关注与情感表达。



陈荣春的作品《如意瓶观音》属于何派风格,这件作品充分展现了他对传统工艺的深刻思考和对当下审美理解的敏锐把握。 他在少年时期就深入三大古瓷都德化学艺,被德化明代瓷圣何朝宗的风格所震撼,学习前人技法心得,传承先贤遗志,并在多年的创作中融会贯通。他的作品代表了当前中国工艺美术的最高水平,因此入选了第三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

这件作品曾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并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成为2016年度全国唯一入藏的白瓷作品。它是一件独特的艺术品,体现了精湛的工艺技艺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这些图像既是这件艺术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它神秘和神奇的气质的反映。

这件作品《自·在》由陈荣春创作,它标志着他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南北朝佛教造像。他的创作并不满足于延续德化传统的何派风格,而是拓展了新的创作方向。

陈荣春在一次偶然中读到了关于麦积山石窟造像的画册,并在第一时间被深深地震撼。这个经历让他长时间思考,他认为德化千年的传统已经不足以满足他的创作需求。因此,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艺术领域,去创作更有深度、有内涵的作品。他反复质问自己内心,意识到仅使用老一套的何派造像已经不能满足他对于时下审美和对于现实生活的反思。这种方式甚至让他的创作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他开始学习南北朝造像的风格,并结合自己的理解和技巧进行创作。

作品《自·在》汲取了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44号窟正壁主佛造像的造型特点,这个素有东方蒙娜丽莎之称的造像原本展现的是女性形象。陈荣春将其塑造为跏趺座白衣观音像,左手下垂施与愿印,右手上抬施无畏印。此外,他还添加了观音造像常见的风帽,略去了原造像头上右水涡纹高肉髻。通过修整手法、柔化线条、更明显的层次变化,以及富有装饰性趣味的线条转化为轻盈、柔软的审美观感,他成功地将作品注入更为深刻和有意义的内涵。陈荣春的整尊造像在上至下的设计是由简单到繁琐的过程。这个设计通过与德化白瓷温润莹洁的材质巧妙地结合,使整个造像在视觉上像一束水柱般自然流淌倾泻,瞬间给予观者无上清凉的感受,让内心平静下来。

麦积山石窟44号窟主佛造像

  2018年8月,他花费一年多的时间创作了白瓷微塑再造他山·十八罗汉组雕作品。在这个作品中,他再次展示出自己国内最高水平的工艺美术创作水平,并被选入第四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该作品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得到了广泛的赞誉。这些照片表现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然美景。这些景色不仅令人心旷神怡,同时也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和壮美。这些照片中的每一帧都描绘了大自然的精粹,将其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些照片是一个提醒,提醒我们要珍惜这个美丽的世界,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这组陈荣春的雕塑作品《再造他山·十八罗汉组雕》是他花费一年多的时间创作而成的。这些作品是在他对细节刻画雕塑的关注下而产生的灵感。因为各种缘由未能如愿,他放弃了这个想法。直到近几年,他重新提出并开始进行创作。陈荣春陆续创作了几件罗汉单品后,开始勾勒出创作一组十八罗汉组雕的构想。这个耗时一年多的全身心投入的创作过程,彰显了他对雕塑艺术的热爱和对自己承诺的信念。这组雕塑作品的亮相,是对他二十多年前想法的最好验证。问:请分享一下《再造他山》这件杰作的创作历程和创作理念。

陈荣春回答道: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其实就像是一步一步的递进,最初的灵感源于创作十八罗汉微塑的想法,我一直奉行的是“尽精微,致广大”的艺术理念,而后又思考如何将十八件罗汉有机地串联在一起。我联想到佛教中的“须弥山”,又联想到太湖石,甚至更细的“佛窟”形式,慢慢地完成了整件作品的构思。虽然创作过程中也有很多挣扎和否定,例如“须弥山”和罗汉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我最终还是保留了太湖石的构想。

在处理手法方面,我使用汉白玉瓷泥进行实心雕塑,用尽了最大的努力去雕刻细节,无论是大的骨骼和肌肉,还是小得如罗汉的指甲、法器、佛珠、牙齿、眼珠等等。甚至在托塔罗汉手中的宝塔门窗上,也雕刻了仅有3毫米大小的瓦片。而笑狮罗汉嬉戏狮子的牙齿、虎纹都十分细腻。这次创作,我一直追求完美,尽可能地把自己的理念和技艺表达到作品中。

问:请介绍一下这件杰作的太湖石质感和构造形态,以及背后的寓意。

陈荣春回答道:整件作品的串联形态是靠质感和空间形态的解构和重塑来实现的。我们使用太湖石作为主要材料,通过四面大切面的处理,强调了整件作品的力量感和空间关系的转换。太湖石的重塑形态错层或是空洞,与莫高佛窟的形式异曲同工。它们都以自然的形态表现出中国传统文人意趣和历史文化的经典。这也是为什么我取名为“再造他山”的原因。

最后,可以让陈老师谈谈“精雕微塑”这门技艺吗?

陈荣春说:“陶瓷微塑”这门技艺的历史非常悠久,现在在许多博物馆中还可以看到存世的作品。但这门技艺难度极大,不仅需要考验雕塑家的心性,还需要娴熟的技巧和对泥土干湿度的把握,因此很少有艺术家能够精通这门技艺。

精雕微塑是我近年来主要创作的主题。在我看来,精不仅涵盖了作品创作前的精心设计,还有作品完成后的精美细致。雕则强调了对细节的深入刻画和不懈雕琢。微体现在作品中错综复杂的各种微妙关系,以及作品尺寸的微小精巧。而塑则是强调由添加而成的创作过程,区别于像木雕、石雕等需要进行减法创作的工艺。

芭蕉罗汉局部展示

芭蕉罗汉和香烟的对比图

  

芭蕉罗汉局部展示——与芝麻粒大小相仿的指甲

笑狮罗汉局部展示——面露微笑的罗汉,散发着庄严和欢乐的气息

  

降龙罗汉局部展示——浑身霸气的罗汉,以豁达的心态战胜一切难题

  

罗汉局部展示——庄严肃穆的罗汉,散发着无穷的智慧和慈悲

  

罗汉局部展示——不动如山的罗汉,以内心的平静化解浮躁和纷扰

欢喜罗汉局部展示——抱着宝藏的罗汉,传递着人生的喜悦和温情

  

伏虎罗汉局部展示——凝视前方的罗汉,以定力和勇气驯服内心的猛虎

  

布袋罗汉局部展示——手捧布袋的罗汉,传递着俭朴、随和和豁达的生活态度

  

证道罗汉局部展示——指向天空的罗汉,以智慧和慈悲证明世间的真相和意义

骑象罗汉局部展示——坐在大象上的罗汉,代表了在生命旅程中的勇敢和慷慨

  

挖耳罗汉局部展示——用指甲挖耳的罗汉,象征着对内心显微镜般的观察和净化

  

看门罗汉局部展示——手扶寺门的罗汉,守护着佛法和众生的安宁和福祉

  

看门罗汉局部展示——携水斗守门的罗汉,彰显着自我养成和关怀他人的精神

持杖罗汉局部展示——手握锡杖的罗汉,寓意着在修行中的坚定意志和果敢态度

  

开心罗汉局部展示——欢笑开怀的罗汉,传达着有情人修行路上的欢乐和轻松

  

举钵罗汉局部展示——手举钵盂的罗汉,象征着心系众生和以人为本的菩萨精神

  

长眉罗汉局部展示——长眉低头的罗汉,体现出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和感悟

探手罗汉局部展示——伸出手探求真理的罗汉,代表着对智慧之门的求索和追寻

  

过汉局部展示——趟着流水的罗汉,寓意着在修行路上的艰辛和坚韧不拔

  

托塔罗汉局部展示——举起塔座的罗汉,象征着托举命运和拨开迷雾的力量和能力

坐鹿罗汉局部展示——骑在鹿背上的罗汉,代表着平和与和谐的内心境界

  

静思罗汉局部展示——深静内省的罗汉,传递出禅修和冥想的效益和价值

  

香烟与静思罗汉对比——香烟火苗的烬余和静思罗汉的境界相比较,显得微不足道

作品《坐看云起时》——这件作品展现了作者对于生活与自然的深入思考,同时也呈现出一种宁静与内心深处的平和。

   该作品曾在多个重要展览上展出:

2018年11月,在福建环球工艺城百佛艺术作品展中展出;

2018年8月,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第四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中展出;

2018年5月,在西安曲江国际会议中心守艺长安·百艺千匠进长安交流展中展出;

2017年9月,在安徽九华山国际会展中心的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上展出。

该作品曾在多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展览中展出,极大地展示了作品的艺术价值:

2018年,在福建环球工艺城百佛艺术作品展中进行展出;

2016年7月,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第三届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上展出;

2015年10月在杭州精英汇艺术中心举办的“合十艺术名家邀请展”中展出。这些展览为观众提供了欣赏并了解该作品深刻内涵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