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田文义雕塑家刘开渠与成都的不解之缘

人物 田文义雕塑家刘开渠与成都的不解之缘

文/田文一

在名人辈出的成都,唯一保存完好并向公众开放展示的名人故居就是李劼人故居。

1939年,为躲避日军轰炸,杰仁先生在当时比较偏僻的东郊狮子山脚下买了一小块地,盖了一个破旧的院子,有两三间茅草屋。 。 一家人从城里的桂花巷搬到了这里。

毕竟他是一个学者。 因为他的门前有一个浅浅的小池塘。 池塘里,长着未被泥土玷污的莲藕。 池塘边的树上有昆虫和鸟类筑的巢。 杰仁先生将这个洞穴的名字叫做“灵巢”,颇有诗意,又略带忧伤。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岭巢多次整修、修葺,最终成为杰人故居,占地4.95亩,包括主屋及配套建筑共约2000平方米。 。

从外观上看,这是一座独特、典型、具有川西乡村韵味的四合院。 龙门子(四川话,门)不大,但有开间有檐,古朴典雅; 上面的匾额上刻着“令狐”二字,工整流畅。 院内曲径通幽,溪流潺潺,花香鸟鸣,浓荫密布。 主人当年种下的一些树木,早已变成了森林。 主楼和两侧的配套建筑展示着临摹名家字画的中式房屋,以及红柱茅草顶的茅草亭。 它们都掩映在绿树红花之中,散发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令人遐想。

杰人故居于1974年对外开放,1984年成为成都市八景之一。 1991年被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不久正式更名为“李劼人故居纪念馆”。 它正式向公众开放,不收取入场费。

作为一名媒体人,自从任杰故居对外开放以来,我多次采访了从北京回来、在中联部工作的任杰之女李梅。这些年来。 文章形成后,多次发表在《文学新闻》、《四川日报》、《四川政协报》等报刊上,文章《岭巢的回忆》多次获奖。

几年前搬家了。 新家离任杰故居很近,所以去的次数比较多。 多次在故居寻找,我的认识越来越深刻; 仔细聆听、提问,我发现,在大时代的动乱中诞生的杰人故居,有着深厚的内涵和内涵。

任杰先生的代表作是“大河三部曲”,由《静水波涛》、《暴风雨前》、《大浪》三部小说组成。 这是在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的大背景下进行的。作者描述了成都和成都附近的天惠镇的故事; 在生动地展开几件重大事件的同时,他也像刀一样雕刻出许多令人难忘的场景。 ,一个很有四川情怀的人物。 《河流三部曲》是一部具有史诗意义的巨作。 任杰先生因此而名声大噪。 郭敏若称他为“中国的左拉”。

事实上,被誉为“多面手”的郭敏若和大作家李劼人一样,后来分别留学日本、法国、德国。 他们成为了伟大的生物学家周太玄、伟大的数学家魏时祯、伟大的音乐家王光启。 他们都是成都石狮中学毕业的同学。

现在的这所国家重点中学有着悠久而光辉的历史:其前身是西汉景帝末年(约公元141年)蜀郡太守文翁创办的“石室精舍”。 由于文翁在蜀建学成功,文风兴盛。 不久,大批人才出蜀,追击齐鲁。 齐鲁有“一山(泰山)、一水(黄河)、一圣人(孔子)”,四川有“山多水多,人才多”的说法,不无道理。

他们是同一所石狮中学、同一个班级毕业的同学。 虽然后来他们从事的专业不同,但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他们就像一群冉冉升起的新星,备受瞩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有深厚的文化文学底蕴。 他们都是当时颇具影响力的“青年中国会”的成员和将领。 有些人,如王光启,是该协会的创始人之一。

这里,我们不妨以后来成为伟大生物学家的周泰轩在法国留学期间穿越印度洋时所写的一首诗《横渡印度洋》为例——1919年发表在《青年中国》上——

圆天遮海,黑水撑孤舟。

远处看不到山,那边只有云。

看不见任何树木,只有水面上的海鸥。

有非洲,有欧洲,

我美丽可爱的家乡就在我的脑后!

不敢回头,不敢回头,

狂风大作,雪浪打在船头。

呼啸声吹散了白天的云雾。

毫无疑问,这首怀念故乡、情感深厚、清雅工整、意味深长、雅俗共赏的诗句,将穿越时空,引起人们心中的广泛共鸣和反响。 就是那样子。

后来因写《谁是最可爱的人》而出名,还以笔名“红杨树”写诗的著名军事作家魏巍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当他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当他他在河南家乡读书时,偶然看到了周太玄的诗。 就像被子弹击中一样。 他不仅爱不释手,还深深感受到了诗词文学难以言喻的魅力。 正是周太轩的这首诗直接引导和推动了他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

我曾多次前往劼人故居寻找、打听,最新得到的结果是,栩栩如生的汉白玉半身雕塑李劼人,放置在庭院正中央,透过门就能看到,与雕塑家刘开渠有着一段感人的故事。 而刘开渠与成都有着不解之缘。

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范奇云_雕塑名家刘焕章/

这尊李劼人汉白玉半身像是刘开渠晚年为成都完成的最后一件杰作。 他一生共为成都完成了11件雕塑作品。

刘开渠(1903-1993),江苏徐州萧县人,早年毕业于北平美术专科学校,曾任杭州美术图书馆馆长。 后赴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深造。 随着抗日战争的兴起,他放弃了前途光明的六年学业,回国担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在此期间,他创作了《伏虎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等大量抗战题材雕塑,充分展现了他的艺术专长和实力:这是中西融合雕塑作品手法写实,造型简洁、生动、传神。 精确的。

后来他在成都铸造了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又名川军抗战无名英雄纪念碑),以及民族英雄纪念碑和“胜利渡口”浮雕。新中国成立后,他率先创作了《长江流域,解放全中国》。 都相当引人注目,也都充分展现了他的创作专长和实力。

1938年,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刘开渠随所在的杭州国立艺专迁往成都。 不久,学校搬到了昆明,他留在成都,因为妻子生孩子需要照顾。 这与成都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

抗战时期,四川共出动军队350万人,伤亡64万人; 无论是出兵人数还是伤亡人数都是全国最多的。 当时,平均每十五、六个四川人中就有一个在前线作战; 川军派出的兵力和伤亡人数占全国总兵力和伤亡人数的五分之一。 在抗战最困难的时期,仅四川省就支援了全国财政总支出的三分之一。 其多项指标也在全国名列前茅。

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刘焕章_雕塑名家范奇云/

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范奇云_雕塑名家刘焕章/

1937年深秋,除了中央军以外的所有杂军中,装备最差的川军还穿着单衣和短裤。 在气候温和的四川,我们还是可以凑合一下的。 然而,当日军南侵时,国家和民族却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原本主打内战的川军,在民族大义的鼓舞下,犹如浴火重生的凤凰,不管怎样,三个军组成了约三十万人的军队。 22军迅速由陆路出川,越过“入川之路难如登天”的秦岭,增援风凛冽、水薄山高的晋北前线很冷。 随后,由数十万川军组成的第23军,由水路离开四川,越过“猿猴不能两栖”的长江三峡,迅速奔赴东南战场,保卫南京。一时之间,“无江不成军”。 至此,川军大部分出川抗日。

这些出来四川打仗的川军,身穿单衣,短裤,打底裤,草鞋,头戴帽子,手持大刀,手持劣质步枪。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枪上的瞄准器都是歪斜的,还有一些人的枪管松动了。 他们行军匆匆。 这时候就得用细绳把枪绑紧,不然枪就会掉下来。 这种武器可以用来吓鸟,也可以用来追兔子上山。 然而,在完全没有装备抗日的条件下,川军英勇作战,取得辉煌战果,伤亡惨重,不屈不挠。 震惊诸天万神。

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范奇云_雕塑名家刘焕章/

1938年初,战略地位重要的鲁南腾县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保卫战。 川军抗战名将、第22集团军第122师师长王明章将军毅然接受了作战任务。 他率领不足4000人的部队,装备劣质武器,坚守滕县的战略要地。 他不仅在人数上有优势,而且在武器装备上也比川军更胜一筹。 性格迥异的日军精锐部队进行了四天三夜的艰苦防御战、拉锯战、浴血奋战。 最终,在全军的壮烈牺牲下,超额完成了阻击敌军的使命,确保了台儿庄的胜利,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这极大地鼓舞和震撼了全国军民,在国际上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当时34岁的刘开渠与牺牲的王明章将军同岁,这让他对为国捐躯的王明章有了更深的认识。

恰巧熊佛西和徐悲鸿介绍他为王铭章塑像,他毅然接受。

过去,雕塑的材料要么是粘土,要么是石头。 这一次,他第一次使用铜。 雕塑地点不是皇家陵园、寺庙,雕塑也不是神、菩萨、罗汉。 这就像几年前回国时蔡元培陪他去见鲁迅一样,鲁迅说:“以前只雕塑菩萨,现在轮到人了”。

雕塑名家刘焕章_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范奇云/

摄影:陈明耀

刘开渠设想的雕塑是:炮火猛烈的战场上,王明章将军骑着高大的战马。 将军握着缰绳,战马扬起前蹄。 马上的将领高举双手,大喝一声指挥军队。 以一敌十、勇往直前、奋勇杀敌的激烈战斗场面。

整个雕塑过程中,刘开渠非常亲力亲为,甚至连砂铸、铸铜都如此。 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为他当模特的年轻川军战士和为他做饭的厨师相继在日军轰炸中丧生。 但刘开渠置若罔闻,信心和决心从未动摇。

他最终成功铸造雕刻了王明章将军的雕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雕像高一尺二尺,底座四尺,高三尺。 周围镌刻着八个铿锵有力的大字:“威严万古,祭祀阵亡将士”。 这尊栩栩如生的马背上奋战、展现精神的王明章铜像矗立在成都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照亮了成都阴沉的天空,振奋人心。 这是成都乃至全国首座青铜城市雕塑。 这是成都的骄傲,也是全国的骄傲。

至此,刘开渠为成都创作了11尊传达他精神的雕像。

1939年,少城公园内树立王明章雕像。

1939年,在中山公园(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劳动人民文化宫)竖立为国捐躯的饶国华将军雕像。 饶国华是时任第七战区司令员、第23集团军总司令刘翔麾下第145师师长。 1937年奉命坚守广德前线。 与规模比自己大数倍、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坦克的日军激战多日后,最终因实力悬殊,广德沦陷。 饶师傅悲痛欲绝,拔枪自杀。 他此前留下遗书:“广德地处战略要地,不忍落入敌手,遂决意与城共存亡。” 他去世时年仅43岁。

1939年,蒋介石雕像在北郊场的中央军事学院竖立。 雕像高8米,底座高5米。 新中国成立后被毁。 1969年,在原址上竖立了毛泽东水泥雕像。

1943年,为邓锡侯将军和当地名人尹中熙、兰文彬塑像。

1944年,在东城门洞立抗战川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1945年,建成李家瑜将军雕像。 这是继抗战司令员张自忠在前线督战、战斗至死后,第二位战死沙场的集团军司令员。 国民党政府追授他二级陆军上将军衔。 在成都,他是继刘翔之后第一位举行国葬并入住烈士陵园的将军。 这座雕像矗立在绍城公园内。

1948年,春熙路树立孙中山雕像。 这是刘开渠第二次为孙中山塑像。 第一次为孙中山塑像。 这次他创作了孙中山的雕像,身着长袍,坐在正宗中式硬背木椅上,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方略文件,沉思冥想。

新中国成立后,杜甫草堂内树立了杜甫雕像。

矗立于杰人故居的李杰人汉白玉半身像,是刘开渠晚年为成都雕刻的最后一座雕像。

在这11座雕像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雕像高2米,底座高5米。 雕像是一位从四川出来的抗日战士。 他身材瘦弱,意志坚定。 他穿着破烂的草鞋、短裤、老式军装单衣和打底裤。 胸前挂着两枚木柄手榴弹,背着大刀和斗笠。 他手里拿着一把旧步枪,手里拿着刺刀。 他身体前倾,脸庞正视前方,眼中闪烁着仇恨和愤怒。 他似乎在冲锋,大喊着要杀敌,颇为震撼。

雕塑名家范奇云_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刘焕章/

关于这座雕像还有一个传说,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世人的人心。

这座雕像后来从少城公园移至万年战场,这里是川军出川抗日的第一站。 1945年的冬天,万年茶馆里庆祝胜利的欢笑声刚刚随着鞭炮的炊烟消散。 这天晚上,这个最大、茶客最多、最后离开的茶馆也散了。 那是一个相当寒冷的深夜。 卖汤圆的二爸爸王先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他穿着厚厚的圆棉袍,提着烤篮,弯着腰,一脚蹬着回家,脑子里还沉浸在刚刚读的故事里。 人们在气氛中酝酿意境。 当晚,说书人讲的是王明章将军率部在滕县浴血奋战的事……

这时,一名小川士兵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这让王二的父亲停下脚步,吓了一跳。 小川兵只有十六、十七岁,衣服又薄又破烂。 他背着斗笠和大刀,肩上扛着一把老式步枪。 小川冰脸色发黄,又饿又瘦,仿佛走了很远的路。 他的脸布满灰尘,又冷又饿。

王爸爸震惊又受伤。 他误以为是米娃子快要死了,就说:“你妈妈一直在等你回来,她一直等你到死,却没有等到你!” 天这么冷,只穿这么少的衣服?

“叔叔,我不怕冷。” 肖兵用川北话说道:“我就是饿了,实在受不了了,就想吃一口我们的四川汤圆。”

“是啊是啊。”王二的父亲连连说道。 他领着小船兵进了屋,让正在关灯关屋的儿媳妇玉兰赶紧煮一碗汤圆给小弟弟吃,说他饿坏了。 玉兰突然抬起头,看到小川冰站在她面前。 她不禁感到悲伤。 她想到了她的哥哥。 八年前,他的哥哥当兵去四川抗日。 他还没回来,害得他在乡下的母亲哭得双目失明。

一碗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很快就煮熟了,放到了小川冰的手里。 小川兵的胃感觉没有底,一碗又一碗地吃着。 王二的父亲正想劝小川阻止士兵,可是人在哪里? 寒风吹过,门前挂着的红灯笼忽明忽暗。 烛液顺着灯笼里的大红蜡烛流了下来,在寒风中迅速凝结,如同凝固的泪水。 ,状况十分悲惨。 王二的父亲知道,今晚回来的就是川军英雄。

从此,镇上各家茶馆、酒楼、宾馆、粽子店等服务业每晚都开门迎客,迎接在前线牺牲的数十万川军将士的归来。

星星变了,大海也变了。

每次看到人民公园外的抗战川军阵亡将士纪念碑,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一次次落泪。

周围的一切反差如此强烈,现代气息扑面而来,包括人们的穿着打扮。 有些人从他身边经过,却视而不见,仿佛与他们无关。 仔细一看,站在高地上,拿着相当低劣的刺刀冲锋的川军士兵,却是从容淡定,没有半点世俗气息。 相反,他们拥有钢铁般的意志、电光般的眼睛、火焰般的骄傲。

我终于明白了我流泪的原因。 正如伟大诗人艾青所说:“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充满泪水,那是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你。”

刘开渠在雕刻这座雕像时,为了尽可能真实,他以一名川军低级军官为模型。 该工程于1944年“七七事变”前夕、抗战胜利前夕竣工。 不幸的是,雕像在那次运动中被毁。 1989年,改革开放期间,刘开渠为抗战川军阵亡将士重建了这座纪念碑。 这既是当时成都方面的强烈要求,也是刘开渠的自愿决定。

20世纪80年代,成都有关方面派人带着数千元钱到北京寻找刘开渠老人,希望他为李劼人塑像。 当时有一个专门的词“万元户”,意思是凡是拥有一万元的人就算是有钱人了。 那时候钱很值钱,几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

刘开渠毫不犹豫地同意为李劼人塑像,但坚持不接受成都送来的几千块钱,一分钱也不收。 看到成都来的客人一脸困惑和遗憾,刘开渠给他们讲述了他和李劼人、韦时珍在法国留学时的故事。

有一次,魏时珍生病了。 病愈后,充满成都人固有幽默感的李劼人对韦时祯说,如果你这次病死了,不用说,我得给你写墓志铭了。 魏时祯不服气,两个朋友就发生了争执。 旁边的刘开渠笑着说,我比你小。 看来,最后还是要我为你们两个做雕像了……谁知一语成谶,现在为李劼人做雕像的任务就是刘开渠了。

如今,一推开李劼人故居大门,就能看到李劼人汉白玉半身雕像。 像是杰人先生在里面迎接客人,又像是杰人先生在用他的诗意集中展示他的故居。

就这样,与成都有着不解之缘的雕塑大师刘开渠,成功创作了解人先生的汉白玉半身像,也为他在成都的雕塑创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刘开渠一生为成都留下了11座造型独特、色彩独特的雕塑。 据我所知,现存的有春熙路人民公园旁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孙中山袍袍坐像被移到了孙中山骑马像上。将军在新都桂湖公园,王明章将军的故乡。 茅草屋内,诗人杜甫秋风吟诗的雕像至今未变。 其他的,不清楚。

我想,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如果成都能够有计划、集中地展示刘开渠先生创作的这些成都雕像,让伟大时代的历史事件在这里汇聚,会是怎样的奇观和景象?会是宏伟吗? 一个深刻的启示。 这里,有成都自己的历史,也有中国近代城市最早的雕塑的明显印记。 这将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关于作者】

田文怡,资深媒体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连续三届巴金文学院创作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