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充仁从土山湾走向世界的雕塑大师

张充仁从土山湾走向世界的雕塑大师

1988年,张充仁(右)为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塑像/

1988年,张充仁(右)为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制作雕像

陈耀旺

◎ 今年是张充仁逝世15周年。 在纪念张充仁的同时,让我们不要忘记土山湾孤儿工艺院对他16年来的培育和培育之恩。 张充仁是24部《丁丁历险记》中唯一的真人。 张充仁是我国现代雕塑艺术的奠基人之一。 西方有超过十亿人认识并钦佩他。 他的作品影响了几代人。 张充仁将西方艺术引入中国,也将中国文化的精髓带到了西方。 他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也是第一位进入欧洲并受到欣赏的中国雕塑家。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法国馆展出了镇馆之宝——雕塑家罗丹的7件原创雕塑; 2011年法国在上海举办的“毕加索中国展”中,又展出了62件毕加索真品。 这两位世界顶级艺术大师大家都很熟悉; 但他们不知道,在“世界艺术之都”——巴黎的法国国家美术馆里,还有一件来自上海艺术家的手模,还有罗丹和毕加索的手模并置在一起,那就是中国雕塑大师张充仁。

张充仁是我国现代雕塑艺术的奠基人之一,影响了几代人; 但在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他的艺术生涯并不顺利,在文学界几乎无人知晓。 “文化大革命”期间,他遭到残酷迫害,大量作品被砸毁。 在悲伤和无助之中,他没有感到沮丧,仍然坚持自己独特的艺术追求,默默耕耘,创作了大量符合时代精神的架上雕塑和绘画精品,反映了那些特殊的岁月。 。 “改革开放”,让张充仁犹如枯树春天。 他已经看到了暮春,但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已经过了退休年龄。

1981年,张充仁应邀访问比利时,受到国宾待遇。 1985年,法国总统密特朗的夫人丹尼尔·密特朗来华,亲自邀请张充仁来巴黎讲学。 尽管已年近80岁,但张充仁对艺术的坚持和追求,让张充仁义无反顾地西行欧洲,再创辉煌。 他在法国为埃尔热和克洛德·德彪西制作雕像。 就连法国总统密特朗和摩纳哥国家元首兰尼埃三世都破例要求张充仁为他们制作雕像。 “张充仁热”在欧洲再次掀起。 在他的盛名之下,张先生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祖国。 他热心弘扬中华文化,在欧洲宣传真实的中国; 创作雕塑《中国回归赵》庆祝香港回归。 张充仁1998年在巴黎病逝,享年91岁。法国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历史不公与国内外认识差距

张充仁将西方艺术引入中国,也将中国文化的精髓带到了西方。 他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也是第一位进入欧洲并受到欣赏的中国雕塑家。 如今,他创作的雕塑矗立在布鲁塞尔百年宫之巅,供奉在巴黎爱丽舍宫和德彪西纪念馆,矗立在文化名城昂古莱姆和上海的淮海路畔; 毕加索的手部模型并排陈列在法国的博物馆里; 比利时首都矗立着一座“中国张”的铜像,他的名字刻在一块巨石上。 他以雕塑和绘画震惊了欧洲,也为中国艺术家带来了荣耀。

进入新世纪后,张充仁的艺术成就令国人震惊。 2002年,台湾历史博物馆牵头举办“张崇仁艺术回顾展”并出版相关书籍。 2003年,上海建立张充仁纪念馆和张充仁艺术研究交流中心; 作者还出版了张先生的传记:《泥塑大师——张充仁的艺术人生》,由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两次完整播出。 2005年,出版《张充仁研究第一卷》。 2007年,张充仁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在上海隆重举行……随着张充仁研究的深入,他在国内的影响力也逐年上升。

回顾历史上对他的不公以及国内外对他的认可度的明显差距,一股迟来的“张充仁热”将他推上了中国顶级雕塑大师的宝座。

张充仁1907年出生于上海,幼年丧母,进入被徐悲鸿称为“中国西画的摇篮”的土山湾孤儿画院。 在美术馆的刻意培养下,他接受了系统的绘画、摄影和法语教育。 同时,他还跟随“学界泰斗”爱国老人马相伯学习书法、古文、哲学,打下了扎实的文学、艺术、外语基础。 1928年,张充仁在土山湾“师满”后,考入《上海时报》,接替葛公桢出任画报杂志主编,崭露头角。 1931年,张充仁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油画高级班,与吴作人、陆霞光等学生一起师从A.巴斯蒂安教授。 他当年创作的油画《清风骚动》代表英国皇家美术学院。 参加“环球展览会”。 次年,张充仁考入著名雕塑家E. Rombaux教授的高级雕塑班。 在罗丹后裔马林教授的指导下,他独自雕刻出了一个人体巨人。 这是中国雕塑家首次在欧洲建造的巨型城市雕塑至今仍矗立在比利时首都百年宫的顶部。 1934年,张充仁协助比利时著名画家埃尔热创作连环画《丁丁历险记·蓝莲花》,向欧洲人民介绍了真实的中国,揭露了日本侵华的真相。 他帮助埃尔热建立了以事实为基础的创作态度,激发了他的创作潜力。 1935年,张充仁以人体雕塑第一名的成绩毕业,荣获比利时阿尔伯特国王金质奖章、布鲁塞尔市政府金质奖章和雕塑家文凭。 他拒绝了皇家美术学院的高薪邀请,在访问了欧洲六国后回到了祖国。

1936年,在马相伯、蔡元培的倡议下,举办了“张充仁归来画展”。 与徐悲鸿、王亚尘、颜文亮、朱屺瞻等发起成立“靺鞨社”; 并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绘画、雕塑收藏馆。 集创作与教学于一体的“崇仁画室”,创作了马相伯、于右任、冯玉祥等爱国人士、名人雕像,为学生传授技艺、解惑。 抗战时期,他创作了《幸存者》、《慈悲之心》、《壶口饭》、《满目疮痍》等作品,控诉日本侵略者的暴行。 他还雕刻了《饥饿》,揭示沦陷区“人民饥饿,荒野饿死”。 激励人民抗战的“惨烈场面”和“前城”; 他严厉批判沦陷区的黄色颓废,雕刻《爱与责任》,告诫年轻人在恋爱时不要忘记自己的社会责任。 抗战胜利期间,雕刻了《胜利纪念像》、《清溪》、《司徒雷登像》、《齐白石半身像》等杰作。 张充仁出版多部作品,并任教于之江学院、上海艺术学院、新华艺术学院、苏州艺术学院等。

张充仁经历了晚清、民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和国民党的腐朽统治,他向往新中国的建立。 上海解放前夕,他激情创作了《解放》,以一个男子奋力挣脱绑在身上的铁链的裸体形象,象征人民获得解放的喜悦。 解放初期,上海市人民政府计划在外滩修建人民英雄纪念塔。 两次向全国征集作品,张充仁为第一名雕塑家。 他的群雕《无产阶级革命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受到好评。 陈毅、宋庆龄、潘汉年等领导人对雕像表示赞赏。 雕塑完成后,在重铸铜像时,有关方面向上海发出指示:“受资产阶级影响严重的张充仁设计的图案是不合适的……艺术界和艺术界需要动员新闻界严厉批评他,这个人文艺整风后进步这么小……”这部张先生引以自豪的杰作的建设不得不停止,原创作品消失了! 回顾自己的经历,张充仁写道:“我记得,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真诚地拥护社会主义,《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读了十七遍……”以毛主席《讲话》为指导,努力使自己的作品体现时代精神。我的很多作品是有目共睹的。 抗美援朝战争时期,雕刻《朝鲜农民舞》; 万隆会议期间创作了《印尼英雄舞》; “大跃进”期间,创作了以大规模炼钢为主题的雕塑《焦烧保钢》和崇尚丰收的《遍地金子》; 《三年自然灾害》一结束,他立即雕塑《甜雨》和《猪姑娘》,表达雨来时农民和怀里抱着小猪的姑娘的喜悦心情。

直至“文革”,他还雕刻了《气锤声下》、《魏亭丰收》、《田野歌》、《上海民兵》等歌颂工农兵的作品; 当中国登山家攀登世界最高峰时,他创作了“珠穆朗玛峰”群雕,激励人们登顶的斗志! 甚至在“文革”后期,他还雕刻了《怜幼子》、《笑里藏剑》,生动地描绘了林彪阴谋家的面目。 “文革”后,他创作了《友谊第一》和浅浮雕《工农联盟》等,忠实地反映了他所生活的时代。 记得张充仁还到北京人民大会堂雕刻了马、恩、烈、斯的巨型浮雕头像。 完成后,他自我感觉良好,但有权威人士指出:“四个头都向右看,是否意味着革命?” 领导人会不会越来越右?”一旦摘掉这样的政治帽子,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走开!这样的遭遇,加上随之而来的政治运动和极左思潮的愈演愈烈,张充仁的处境很尴尬,更何况他还是一个长期在土山湾的“披着宗教外衣的帝国主义者”,毕竟“奴隶制教育”培养出来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不是他们的目标。依靠;加之他曾为蒋介石、司徒雷顿等“反动第一人”塑像,因此,他虽然认真学习,紧跟形势,创作了大量歌颂工人、农民的作品,但他长期受到边缘化、攻击和不公正对待,使他逐渐被边缘化,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文革”期间,他甚至严重毁坏了!

1981年,改革开放后,张充仁应邀远赴比利时,迎来了他艺术人生的又一个辉煌时刻。 他早年与埃尔热合作的《丁丁历险记·兰花》和埃尔热因思念张充仁而创作的《丁丁在西藏》,已被翻译成65种语言,发行量更超过2.5亿份。 张充仁是24部《丁丁历险记》中唯一的真实人物。 他与埃尔热阔别半个世纪后的重逢轰动了欧洲。 比利时国王为他设宴,王后亲自拜访。 欧洲人们想见到仰慕已久的“中国张”。 宣传媒体对张充仁的介绍甚至比来访的外国元首还要多!

密特朗和德彪西的雕像

1985年,张先生应邀赴法国讲学。 他定居巴黎,从事讲学和雕塑创作。 但此时,西方雕塑艺术发生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现代艺术的出现挑战了传统的雕塑规则。 罗丹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现实主义雕塑家,但在西方,罗丹的雕塑风格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 张充仁是罗丹的弟子。 他使用罗丹的风格和技巧,但他不愿意照搬。 相反,他将它们与祖国秦汉以来的雕塑精神相结合,使他的雕塑更具东方特色。 他融汇中西艺术,形成了“西法东魂”的雕塑特色。 张充仁不愿意搞抽象的东西。 他认为一部历史作品不仅要有正确的造型,还要了解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气质。 这种对表象和内心的真正把握来自于正确的观察。 和深刻的艺术表现力,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中国人所说的“神形兼备”的杰作。 张先生不主张夸张,更不主张在作品中注入个人的抽象情感。 他认为抽象的、夸张的、变形的东西只适合装饰和暂时的审美。 在描述历史人物时不能这样做,否则人们将看不到历史的真实。 张充仁的写实雕塑美学观显得有些过时,不符合现代主义美学的特点。 而且,他晚年以“落伍”雕塑家的身份回到欧洲,但这位可敬的老人却在1986年初,在著名的吉美东方大学讲授“雕塑美学”和“中国雕塑艺术”等主题。巴黎博物馆。 他讲述了写实雕塑艺术如何塑造人物、表达历史与现实的真实。 、善、美等相关创意审美问题; 介绍中国雕塑艺术; 并以其融合中西的精湛艺术,让西方世界再次看到了从米开朗基罗到罗丹的辉煌传承,重新认识到真正的艺术是超越时空、永恒的。

1988年,在世界艺术之都巴黎,法国文化部长雅克·朗看到了张充仁雕刻的埃尔热头像中所体现的罗丹雕塑技艺的传承和埃尔热精神。 他大吃一惊,急切地向密特朗总统推荐张充仁。 当时,已有两位欧洲大师雕刻了总统雕像,但都不太理想。 现在他想请一位中国老艺术家雕刻一尊总统雕像。 这在法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总统亲自为张充仁充当“模特”,张先生也极力从“精神”和“肉体”两个方面捕捉法国总统的特点。 雕像刚完工时,总统夫人仔细观察后感叹:“这座雕像简直就像总统本人……张先生捕捉到了密特朗的典型特征。” 。 随后张充仁又为著名音乐家、法国现代音乐之父德彪西塑像,也受到了法国政府和民众的称赞。 为此,法国文化部长对张充仁说:“你接受政府的委托,从现在开始,只要你有空,总会有工作给你。” 在法国艺术史上,也只有罗丹能享受到张先生这样的待遇! 如今,这些闪烁着中西文化融合光芒的“东方罗丹”不朽作品,已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证据和符号,载入史册。

今年是张先生逝世15周年。 当我们纪念张充仁的时候,不要忘记土山湾孤儿工艺医院给予他16年的养育和培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