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大师潘鹤西行

11月22日,一代雕塑大师潘鹤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96岁。

潘鹤,1925年11月出生于广东南海。 中国杰出雕塑家、艺术教育家、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 潘鹤在七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塑造了包括《剑进行曲》、《怒吼!》等一大批经典作品。 以抗日战争为主题。 《沉睡的狮子》《黄河在咆哮》,自20世纪50年代起就被列入​​小学课本的《艰难岁月》更是家喻户晓,《珠海渔女》《先锋牛》《和平》女孩”等城市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诞生。 雕塑也成为艺术时代的预兆。

岭南雕塑代表人物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雕塑家,潘鹤的作品始终紧扣国家发展的脉搏。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城市文化建设的步伐,潘鹤创作了以“如子牛”为代表的一系列城市雕塑,成为深圳、广东乃至中国改革开放的精神符号。

潘鹤是“岭南雕塑”的代表人物。 他有鲜明的个人风格。 他在艺术形式上强调“解放思想、推陈出新”。 他善于寻找形式与主题的“完美结合”。 这也是岭南风格的雕塑。 典型特征。 潘鹤在雕塑教育上也锐意进取,敢于创新,善于求变。 在他的带领下,广州美术学院的沃土培育了一代代雕塑名家,成为广东乃至全国雕塑人才的摇篮。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现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梁江评价,潘鹤的成长背景与岭南画派密切相关。 他勇于承担社会使命,将传统民间艺术转化为现代雕塑。 “潘鹤是‘岭南雕塑’的中流砥柱,他的城市雕塑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符号。”

潘鹤在七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创作了200多件大型户外雕塑。 他手中的泥土成为了记录时代的载体和表达思想的出口。 这就是他的整个“旅程”。 60余件中型雕塑作品也被国家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并多次荣获国家最高奖项。 代表作品有《艰难岁月》、《如子牛》、《珠海渔女》、《广州解放》纪念碑等。

作为雕塑界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大师,2009年,潘鹤荣获经中宣部批准设立、文化部主办的国家艺术最高奖项“中国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2010年获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奖。2006年获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评选的“广东省首届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省文化厅、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省作家协会。 对于获奖,潘鹤曾自嘲说:“我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2010年,获得广东省文艺终身成就奖时,潘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五件雕塑可以概括他的一生:《无奈》、《想不通》、《你是》笨蛋”、“自强不息”、“笑”到底是我。”

坚守纯粹,不惧傲慢

潘鹤是一位纯粹到近乎偏执的雕塑艺术家。 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

盘和雕塑艺术公园的玻璃展柜里,陈列着盘和少年时期的小雕塑,还有他当时的日记集。 这是潘鹤艺术之旅的起点。 15岁的潘鹤在日记中写道:“人有自己的事业,何必立志一生做大官呢?”

雕塑艺术是潘鹤“永恒的事业”。 当时潘和和表弟阿嬷正在热恋,但阿嬷的父母看不起他从事艺术,并告诉他:“如果你想结婚,就放弃艺术;如果你想艺术,就放弃婚姻” ”。

潘赫无论是爱情还是艺术都无法放弃。 正当他陷入困境时,阿梅一家移民到了加拿大,失去了消息。

阿梅的离开更加坚定了潘鹤投身艺术的决心。 后来,谈及自己从事艺术的原因时,潘鹤总是说,是因为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别人越不让我做,我就越要做。这就是我的性格。”

对于潘鹤来说,艺术永远不应该是生存的手段,艺术有着更高的使命。 什么是艺术? 潘鹤说,艺术应该触及灵魂,体现人性,因为人性是永恒的主题。

92岁时,潘和甲病倒了,过去的很多事情他都记不清了。 那时,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经记不起那些“血腥岁月”,但提到雕塑时,他仍然有些激动地说:“艺术家一定不能害怕任何事情。” 这一点,早已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他的“傲气”源于他对艺术的憧憬和追求。 潘鹤小时候曾在日记中写道:“长大后,我要与罗丹较量,何不嚣张!”

许多企业家和名人花重金委托潘和制作雕塑,但都被潘和拒绝了。 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平等、尊重地对待艺术,“强者”也不例外。 他说:“艺术必须感动人,如果你不能感动自己,怎么能感动别人呢?”

“眨眼间,世界上已经过去了八十年,世界一直在下降。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金钱。你知道吗,你有多伤心,有多愤怒,如果可以,你就疯一天。” 这是潘鹤八十岁时写的一首诗。 他想传达的就是这种“疯狂”持续到底。 对他来说,艺术应该是纯粹的。 潘鹤不仅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对他的学生也有这样的要求。 他为学生树立了“真、善、美”的价值底线。

潘鹤的作品始终与中华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 雕塑家钱绍武曾说:“潘鹤的雕塑像史诗一样精致、庄严,真实而深刻地讴歌了中国人民的奋斗和胜利。”

艺术必须体现“人性”,“人性”是指作品能够深深地感动任何时代的每一个人。 潘鹤做到了,他为雕塑艺术行业树立了标杆。 潘奋这样评价父亲:“他对雕塑艺术事业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潘鹤与雕塑艺术有着紧密的联系。 20世纪70年代,户外雕塑在中国尚未流行,雕塑艺术因缺乏展示渠道而被“冷落”。 改革开放后,潘鹤希望引领雕塑艺术行业寻找新的出路,于是他研究了雕塑的发展趋势,提出“雕塑的主要出路是户外”。

在潘鹤的带动下,户外雕塑开始在中国各地遍地开花,成为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此后,潘鹤首次将城市雕塑创作引入高等艺术教育领域,成为雕塑艺术教育改革的先行者。 □ 南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