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景德镇青花瓷人物雕塑的渊源及成就

宋代景德镇青花瓷人物雕塑的渊源及成就

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

南宋淳佑十一年(1251年)观世音菩萨像

高度 25.6 厘米

黄浦区及上海博物馆藏,上海

宋代是中国工艺美术的辉煌时期,陶瓷艺术成为这一时期最杰出的成就。 它体现了宋代人民的精神审美取向,成为融合各阶层价值观念和利益的理想坐标。 景德镇窑与宋代五大名窑一起,成为这灿烂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星。 景德镇至今仍保存有大量宋代窑业遗址,特别是其中出土的青花瓷人物雕塑,是陶瓷艺术的瑰宝,是长期形成的完整体系和艺术成就的辉煌遗存。中国陶瓷艺术的发展历程。 。 从流传至今的景德镇青花瓷人物雕塑到其自身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一艺术成就是古代无数景德镇工匠不断创造的结果,是景德镇人思想的结晶。时代和艺术家的智慧。

景德镇窑的建造与青花瓷人物雕塑的发展

宋代是景德镇窑业发展的时期。 景德镇名源于北宋真宗景德年间。 明清《江西通志》记载:“宋时,景德镇建镇,初送官瓷进贡京城,应朝廷需要,命陶工建靖年间写下‘景德玉器’三字,于是‘景德镇瓷器誉满天下’。” [1]《陶录》中提到了宋代景德镇瓷器的特产:景德镇窑……土质白土白,质薄腻,色泽润泽……它的光泽茂盛美丽,遍布大海。 其中青花瓷是宋代景德窑生产的具有影青釉质感的瓷器。 刘子芬的《竹园陶说》和清代陈刘的《陶雅》都有详细的解释。 宋江奇《陶记》云:“江湖川广器物尚青白,出镇而出”。 “窑人。” [2] 由此可见,宋代人们对当时的青花瓷已有明确的记载,现在引申为指以景德镇为代表的一些窑场生产的青花釉瓷器。 如今,《陶记》的内容在对宋代景德镇窑的发掘和考察中已逐渐得到证实。 比较有代表性的窑址有黄泥头、象湖、白湖湾、湖田、南市街、刘家湾、小五里等窑址。 [3]除了实用的生活用具外,窑址的发掘还包括雕塑等可供观赏的器物。 景德镇的青花瓷俑种类丰富,多为人物俑、观音像、佛像、大力神像、罗汉像等。 常见的青花瓷俑有公务员俑、老人俑、卧听俑、十二生肖神、马等。 比如,江西发现的青花瓷俑,题材多样,形象生动,再现了宋代文化生活的雏形。 除了常见的男女官俑外,在景德镇郊区的一座宋墓中还发现了女墓主瓷坐像。 江西鄱阳洪子成夫妇石棺墓中,出土瓷戏俑、哭泣俑等21件,以及其他地区发现的道士坐像等。

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工艺雕塑/

【青花釉福亭俑】(北宋)江西省博物馆藏。 雕像头戴平顶圆帽,帽中央刻有“王”字。 双膝跪下,上半身弯下,双手合十放在地上,头靠在手上,侧耳倾听,仿佛在听阴间与鬼神对话。 福鼎俑,为“明兵神”之一,常见于南方宋代墓葬中。 他们希望死者在阴间安宁,远离灾难。

[4] 此外,景德镇窑址还发现了一批陶瓷佛像,其中三尊释影牟尼佛像均是北宋时期的。 佛像通体白色或灰白色,外施青白釉。 釉色偏黄。 身穿衣服,盘膝坐在花形底座上,束腰。 观音造像有水月观音、鱼蓝观音等。南宋景德镇窑瓷观音造像的基本特征是:头戴佛冠,胸戴利禄,宽袖十字。领衫,胎儿大部分裸露,仅外衣和座部施青白釉。 这一时期,人们发现景德镇窑青花瓷观音造像与上海博物馆、首都博物馆、梁昭雄收藏的观音造像以及出土的五尊菩萨造像极为相似。常州市人民政府建筑工地的石升祖坟和宋井。 [5]还有一些道教造像、清代条安人物肖像、秘剧人物瓷雕等。 迄今为止的发现并不局限于江西景德镇地区。 景德镇窑生产的宋代青花瓷人物雕塑,曾在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浙江、江苏等地出土。 1978年,江苏常州宋代井出土青花瓷观音坐像,云南大理崇圣寺三塔主塔内发现骑狮文殊菩萨像。 可见,宋代青花瓷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其材质、烧制、风格在后世尤其是元代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 它对中国陶瓷雕塑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青花瓷人物雕塑艺术的繁荣及其文化特征

宋代青花瓷人物雕塑具有很高的工艺水平。 其中,景德镇窑在烧造方法上放弃了叠烧法,普遍采用用匣钵和小于器物圆周的高垫饼将坯料装入窑中的“向上烧法”。 并且在焙烧过程中巧妙地掌握了还原火焰,不仅使器物的颜色达到了白中带绿、温润如玉的艺术效果,而且使器物致密,透光性更好。 大多数雕塑的釉色由早期的灰绿色或炒米色转变。 它变成了绿色。 此时,人物雕塑的釉层已形成典型的青白色。 在人物雕塑的造型上,也采用了造型方法,造型方法与印头模具、印带装饰、造型、搓泥、揉泥、揉泥、滚泥相结合。 、拉杆、扳手、镐压、装、压、拍、滚、冲孔等专业空间加工技术。 综合运用捏、贴、刻等多种装饰方法,技法简洁,线条流畅,工艺精湛。 具有民间艺术的质朴、清新、高雅。

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工艺雕塑/

宋代白瓷观音像

2007年江苏扬州宋北水门遗址出土

宋代的瓷雕家懂得利用材料来塑造观音像和神佛像。 除了使用影青瓷釉外,还注重利用胎儿的红色来表现人物的皮肤,如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作品。 “影青七彩观音像”就是这种装饰的最好例子。 瓷器人物饰有棕色条纹,这也是宋代陶瓷雕塑常见的装饰手法。 此人物服饰神态,与青花釉色相配,显得明亮、舒适、滋润。 例如,北宋青花瓷《牵马二人图》在服饰的描写和耳朵、眼睛的塑造上都非常简洁。 “抱莲女”是宋代常见的人物雕像,高不过三寸,形似一团捧着莲盖的扭曲体。 为了获得整体,采用艺术加工手法,使雕塑魅力无限。 古代制瓷工人虽然摆脱了自然物体比例的束缚,但并没有完全抛弃自然物体而走向极端。 相反,他们以一种恰当的超越态度来追求自己所创作的图像的动态魅力。 例如:《牵马二人》、《抱莲童子》、《塑魂瓶堆》等,都展现了古代瓷工利用自然物象特征,达到审美与心理平衡的高超技艺。 比如宋代青花瓷佛的雍容端庄、顽皮的童枕、十二生肖俑的庄重、动物的精美,都是由于各自情感的差异而形成的。 注重表情的刻画,也是宋代瓷雕艺术家所追求的。 现藏于江西省博物馆的《牵马二人图》是古代瓷艺工匠高超技艺的展示[6]。

从工艺上看,除少数瓷俑采用模型成型外,大部分采用手工揉捏与线雕相结合的方式制作,部件揉捏镶嵌在一起。 类似于“面团雕刻”的制作工艺。 这种不需要造型的陶瓷雕塑,捏制精美,雕琢细致,造型优美,形象生动,富有韵味。 后来发展为精美的掐雕。 开创了景德镇掐雕浮雕的实践。 [7]线雕是中国雕塑的传统形式,也是宋代景德镇陶瓷雕塑形象构成的重要因素。 例如,用刻线将人物的五官刻画得惟妙惟肖; 服装的图案是用刻线来表达的,不同服装材质的纹理也是用刻线来表达的。 利用各种深浅、粗细、疏密、长短、直度、匝数等刻线塑造形状,产生各种类型的褶皱,或呈贴身包裹,或呈细褶皱状,或呈流畅流动状。 悬挂,或伸展并飞翔。 动物等题材的陶瓷雕塑有表现力的部分和最有特色的部分,往往会用雕花线条来突出。 其刀法犀利,线条有力,疏密规整,排列规整。 具有浓厚的装饰趣味和民族风格。

工艺雕塑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雕塑工艺品/

江西省博物馆藏【南宋青花釉鹤鹿仙人像】(高26.0厘米)

1975年,鄱阳县北关咸淳四年(1268年)墓出土。

宋代青花瓷人物雕塑风格最突出的变化是宗教形象的世俗化。 这是宋代佛教民间化进程获得广泛群众基础的体现。 不仅在佛教内容、祭祀对象、修行方法等方面与中国民间信仰相结合,而且还强化了迷信成分。 人们相信敬神、吃斋、念佛可以在今生获得果报,并在来世结下良好的人缘。 在供奉和崇拜的对象上,许多道教神灵和民间神灵进入寺庙殿堂,出现神佛不分的奇怪现象。 青花瓷佛像已成为复杂的神佛体系的代表。 1975年,江西省鄱阳县一座南宋咸淳四年(1268年)墓葬中出土佛道坐像。 你可以穿着长袖长袍,坐在岩石上。 右手抱灵芝于胸前,左手置于膝上,右侧立一只小鹿,左后侧立一只鹤。 底座微施青白釉。 人物自成一体,清净如佛,似道如来。 宋代青花瓷雕塑中混杂现象比比皆是,一些民间习俗也混杂其​​中,反映出宗教民俗化倾向日益增强。 此外,宋代笔记本《东京梦华录》也记载了信仰财神的活动,这也是文化从冲突走向和谐的结果。 关羽、观音等一大批影响深远的神祇被纳入财神阵营,他们进入了财神,在新时代承担了新的职能。 诸神保佑财源,实际上保护个人财产。 传统神灵被赋予的忠诚、公平、慈悲救助等价值体系,也让财富聚集成为一条规范理性的路径。 儒家、道家、佛教的观念几乎渗透到所有流行的民间神话中。 此外,宋代青花瓷塑中还有阳关、傅亭、好力老人、张建联、李定都、东王公、西王母、张仙人等神仙神话人物形象。 [8]它宣扬神话中的美好生活,神界与现实的污秽丑陋形成鲜明对比。 它寄托着美好的理想,受到各界人士的敬佩。

宋青白瓷宗教造像在菩萨形象上没有千篇一律的图案,仍有一定的创意自由表达的空间。 对传统造像有三十二相、人中狮子、秀骨、雍容、低眉菩萨等传统造像的模仿和研究。 整体形象趋于写实,但大部分表现平庸。 菩萨形象缺乏早期形象的内省感人的形象。 力量与智慧,具有女性化的造型。 在青花瓷雕刻的世俗人物形象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佛教雕塑技法的运用,以及现代生活环境特征的表达。 在称量雕像高度方面,是按照中国雕塑头部长于身高的比例来计算的:“七直立,五坐,五盘腿,三半”。 视觉效果上,突出了主角高大方正的体型,并通过其形成的体积压制了四个侧面。 避免整体单调和单薄。 人物肖像变化统一。 每尊雕像都有不同的动态和服装图案,装饰手法相互呼应、相得益彰,体现了工匠在整体设计中丰富的经验和独特的用心。 当然,世俗化的趋势虽然是宗教意义上的损失,但却是艺术的重要发展。 在世俗瓷雕人物中,创作者也注重写心的要求,不满足于笼统的表现。 在打字的基础上,强化了心理性格的表达。 雕塑的语言是绘画性的,服装和配饰由不同的材料制成,就像欣赏著名艺术家的仕女画一样。 此外,案头收藏的还有一些宋青白瓷雕,儿童题材很受欢迎。 还有戏曲、说唱人物、亭台楼阁,多用青、白釉烧制。 玛胡拉雕像深受宋代人民喜爱,成为祈祷妇女生男孩的吉祥物。 陆游在《老雪庵笔记》中写道:燕人善制泥人,精妙绝伦。 虽然别人望尘莫及,但皇宫中的齐家贵族却竞相以高价得到。 摩胡洛,宋代人们所称,俗称泥童子。 这是一件能够赋予粘土生命感的作品。 它具有真正的艺术价值,受到人们的重视。 泥娃娃在江南小商品市场上很受欢迎。

雕塑工艺品_雕塑工艺品的分类与艺术特征_工艺雕塑/

整体高度25.4厘米

1978年江苏省常州市宋井出土,江苏省常州博物馆收藏

宋代青花瓷人物雕塑的另一艺术特色是其玉质之美,这是儒家德性观念在视觉上的媒介传承。 青花瓷釉色追求滋润、清澈、透明、淡雅、晶莹剔透,其理想的审美表现是翠绿如玉。 玉之美成为后世瓷器效仿的审美理想。 宋代青花瓷在追寻这一艺术境界上无疑做出了开创性的努力。 尤其是在大量世俗人物雕塑形象的运用中,青花玉色的釉色因此而承担了更多的助人育人的社会学意义。 。 青花瓷人物雕塑上覆盖着同色釉料,呈现出相配的玉色。 一方面,有助于传达雕塑形式本身的意义和力量,实现造型语言的完整性; 另一方面增加了材质本身的细节和独特魅力。 这也是景德镇工匠吸收龙泉滁州青瓷优点的成果转化和展示。 景德镇湖田窑遗址中,堆积着许多如玉般的陶瓷制品。 这些仿玉墙的陶瓷浮雕随意雕刻,韵味十足。 其中大部分是戏剧人物和故事。 瓷雕技法均采用单面模印坯料形成。 采用青釉为底,褐釉装饰,向上烧制的手法,使仿古玉壁浮雕的褐色下沉、褪色,浮雕纹理凸出,充分表达了主题装饰,独特地使瓷雕几乎具有古玉的质地。 尤其是孝子、孝女的雕像,是其他时代所未见的。 由于宋代朱理学的兴起,孝道在宋代受到空前的重视。 洁白闪亮的瓷器从容地体现出宋代崇尚文人气质。 宋代青花瓷以似玉、仿玉为内涵标准,更符合宋代高雅与民俗融为一体的多元审美潮流。 宋代青花瓷人物雕塑是中国雕塑艺术的一个高峰。 他们不仅保留了上一代的优秀传统,而且在某些方面得到了发展。 《抱莲童子》意象美妙,技巧精湛; 《马武士》的立意、画意的魔力,以及通过浪漫情趣所蕴含的深刻隐喻; 《仙像》手法写实,形象生动,都不同程度地展现了时代的思想艺术特征。 同时,它融合了前人的创作。 宋代景德镇青花瓷人物雕塑在吸收传统的同时进行了统一和改造,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色,包括人物的创造性、空间结构的严谨性、泥塑的气势等。 它不仅具有统一的世俗风格,而且具有丰富的情节场景组合方法,不同程度地丰富了中国陶瓷艺术的创作经验,也直接影响了元代和明清时期的陶瓷雕塑创作。 宋代景德镇青花瓷人物雕塑的完整体系,是我们探索中国陶瓷雕塑艺术发展的重要瑰宝。 它是科学与艺术的结晶,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笔记:

1.《中国瓷器》轻工业出版社,第184页,1983年

2、刘新元《江奇《陶纪》时代研究》,《景德镇陶瓷》,《陶纪》研究专刊,1981年

3、冯先明《中国陶瓷》文物出版社,2003年第403页

4、陈少峰《中国雕塑史》岭南美术出版社,1993页

5、张小平《宋元明陶瓷佛像初探》,吉林大学硕士论文,2008年。北宋观音造像多为素面。 例如1982年江西高安出土的观音坐像,从出土观音像的残存色彩来看,这尊瓷塑是先烧成素体,再彩绘而成。 白象塔出土了唯一的青花瓷观音像。 还出土泥塑彩塑42件、木雕彩塑17件。 由此可见,北宋时期泥塑绘画十分盛行,所以北宋的彩绘素体瓷观音雕塑也应该受到了泥塑彩绘和木雕的影响。 总体来说,北宋瓷佛像具有许多早期佛教造像的特点。 南宋瓷观音造像较多,以景德镇窑青花釉产品为主。 潮州窑瓷佛像在南宋时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景德镇窑生产的青花釉观音像。 上海博物馆藏的景德镇影青瓷彩观音,刻有“宋淳佑十一年辛亥”款,仅披肩及部分图案施青、白釉,其余部分均施釉。清楚的; “咸淳十年”石圣祖墓出土的观音造像,仅底座覆盖影青瓷,塑像素体; 江苏常州松井出土的景德镇青白釉观音像,衣座上均施青白釉,其余身躯裸露。 北京瓦窑村出土的金代塔座 观音像通体素白,仅在衣边施影青色釉,珠玉饰以珠金。 由此可见,南宋景德镇窑继续流行素色、色彩艳丽的瓷观音造像。 尚未摆脱北宋彩绘泥塑、木雕的影响。 但佛像的造型技术有了显着提高,面部雕刻更加精致,服装更加精致。 褶纹可卷起自如、自然,釉件数量增多,釉色鲜艳淡雅,质地细腻,制作工艺显着提高。 总体:北宋时期,这一时期景德镇窑的彩绘瓷观音造像受到彩绘泥塑、彩绘木雕佛像的影响; 南宋时期,观音造像盛行,数量超过释迦牟尼佛像,主要集中在景德镇。 窑场主要生产裸身观音造像。 这种做法是受到北宋观音造像制作的影响。 但观音造像的雕刻更加细致生动,釉面部分也较多。 釉色纯正,塑像底座、衣饰图案裸露。 胎。

6、曹春生,《景德镇宋应庆雕瓷的审美特征》,《装饰》2002年第12期

7.同上

8、陈玉谦,《宋代景德镇青花瓷与美学》江西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5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