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淄川窑文化

厚重的淄川窑文化

淄川龙泉镇和庄村出土青瓷莲花尊,现为国家一级文物。

1982年6月,在淄川龙泉镇和庄村出土了一件青瓷莲花尊。经专家鉴定,此青瓷莲花尊为北朝晚期作品,并推断此尊应产自淄川寨里窑,距今已经有1500——1700年的历史,属国家一级文物。我国已经有15件青瓷莲花尊先后出土,发现于龙泉的这一件为其中的上品,特别是在已经发现的此类文物中能确认所出之窑的,惟此一件。
尊,古代酒器的通称。但是青瓷莲花尊造型硕大,纹饰精美,绝不是简单的盛酒器。青瓷莲花尊腹部堆塑了一周覆莲瓣,中部模印两周忍冬花,耳间模印四组宝相花,足外堆塑多瓣覆莲。莲花是佛门圣花,忍冬花、宝相花也都与佛教有关。这表明,青瓷莲花尊具有一定的宗教意义,是当时对佛教崇拜的标志物。青瓷莲花尊是国之瑰宝,也是淄川寨里窑青瓷艺术水平的代表,这件青瓷莲花尊的出土,再次佐证了淄川寨里窑曾经生产青瓷的历史。
青瓷是中国古代瓷器中的上品,釉色青碧,可与翠玉媲美,给人一种脱俗的素雅之感,人们常用千峰翠色来形容青瓷釉色之美。中国历代被称为缥瓷、艾青、翠青、粉青等名品都属于青瓷。唐朝的越窑、宋朝的龙泉窑、官窑、汝窑等,都是烧制青瓷的古窑。早于这些名窑数百年的淄川寨里古窑,当年的制作青瓷的工艺技术可以与这些名古窑相媲美,龙泉出土的青瓷莲花尊就是例证。
1982年9月出版的《中国陶瓷史》,在《北朝的瓷业》一节中写道:山东省淄博寨里窑是目前唯一已知的中国北方最早的青瓷产地之一,年代为北齐时期。它发展较早,持续生产的时间颇长,是北方青瓷一个重要的产地。文中还特别提到,寨里窑也制造一种精美的莲花瓣尊,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是寨里窑代表性的青瓷产品。该书出版时,龙泉出土的青瓷莲花尊刚刚重见天光,还没有送到专家的手中。
《中国陶瓷史》记录了1948年在河北景县封氏墓群出土的一批瓷器,是最早发现的北方青瓷,年代大约从北魏到隋初。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封子绘和祖氏墓中出土的四件仰覆莲花尊,不仅体积高大(最高的40厘米),造型宏伟,而且装饰瑰丽,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法在器身上下遍施纹饰。经过鉴定,封氏墓的仰覆莲花尊的胎体和釉料的化学成分与南方越窑青瓷等有明显差别,由此断定这是北方青瓷的代表产品。然而,河北省却从没有发现过北朝的青瓷窑址。那么,这几件仰覆莲花尊是在什么地方烧造的呢?从有关资料的介绍上可以看出,龙泉青瓷莲花尊和封氏墓仰覆莲花尊的制作艺术手法很相似,都采用了刻画、堆塑、模印(印贴)等技法,而且雕塑的花纹都以丰满的莲花瓣为主题,都模印有宝相花,整体上都华缛精美、庄重堂皇,富有华贵之气。龙泉青瓷莲花尊的出土,能否证明封氏墓中的仰覆莲花尊就出自淄川寨里窑呢?

寨里古窑遗址位于淄川区东北部的黌山脚下,据已经发现的文物表明,寨里窑始于北齐,终于唐代,有数百年的历史。在此之前,淄川的陶器生产已经延续了数千年。考古资料表明,距今6000多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时期,淄川就有陶器生产。在已经发现的多处文化遗址中,北沈马遗址最具代表性。北沈马遗址,位于淄川区寨里镇北沈马村西侧,距离寨里古窑址不足十华里。21世纪初的发掘显示,该遗址不仅有大量的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遗物,还有丰厚的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存。在北沈马遗址发现,距今4000多年前,黑陶器的烧制就已经十分普遍和成熟了。寨里窑就是在这些古陶烧制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淄川真正意义上的瓷器生产,始于寨里窑。也就是说,寨里窑的烧成温度较之以前的窑炉大大提高,成功地烧制出了质地细腻、晶莹剔透、釉面如镜,敲击若磬的瓷器,其代表性产品是青瓷。寨里窑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承接了几千年陶器生产的技艺,实现了由陶到瓷的质变。

中国瓷网总经理朱东明在淄川磁村窑古窑址考察

寨里窑承上启下,开启了淄川瓷器生产的历史。时光倏忽之间到了唐代,寨里窑规模不断扩大,制作技术日臻完美,产品更加丰富多彩。此时,淄川城西距离寨里窑30多里处的磁村窑蓬勃发展起来。磁,是瓷的俗字。磁村地名,应该是与瓷器有关的,可以佐证磁村窑的历史。磁村窑始于唐代,终于元代,经历过辉煌的历史。宋朝以后,进入鼎盛时期,并以磁村为中心向四周扩展。如岭子镇郝家窑、淄城镇东关窑以及大街窑、八陡窑、山头窑等等。其中以淄川的坡地窑所烧瓷器最具特色,其以白地黑花装饰的瓷器,直接导致了元明时期中国青花瓷器的大发展。到了元末明初,由于连年战争,社会,民不聊生,淄川的陶瓷业也受到严重破坏,磁村等处窑炉先后停烧。直到明清时代,淄川的陶瓷业在西河和龙泉渭头河一带才又得到复兴,几千年的陶瓷发展史在这里又得到了延续。


在淄川区龙泉镇渭头河,至今仍较完整的保留着两座古窑。这两座古窑是很原始的馒头窑,是我国北方陶瓷窑炉的典型代表。多少年过去了,那古老的窑炉依然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旁边是两栋建筑风格迥然不同的砖石厂房。
后来,淄博兴利陶瓷有限公司征用了这片瓦砾遍地的旧场地。在清理过程中,发现了许多早年的陶瓷生产设施。兴利公司的老总司维利意识到:这些破烂不堪的陈旧设施是不是有保护价值啊?他随即报告了省、市有关部门。随后,省、市文物局、省考古研究所、山东大学的专家们多次前往考察。2013年9月,故宫博物院资深研究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原会长耿宝昌和现任会长王莉英也来到了龙泉,二位国内一流的古陶瓷专家考察了古窑和陶瓷生产设施的保存状况后,表达了由衷的欣喜之情。
据考察,这两座古窑明代时就有了,后来几经维修,一直用到建国以后。在古窑的内壁上面,可以看到厚厚的黑褐色的窑汗,这些厚厚的窑汗见证着古窑悠久的历史,也足以证明这里的陶瓷生产历史悠久。

古窑往东几十米处,有一座巨大的石碾。石碾旁边,是用于沉淀泥浆的沉淀池,晾晒泥浆的晾泥池,还有取水的水井。这些设施和厂房、古窑配合起来,就组合成两套完整的生产工序,这是山东地区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古代窑址,在全国也是罕见的。
在清理这些生产设施时,还发现了许多陶瓷物品,有各类瓷片、窑具和坩埚,甚至是保存完好用于测量窑炉温度的火照,不一而足。而从水井里挖出来的白釉瓷罐,经专家们判定为宋白瓷。是否龙泉古窑以及瓷器的生产,在宋代就已经臻于成熟了呢?这,还需更多的证据来证明,需要进一步去研究吧。

淄川古窑址集中,绵延不绝,各个窑址衔接有序,存续关系清楚,这在中国陶瓷史上亦是不可多见的。

从公元前2500多年的寨里镇北沈龙山文化遗址的蛋壳黑陶,到南北朝时期的寨里窑青瓷,再到被誉为中国北方民窑艺术明珠的以磁村窑为代表的唐宋金元瓷器,无不以靓丽灿烂的身姿、博大精深的内涵,向人们展示着淄川陶瓷文化的辉煌。几千年来,淄川制瓷业历经辉煌,余韵延及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