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纠结“更长的时间”——也谈一下《陶瓷资讯》创刊词中的“更长的时间”

何必纠结“更长的时间”——也谈一下《陶瓷资讯》创刊词中的“更长的时间”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喻镇荣/

难道于老师真的要在《陶瓷资讯》的创刊口号中加上“更长”两个字吗? 我觉得非常不合适。

更高、更深、更宽、更扎实、更精、更高层次。 如果这六个“更新”中的任何一个能够坚持不懈地追求,“陶瓷资讯”就已经是佼佼者了。 无需添加“更多更新”。 你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集中注意力是关键。

创办宣言就是办报理念,理念就是价值取向原则。 原则必须是可执行的。 更高、更深、更宽、更扎实、更精、更高层次强调今天相对于昨天的进步。 因此,“昨天”是今天努力的参照系。 有了参照系,我们才能衡量和控制原则。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

▲2007年4月6日,《陶瓷资讯》报纸创刊。

但“更长”的参考系已经消失了。

如果和昨天相比,坚持到明天算不算更长呢?

如果与同行相比,由于门槛不高,只要微信存在,同行就会继续存在,即使破产也随时复活,这显然没有必要;

如果强调长期主义的坚持,“做最有公信力、最有建设性的行业媒体”就已经表达了“更长久”的全部含义。 我能想到的第一个能够澄清并落实的行业媒体是《陶瓷资讯》。

关键是,“更长”是坚持创立理念的结果,属于愿景的范畴。 如果是一个原则,它就没有可分解的可以实现的内容。 媒体上写的建国之言根本就是错误的。

而且,就行业媒体而言,我认为原来的就职声明要求过高,过于追求完美,而完美是进步的死敌。 如果真的要强行加上“更长”,那就太过分了。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

企业家像儿子一样养育企业,因为他们内心有感情; 投资者出于风险考虑而像养猪一样养企业。 抛开公众的角度,从企业的性质来看,其实没有什么功过。

没有感情,企业很难长久经营,但过多的感情却是企业经营的天敌。 或许可以这么说,媒体人做不好生意,因为媒体人难免会有过度的情绪。 本来就很繁琐的创始短语加上“更长”,为什么呢? 因为感情太沉重了。 归根结底,行业媒体仍然是商业组织。 生存、发展、盈利应该是商业运作牢不可破的规则,而经济人的理性则是商业运作中始终贯彻的线索。

在残酷增长的时代,行业媒体很难做到“最具建设性、最有公信力”。 “建设性”意味着着眼于长远主义,“可信性”则意味着不惜一切代价为弱者发声,同时拒绝企业利益的诱惑。 服务这些粗暴的企业,坚守真实意图、拒绝诱惑,是很困难的; 坚持长期主义就更难了。

如果我是投资者,那么“陶瓷资讯”的长期主义甚至坚持到明天都没有意义。 企业都想着上市快速套现,服务型媒体自然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报纸毕竟是一门生意。 如果利润前景不好,转折点就是,为什么还要花更长的时间。

如果不是2016年如此顽强的坚持,《陶瓷资讯》自创办以来一直不温不火。 除了获得一些行业声誉外,其经营业绩实际上却乏善可陈。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彭娟/

拥有30多年行业经验的于先生有一个问题:当谈到一家优秀企业突然遭遇灾难时,他感到悲伤。

说:为什么天一热我的头就开始浑浊?

曰:傻子都能想明白,老板还能糊涂吗?

说:即使是日本小企业也能坚持长期主义,但我们只能不耐烦地冲向前。

可以理解的是,如果你一心一意地服务于一家你认为能够持续健康发展的公司,那么有一天这家公司就会倒闭。 不管是谁,只要用心去做一件事,就会知道其中的痛苦,更何况是过于情绪化的媒体人。 但除了心痛,作为一名服务人员,我也只能无能为力。

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彭娟/

“更长”一词也可能是基于行业趋势的企业经营长期主义的又一倡导。 当然,我也坚信,在泛家居的下半场,任何想要一飞冲天的企业最终都只会很快消亡。 我什至相信,如果该公司能够坚持长远发展,“陶瓷资讯”甚至愿意毫不犹豫、不计成本地予以支持。

不可否认,心理上和口头上认同的企业可能会更多。 毕竟过去的教训太多了,但实际行动起来的事实却未必乐观,甚至可能让余老师失望。

今年疫情发布后,有消息传出多家上市公司出现大范围亏损,随后有报道称全行业开窑率不足20%,随后又传出企业持续裁员的传闻。 如今大势已去,即使公司愿意坚持走长远道路,相关各方依然会面临选择的压力和困境。

当浮躁的行业遭遇市场下滑的现实时,企业难免会面临不确定的未来。 在事业的压力下,在迷茫的心态下,真正愿意并且能够长期忍受孤独的人太少了。

人们都是自己历史的囚徒。 从野蛮生长到有序,虽然是趋势,但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路径依赖的惯性让落后的商业模式很难纠正,就会拼命挣扎。

企业如果真要追求长远主义,只会在经营上更加理性,媒体服务的难度会更大,对投入产出比的要求会更高。

把“最有建设性、最可信的”坚持“更久”,实际上等于继续放弃为那些野蛮增长的企业服务的宣言。 通俗地说,就是放弃了好钱,赚不到钱。

从经营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用草捉兔子,收割那些在浮躁中挣扎的企业,让它们快速消亡。 相反,它可以加强媒体的服务能力,更好地支持那些坚持健康、长期、良性行为的人。 发展中企业。 在这个行业正在发生变化的时刻,这显然是企业运营的最佳策略。 要知道,在混乱的比赛中,乱拳击败老夫子是常有的事。

业内的情况就是如此。 如果你想举起双臂希望事态有所改变,就等于试图控制事态。 但媒体人的道理其实很简单:说比不说好,做比不做好。 因为这个道理充满了固执,只要你心里还有一点点“得与失”,你就不一定能搞清楚。

在我看来,“陶瓷资讯”根本不能算是一家媒体公司,而是媒体人于老师身上的一件盔甲和球衣。 穿上这件球衣,声音可能会更大,觉醒的力量也会更大。 更强。 媒体人总认为沉睡的人和企业太多了,太困了。 《陶瓷资讯》牺牲了媒体作为企业应有的商业思维,却展现了一个媒体人的品格和气度。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喻镇荣/

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对作为媒体人的于老师产生了由衷的敬意,同时,我也产生了根深蒂固的同情心。

作为民间媒体,它不具备官方媒体的霸气。 只能依靠专业和用心,以弱势群体的声音为纽带。 没有“为天下立心,为民立命”的“侠义”情操,就什么都做不了。 媒体人。

作为行业媒体,必须有行业视角和未来愿景。 视角源于认知,远见源于模式。 积累的学习和能力培养显然是没有用的。 没有顿悟一样的智慧所形成的格局,你就不可能成为媒体人。

媒体是一个服务行业,你接触到的都是这个行业的后辈。 如果你不能把学者的傲慢磨炼成谦虚平常的心态,你就不可能成为一名媒体人。

然而,如果你为弱者说话,你就别无选择,只能忽视奖励。 你只会遭到强者的怨恨,甚至追杀。 只能在孤独中前行。 没有超重感情的支撑,很难走同样的路。 但于老师不是菩萨。 人一旦有过多的感情,情感的纠葛就会像蛇一样缠绕在身体的神经上,得不到任何的缓解和安心。

心中怀着千年的忧愁,眼里充满了光芒。 放眼看去,或许正是媒体人的结构、使命和情怀,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人性。

媒体人以传播为使命,传播以弱者的声音为载体。 因此,媒体人成为弱势群体的代言人。 没有媒体人的背书,高尚的人们不会因为恐惧而放下权杖。 维持这个社会平衡的是媒体人。

在赢家通吃的商业时代,赢家拥有资源和话语权,但赢家不一定是好人。 如果市场全部由胜者决定,那么整个市场就会乖张霸道,资源的巨大浪费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生,弱势的消费者也会被抢走。 稳定市场格局的是媒体人。

陶瓷资讯喻镇荣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彭娟/

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喻镇荣/

我曾问于老师:坚持“陶瓷信息”的意义是什么?

没想到他转头问道:坚持本身不就有意义吗?

这让我无语。 旁观者很难找到一个人坚持的意义。

所谓的“坚持”,大概来自于心中的一种难以承受的念头。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习惯。 久而久之,习惯就融入血液,进而形成性格。 最后,坚持变成了一种信念,或者说信念。 如果你真想找到“坚持”的意义,就必须追寻那个“想法”的根源。 空间、时间、环境、思维方式都不同。 如何寻找他们的踪迹?

我时常想,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有过一次在《桃城日报》上发表过一篇200字文章被全国多家刊物转载的经历,于老师可能还在华内,根本就没有转型的机会。从商人到媒体人。

或者说,如果于先生在行业媒体工作的同时,能够成功实现“做行业内最有公信力、最有建设性的行业媒体”的价值,可能就没有未来了。

也许,也只能是也许,这些可能的结果是:一个想法立刻就出来了,但后面却有16年的漫长道路。 16年,一个想法的坚持,其实消耗了一个人最具创造力的时间和生命,从迷茫到晚年,乐此不疲。 作为一个旁观者,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过其中的困难,但我知道他眼中的温暖和冰冷,往往掩盖不了他的情绪和疲倦。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媒体人的结构、感受和心态远远超出了后天知识的范围。 相反,他们有一股浓浓的与生俱来的味道。 很多看似偶然的事件,往往却揭示了必然的结果。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因为身处游戏之中而看不清楚。

所以,即使那篇200字的文章转载不多,即使没有媒体行业的经验,今天的于老师很可能仍然是一个媒体人。 唯一可能的区别可能就是它改变了一种形式。

然而,67岁的余老师已不再像壮年时那样精力充沛。 他必须戴着呼吸机才能睡觉,血压不断升高。 《更长》的这篇文章,既是诚挚诚恳的倡导,也包含着期待和担忧。 期待和担忧的背后,是恐惧和失落的复杂心态。 这种复杂的心态来自于未完成的使命。 的悲伤和无助。 事实上,这种情况无法治愈。 治疗心脏病的唯一方法就是放下内心。 哪怕把“更长”写在创刊词里,或者把所有的愿望都放进《陶瓷资讯》的办报理念里,会发生什么? 它能改变“多重命运”的法则吗? 你不是说了一百遍放手了,最后还是忍不住每天来上班吗? 还没有,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如果不说超出自己的能力,年轻人就起不了大的作用。

所以,《更长》的这篇文章,仿佛在展现一幅古老的画面:乌云压城,废墟成废墟,城头上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兵正在奋力抛开战旗。 。 旗帜随风飘扬,风中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 周围阴冷的气氛,让人感到彻骨的寒意。 夕阳将他摇摇晃晃的身影投射在地上,就像一张满弓。

陶瓷资讯_陶瓷资讯彭娟_陶瓷资讯喻镇荣/

其实,于老师并不用担心“更长”能否实现。

或许对你来说,无论“陶瓷资讯”经营得如何好,如果失去了行业使命的价值,即使持续的时间再长,也毫无意义。 但不要总是想着担心明天的未知。 有空的时候,记得关注今天《陶瓷资讯》的接班人:余月明确实对媒体有着天生的热情。 他的坚韧、善良、宽广的胸怀几乎和你一样。 很多道二代人心胸狭隘,志向不高,更不用说因为缺乏经验而产生的敌意。 认识他们的朋友都对他们赞不绝口。

不必担心“建设性、可信性”能否继续保持。

你感受不到的是,16年的坚持,足以让长期主义流入“陶瓷资讯”的血液,形成媒体的特色基因。 有了这个,所有战术层面的错误都可以快速修复。 新思维、新时代、年轻人旺盛的活力,一定会比你一个人做得更好。

这个行业的未来绝对不是你应该再担心的事情。

即使在最好的时期,大多数公司的业绩也表现平庸; 即使在最糟糕的时期,也总有优秀的企业脱颖而出。 与摇旗鼓吹相比,市场规则更能抑制企业家的欲望。 《陶瓷资讯》所服务的企业中,一定有越来越多健康稳定的企业。

换个角度来说,即使“陶瓷信息”无法“延伸”,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于老师难道不知道,流行了20年的《读者文摘》早已没落了吗? “你不应该以上帝为耻,也不应该以别人为耻。” 我们已经为行业、社会尽力了,还需要什么呢?

于老师,您难道不知道:行业里这么多大腕,除了您之外,还有多少人能说服大家称他们为“老师”?

大家都知道,于老师痴迷于《三国志》。 那些新的手稿还在等待出版吗?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文章中的思想还是不够深入。 如果你能集中注意力,专心致志,你一定会收获更多。 古人说立功、立德、立名是三仙,立名是最高的。 一代又一代的人才辈出,又何必去谈论幕后的事情呢? 是时候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