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雕塑山是我人生的轨迹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雕塑山是我人生的轨迹

雕塑名家刘焕章_雕塑名家_雕塑名家作品/

饶强 摄

著名雕塑家吴为山有一双柔软而有力的手。 30多年来,他一直用右手塑造泥塑,右手的拇指与左手相比异常发达。 他开创了中国现代“写意雕塑”风格,提出了“写意雕塑”理论和“中国雕塑八种风格”。 2016年当选俄罗斯国家艺术学院名誉院士; 2018年当选法国艺术学院通讯院士,成为继吴冠中之后第二位当选法国艺术学院通讯院士的中国艺术家; 2019年当选意大利艺术学院院士并荣获M. Angelo勋章。 他的作品遍布20多个国家,并被世界各地许多著名博物馆收藏。 气度磅礴的“老子”、震撼人心的“南京大屠杀雕塑”、落户马克思故乡德国特里尔的“马克思”,都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反响。

自2014年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以来,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在世界范围内的交流与传播。 通过“藏品激活”、“捐赠收藏系列展”等系列展览,曝光了一系列国宝级资产,引发人们连连排队。 展会热潮。 近年来,《北京日报》报道了“中国美术馆首展百余件‘生货’藏品”、“美术馆春节摊位火爆”等新闻,记录了万余人排队的情况起来看美术和“艺术” 吴为山,自称“一号”。 “1名中国美术馆馆员”,感到幸福。

六次高考,不甘屈服于命运

吴为山1962年出生于苏北小镇的一个书香家庭。 小镇青砖黛瓦,一条河流蜿蜒流过。 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人,吴为山排行第五。 虽然生活清贫,但吴为山自记事起就在中学教师父亲的指导下背诗。 家里的古书插图和陶瓷器皿上的绘画成为了他童年的艺术启蒙。 吴为山说,父亲很平凡,但他“爱国爱文化”的教诲将让他终生铭记。

1978年,吴为山高中毕业,幸运地赶上了高考招生制度的恢复。 然而,他曲折的求学之路也开始了。 那一年召开了全国科学大会。 在“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的信念指引下,吴为山放弃了一直喜欢的绘画,选择了学理科,立志学医。 然而,他在1978年和1979年参加高考,每次都以一分之差落榜。 吴为山一度陷入彷徨和沮丧,这让他意识到艺术道路或许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

吴为山进入无锡市工艺美术学校学习惠山彩塑。 他上大学的梦想落到了民间泥人学校,但他的生活却与雕塑息息相关。 “三分留白、七分彩”的彩塑锻炼了他捕捉人物神韵和结构的能力,这与他后来的“写意雕塑”不谋而合。

1982年,吴为山从无锡工艺美术学校毕业一年后,满怀信心地参加艺术高考,双双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 在审查入学资格时,他被双方拒绝,因为他从技校毕业后还没有工作不到两年。 曾从多所学院和大学退学。 整整一年,全县人都以为这个叫吴为山的年轻人被两所大学“开除”了。 1983年,吴为山不肯屈服命运,再次参加高考。 同时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种艺术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装饰雕塑专业。 由于父亲的影响,怀有“师范教育”理想的吴为山选择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

20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拉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出国交流学习,吴为山就是其中之一。 1996年起在荷兰欧洲陶瓷工作中心、美国华盛顿大学做访问学者。 一个获得“绿卡”的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 一位90多岁的德裔美国艺术家劝告吴为山,“美国是商业社会,真正的艺术在中国。” 就这样,吴为山毅然选择了回到祖国。 在这片培育他的土地上,有太多的精神宝藏萦绕在他的心头,等待着他汲取素材进行创作。 海外的经历增加了他对西方雕塑艺术的理解,也让他决心在塑造时代的道路上突破中国风格。

2006年,《北京日报》《吴为山的雕塑感动观众》一文报道,40多岁的吴为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展“文心铸魂”。 他回忆道:“过去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60岁以上的著名老艺术家的作品可以在圆形大厅展出。 时任中国文联主席周伟志听说此事后,找到了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 冯远说:“艺术要有长处,但年龄则不然。” 吴为山的作品很好,但年纪不够了,我借给他吧。”

“如果我没有参加高考、出国、升入大学,并在不同的时期被发现,我想我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其实这也是一种反映改革开放,不拘一格用人,我这些年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在国际上得到的认可,本质上都是时代的支撑。” 吴为山说,他是祖国大海中的一朵浪花。

融合中西元素,在市场洪流中打造深情写意

199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吴为山受邀为现代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创作雕像。 那时,他没有工作室,只能在家做雕塑。 “我们家一共有18平米,妈妈、妻子、孩子睡着后,我就在家里的灯光下静静地做雕像。” 在创作过程中,29岁的吴为山近距离接触了林散之的灵魂和艺术。 中国文化人物群像创作的艺术方向逐渐明确。

当时吴为山看到,社会转型时期价值取向多元化,很多人崇拜名人、富豪、老板。 “当然,名人和富人也为社会进步做出了贡献,但我认为,如果年轻人忘记了历史上那些伟大的人物、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科学家、作家、艺术家等,这个国家将无法有希望。 ”

迄今为止,吴为山已创作了“老子”、“孔子”、“文道”、“达芬奇、齐白石”等文化人物雕像500余尊,曾在世界多个国家展出并被收藏被重要的博物馆所认可,并矗立在重要的机构和公共场所。 他说,他一开始的“初衷”就是想用这些雕塑影响民族和国家,树立文化自信,弘扬中华精神。 但如今,他的“初衷”又增添了新的内容。 “现在我希望这些中国杰出人物的雕塑能够矗立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雕塑所传达的中国文化的内涵和精髓不仅能影响中国,还能与世界沟通。”

2005年12月,吴为山接到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创作雕塑的任务。 他走到大屠杀现场之一的南京城西江东门,在凛冽的北风中仿佛听到三十万死灵的呼喊,这成为他创作的动力。 2007年重阳节当晚,吴为山十多个小时没有在片场吃饭。 他用刀砍、用棒敲、用棒敲、用手雕刻,无私地创作,在悲伤中回忆着受苦民族的痛苦。 直到深夜三点,在外面等候的司机进屋后,发现自己已经倒在雕塑架下,发着高烧。

在吴为山看来,一个艺术家选择描绘什么非常重要,应该是那些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杰出贡献、被历史和人民铭记的人。 这也是他在中国美术馆发起的“雕塑时代人物”雕塑工作坊中所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如何塑造也很重要。 这就是他首创的有别于西方写实雕塑、抽象雕塑的“写意雕塑”。

2014年吴为山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时,《北京日报》曾发表《中国美术馆新馆长不谈新头衔》。 文章提到,包括中国美术馆馆长这一新职位,吴为山的头衔有很多。 但他最看重的还是“雕塑家”的身份。 不久前,新建的香山革命纪念馆开放,里面展示了吴为山最新的大型主题雕塑作品。 4.9米高的雕塑《毛泽东同志在香山》矗立在纪念馆序厅正中,两侧是“共产党”。 《商国》是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百万大军过江”主题的大型浮雕。 展厅内还展出了吴为山创作的《胜利的消息》。

这些作品是吴为山结束一天的行政工作,晚上驱车两个小时到达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后,在深夜创作的。 凌晨1点回到北京是他的常态。为了保护泥塑免受日晒和风吹,工作室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 他在雕刻时常常大汗淋漓。 尽管路途遥远,条件艰苦,吴为山仍然坚持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