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雕刻的流传

中国的象牙雕刻在数几千年的发展流传过程中,
陆续形成了若干个相对集中的中心生产地。
清代,
主要以广州、苏州、北京为代表,
各个中心生产地之间在技术上既有交流,
在题材和形式上保持着各地的风格特色,
同时又互相渗入。
广州牙雕
广州牙雕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
富有装饰性,
素以精细工整、玲珑剔透而闻名于世。
清康熙海禁以后,
广州成为对外贸易的唯一港口,
这种得天独厚的地位,
使得东南亚等地的象牙大量输入广州,
为牙雕工艺提供了充足的原料。
从此,
广州牙雕工艺远远超过了其他地方,
成为全国之冠,
同时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
有别于苏州、北京、扬州、杭州等地的艺术格调,
并对其他地方的牙雕工艺产生了影响。
广东牙雕又称南派牙雕,
制作着重于雕工,
并讲究牙料的漂白和色彩装饰,
作品多以玉质莹润、精镂细刻见长,
玲珑精巧、华丽美观。
按工艺技法,
广州牙雕有雕刻、镶嵌、编织三大类。
雕刻多采用阴刻、隐起、起突、镂雕,
最擅镂雕,
主要与广州独特的气候条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广州气候温暖湿润,
象牙不易脆裂,
宜于制作钻镂、透雕的作品,
再加上原先的工艺水平,
镂雕逐渐成为广州牙雕工艺最具特色的技艺。
品种有象牙球、画舫、人物、笔筒、插屏、鸟兽等欣赏品,
筷子、梳子、图章、鼻烟壶、瓶、烟嘴、灯具、粉盒等日用品。
基中以象牙球最有名。
象牙雕刻与其他多种材料,
如紫檀、犀角、玳瑁、翠羽等巧妙镶嵌于一器之上,
使图案更富有立体化,
增加图案的层次,
是广州牙雕工艺的显著特色。
为了适合外销的需要,
广州牙雕风格趋向写实,
并且吸收了大卷叶、写实花卉等外国图案的长处,
又以染色、螺旋状的连接部件为特色。
趋于清代晚期,
广东牙雕风格纤细繁琐,
逐渐走向衰落。
苏州牙雕
苏州牙雕(包括地处江南的南京、嘉兴、杭州、扬州等地)历史悠久,
唐宋时期已初步规模,
并形成一定风格。
苏州地区的工艺美术历史悠久,
水平很高,
技法多样,
在明清时期达到高峰。
牙雕工艺与其他雕刻工艺不断融合渗透,
并吸收了其他工艺中的造型图案、技法,
再加上许多其他门类的雕刻家们也直接参与牙雕工艺,
为苏州牙雕工艺的新发展提供了不可忽视的因素。
苏州有着固有的传统,
以及相对的文化氛围,
苏州牙雕一直保持着东南地域文化的特色。
苏州地区是明清时期的经济文化中心,
传统文化深厚,
特别是吴派、虞山派、娄山派绘画艺术对牙雕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故苏州牙雕一直充溢浓郁的文化气息。
苏州牙雕总体风格典雅醇厚。
艺人善于用隐起手法,
在其隐起适应的面上施展技艺,
形象生动,
意境幽远,
布局疏朗得当,
给人以适静之感。
其细节的处理非常纯熟,
刀法一般采用流畅自如的浅浮雕、阴刻、圆雕、高浮雕,
用刀有力简洁,
打磨圆滑光亮。
题材来源十分广泛,
有人物、花草、鸟兽、山水、神话传说,
追求意境的表现,
明显受明清文人画的影响。

苏州牙雕吸收了竹雕、绘画等传统艺术的特色,
山水画题材作品具有国画风格,
妇女和儿童形象仿效工笔画,
而花卉又有清初恽南田流派的气质,
各种图案古色古香,
有清淡明朗、秀美野逸的风格。
在雕刻上,
苏州牙雕技法效仿竹刻,
山水追求吴门画派以及四王画派的布局和皴法,
人物、花草、禽兽则仿效工笔效果,
力求重视清初恽派花鸟气质(恽南田,
清初六家之一),
有古雅、野逸、秀丽之风。
北京牙雕
北京牙雕的兴起,
是在清朝早中期。
北京作为一国之首部,
富官显贵聚居京城,
为牙雕的出现提供了条件,
同时外地牙雕工匠的流入,
为牙雕工艺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
北京的牙雕以刻制人物、花卉、草虫见长,
尤以刻制人物最为闻名,
艺人能充分利用象牙质地细腻坚韧的特点,
精确地表达人物的动态和感情,
比例协调,
构图优美,
人物生动,
神态逼真,
刻工谨严精致。
常见局部加彩,
和象牙本色形成鲜明对比,
使产品更为生动多姿。
北京牙雕以小件器物居多,
一般是文具用品摆件等文玩,
清代晚期也曾出现大件作品,
多为立体圆雕,
刀工精细、刀法圆润、造型比较生动。
北京牙雕主要面向官僚,
在风格上追求精致,
华丽,
可能受宫廷的影响。
在北京地区,
流传一种被人称为造办处风格的牙雕。
造办处牙雕,
专指在清宫造办处牙作制作的牙雕,
它源自于民间,
但又有别于民间,
是一种专门为皇室使用的宫廷制品。
实际上,
它并不能称为一种牙雕流派,
而是广州、苏州、北京等牙雕风格不断融合的产物。
清宫中许多牙雕作品,
并不能根据匠人自己的特点和风格任意雕琢,
而是要符合皇亲的喜好。
由牙匠出样稿,
经皇帝亲自审阅后,
方能雕琢,
不得擅自修改。
在雕刻过程中,
牙匠们小心翼翼,
一方面发挥自己的特长,
争取最佳效果。
另一方面,
又要按照皇帝的旨意,
收各派之长,
以符合皇帝的口味。
宫廷牙雕总的风格雅、秀、精、巧,
在造型上要求古朴、典雅,
在工艺上要求精细、润洁、打磨光滑。
宫廷牙雕在乾隆时期达到创作高峰。
特别到清代后期,
宫廷牙雕渐趋衰落。
在制作上十分繁厚,
风格也显得琐碎,
也谈不上意境,
只在技术上比前代有所进步。
至道光、咸丰以后,
由于国势衰落,
宫廷牙雕从此一蹶不振、逐渐走向消失。